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9.刺青邪术
    此话一出,可儿便赶紧捂住我的嘴:“姑娘,你可别这么说,这位哪里是假傩神,他可是真傩神呀!”

    “傻姑娘们,真正的神明都像观音菩萨那般,是普度众生的,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要了你们的命。”她们不了解,也是人之常情,毕竟,从刚才假傩神的话语中,我听得出来,从来都没有人置疑过他,他说自己是神,那便成了人们膜拜的神明。

    这跟过去的皇权统治有何两样?皇帝,过去在百姓眼中,那就是天神一般的人啊!无人敢违抗军令,所谓愚民,便是如此,不分是非黑白,不分善恶理发,只懂得一味的崇拜高高在上的影子,可悲可泣也。

    可儿说:“姑娘,我俩都是乡下的女孩,也没念过书,从未听过世上还有真神和假神之分,今日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我苍白的一笑:“无妨,对了,你们还没回答我,他是如何对待你们的,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莲躺在床上,痛得上气不接下气,可儿开口道:“我来说吧!我和小莲,本是平城附近安家寨的两个姑娘,从小就认识,我们是在入夏上山采菌子时,被响马贼虏劫来到新风寨的,刚来时就被这群响马贼给……给糟蹋了!”

    可儿说,她都不记得当时被多少男人压在身下,那种痛,让她撑不住想一头撞死,而小莲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老大,不,不对,是傩神救了我们,老大回来后,得知我们被响马贼侮辱,他便赦免了我们,让我们不再伺候男人,从而留在寨子里做些粗活。”虽然不用再被男人侮辱,但她们已经不是清白的姑娘了,早已报了赴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于是,在她们干粗活去河边洗衣服时,俩人就手牵着手一起跳到了河里,也是凌风音命人将她们救上来的。

    救上来后,她们便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,那几日,脑子里异常的模糊,不记得做了什么,也不记得跟谁人相处过,待到第七日清醒时,她们便见到,彼此身上多了一枚刺青。

    小莲的刺青是一朵紫色的莲花,而可儿的刺青则是一只飞燕。

    说着,她们把身上的刺青露给我瞧了一眼,果真如此,小莲的紫莲花刺青,虽然只有拇指般大小,但却栩栩如生,在莲花的花瓣上,似乎还挂着水珠。

    可儿的飞燕刺青是蓝色的,就像一幅白描的画作,燕子也只有拇指大,可却条理清晰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看到这刺青,我不禁想到了给我做刺青的师父方圆,他的手艺,跟小莲和可儿身上的刺青,不相伯仲。

    “这刺青,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?”我想到红蝎的头上也有一个红色的蝎子刺青,便觉得这应该有特殊意义。

    可儿点点头:“这刺青啊,是身为新风寨人的象征,也是获得傩神祝福的象征,代表着我们将开启新生活。”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可儿和小莲身上自从出现刺青后,她们便不想寻死了,也不想回家了,好像被一根看不见的丝线牢牢勾住了,连人带着心都留在了这山沟沟里,过去曾经憎恨的响马贼们,如今越看越是顺眼,就连她们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寨子里的人们,进来没多久后,身上都会出现一个刺青,谁也说不清究竟怎么回事,但自打刺青出现后,就再无二心。”可儿说道,所以,这就是为何,她们明明不是山寨的人,明明饱受摧残,却仍旧低眉顺眼,事事以山寨为重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邪术!”我暗想,这个刺青的人,很可能就是凌风音,他一定是在刺青里加了东西,或许就像花娘那样,加入了蛊毒,起到了迷惑人心的作用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只是猜测,我没有证据去证明,也没有办法去解决。

    “过去,这个刺青一直都没有出现任何异样,直到今日……”可儿望向奄奄一息的小莲:“直到小莲受罚,我才知道,这刺青不仅可以控制我们的心智,还能……还能让我们生不如死啊!”

    小莲脸上的血色都消失了,嘴唇发白,双目无神:“好难受,好像有千万只毒蚁在我身上咬,我好痛,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,如果有力气,我宁可咬舌自尽!”

    小莲告诉我们,这刺青传来的痛,比她当日被男人玷污时还要痛苦,那是一种真正的无力,就连灵魂都要被撕碎了。

    说着,她流下两行清泪,我让她们好好休息,既然大家相识,既然我看到了她们的困境,就不会袖手旁观,虽然……我也是自身难保,但对付这个假傩神,我还是有法子的。

    回去后,我坐在窗前,对着天上的一轮明月,看月光如缎,洒落在庭院的绿翠之上,心事重重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我忧心的,不止是自己的处境,还有小莲和可儿,以及山寨里无数个无辜者的处境,而一切的源头,都指向了凌风音和这个假傩神,我不得不思考,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虽然凌风音这个人,看似没有任何弱点,刀枪不入,不怕水火,当时我们在山谷被洪门的人埋伏,他以一敌百的力量,我是见识过的,硬碰硬绝对会吃亏,所以,只能想办法找到他的软肋,找到他的命门!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,就算是所向披靡的白少安,他也有致命弱点,一个是火,另一个就是我。

    而凌风音的弱点又是何呢?是我吗?

    我摇摇头,暗笑,他压根就不是真心爱我,怎会真情实意的在乎我。

    那么,除此之外,他就一定别的弱点,只是这个弱点太过隐秘,我们一直都未曾发现,看来,我得好好地与他接触了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哈欠,也不再去多想了,毕竟忙活了地宫的事,直到如今我都还未休息过,我将青铜片和幻花镜收好,正准备找个地方藏起来,忽而就听到了尹恒的轻呼声:“娘们,娘们,你在吗?”

    三更半夜的,尹恒怎会前来?而且这声音听着好不真实,仿佛被一层薄膜给堵住了,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镜子里,在这儿呢!”他朝我喊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