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8.假傩神
    我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遇上这事,只是没想到,会如此的快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不断起哄,是个男人,也应该会有所表示,我望着凌风音,心想,这是在劫难逃了。

    凌风音抬起双手,让大家安静,所有人都期待着他的发言,除了我,我转过身去,给自己做好心理铺垫,结果无非就这样,不可能有新意。

    “大家安静!”他虽然个头不算太高,也太过瘦弱,但,却能震慑住全寨的响马贼:“成亲之事,应从长计议,你们也别起哄了,特别是你,红蝎,别!再!起!哄!”

    蝎子男原来叫红蝎啊,他明明长得比凌风音要高大,匪气十足,却十分害怕他,连忙点头:“是、是,我不起哄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,周围的人也不敢再有异议,他在这里就是山大王,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我惊讶地站在原地,他居然……拒绝了?

    想想我和他的相识相知的过程,我突然明白了,难道,他不想让我看到真面目?

    应该是这个原因,我也因此逃过一劫,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凌风音接过一个披肩,搭在我的肩上:“我说过,会让你心甘情愿成为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披风:“算个君子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安排给了两个十**岁的年轻女孩,两个女孩子皮肤白白的,其中一个脸上长着小雀斑,另一个扎着俩小辫,一看就是附近的农家的女孩。

    看样子,她们也是被掳来的,我觉得奇怪,凌风音吩咐的,没吩咐的,她们都考虑周全,做到妥帖,不仅帮我打来了洗澡水,准备了好吃的,还给我捶背捏肩,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天生为奴。

    看到她们被驯得服服帖帖的,我想,她们就不想离开吗:“你们是被外面来的吧!”

    长雀斑的叫小莲,扎小辫的叫可儿,小莲刚准备开口,可儿就惊恐地跟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是哑巴吗?”

    小莲挤出蚊子般的声音:“老大不让我们与你交谈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果然处处防着我,罢了,不说就不说吧,我好吃好喝的,也没什么,不过,到了晚上,刚睡下,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若隐若现的呻吟声,是痛苦的哀嚎,却又不断压抑着,吵得我压根睡不着。

    我蹑手蹑脚的起床,挪到了旁边的房间,在这座四合院里,主屋是我的住所,东西两房,其中东房是小莲和可儿的住所,西边是小厨房,而声响发出的地方,正是东房。

    我悄悄趴在窗户下,听着里面的哀嚎和求饶声:“求求主人饶了奴婢,奴婢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小莲的声音!

    可儿也在一旁磕头:“主人,小莲她也是无心的,求求你大发慈悲吧!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跪拜的方向,居然是一堵墙壁,难道墙上有鬼?

    我不敢探头,便将幻花镜偷偷拿出来,对着墙壁一照,就看到了镜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头,看不清脸,却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墙壁上浮现一颗头,论谁都觉得邪门得紧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,我听见墙上传来阵低吼:“本尊吩咐,不许跟小柔交谈,你既然爱那么爱说话,那我就……废了你的舌头!”

    黑影勾勾手指,小莲便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,仿佛真的有人拿着刀子在割她的舌头。

    我再也待不住,一脚踹开房门,打着哈欠:“搞什么鬼,大晚上的扰人清梦。”

    当我一出现,小莲的哭喊声戛然而止,可儿将头埋在地上,哭得满脸是泪,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我走到墙壁面前,指着人头出现的地方问:“你是什么怪物,竟如此欺负人!”

    那人头转了一圈:“小柔?”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我,你就是凌风音,我看得出来,你压根就不是他!”凌风音虽然狠毒,但却还未到如此欺负人的地步,我觉得,这人头,或许就是他身上的傩神。

    我记得之前曾听爹说过,傩神属于巫傩活动,上可追溯到殷商时期,是农耕时期古老而神秘的一种祭祀,主要是祈求天上的神仙,让来年风调雨顺、幸福安康。

    我们平城自古也有春节请傩神跳傩戏驱邪祈福的传统,但却没有听说傩神欺负人的。

    见我出现后,他语气不悦:“苏小柔,要不是凌风音宠着你,你以为我会顾忌你吗?”

    还真被我猜中了,他真的不是凌风音,既然已经当面对质,也知道他跟凌风音有着关系,证明我的猜想**不离十了:“你就是他身上的傩神吧!”

    “知道……你还敢多管闲事!”他看着就是个不好说话的主儿,脾气暴躁,手段残忍,可我却不怕,他若是真有本事,早就跳出来与我大战一场了,还由得在此跟我说话?

    “若你真是一个神灵,我或许会敬畏你,惧怕你,可是,你根本就不是神,我猜……你只是一个灵力强大的鬼魂吧!”鬼魂也有道行高深的,比如张月明就是其中一个,她已经修炼成了人魔,天不怕地不怕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质疑本尊!”那人头气坏了,从墙壁里挣扎着要出来,土黄色的墙壁上,映出一张狰狞的脸,我双手握着幻花镜,藏在身后,此时将镜子拿了出来,在心里默念了启动的咒语,那幻花镜中的女仙和金莲没有出现,只是射出了一支金色的箭矢,将人头的左眼珠子给刺穿了。

    吃痛的人头,疯狂撞击着墙壁,幻花镜见他还不死心,再次飞出一箭,不过这次让他侧头躲了过去,他大吼一声:“你给我等着……”便隐身消失在了墙头。

    见他走后,我收起了幻花镜,将地上的小莲扶了起来,小莲已经被折磨得口吐白沫了,喝了热水,缓了一阵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我,她哭着将我推走,我拽着她瘦弱的手腕:“放心吧,他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都不愿与我说话的可儿,对着小莲说道:“刚才,是这位姑娘救了我们,她是有法力的人,傩神都敌不过她呐!”

    我哪里是有法力的人,只是恰巧得知了幻花镜的启动咒语罢了,顶多只能算是有缘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怕,有我在,他不敢欺负你们。”我看她俩实在可怜,哭哭啼啼的,跟我道谢也能哭上好一阵,便叫他们别哭了:“这究竟怎么回事,这假傩神对你们做了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