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7.今晚洞房花烛?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孩童尚能如此,我又有何不可的?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我要做的,不是忍受身体上的痛苦,而是心灵上。

    这,还是我主动牵起白少安之外,其他男人的手,感觉真的很奇怪,我的手指会习惯性地去凌风音的掌心寻找老茧。

    老茧,是白少安手心的标志,他常年握枪、练武,往往是老的水泡还没好,就长出了新的水泡,久而久之,就在五指下方,连接掌心的位置,长了一排的老茧,虽然现在总是戴着皮手套,但我还是喜欢紧贴着他的皮肤,摩挲着掌心的老茧。

    “你在摸什么?”凌风音从未感受过我的柔情,被吓到了,我低下头,说了一句违心的话:“我在记住你掌心的纹路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,对于白少安,我尝尝是口舌愚笨的,明明心中有千言万语,可到了跟前,却只会脸红心跳,总是由着他来撩拨我,但当身边的人不是他时,我便不再面红耳赤,不再心动,那些油嘴滑舌的情话,一说一箩筐,都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说,人都是有克星的,我的克星就是他,白少安。

    果然,我的话对凌风音很是受用,他笑得之灿烂,隔着面具都能感觉出来,当然了,不是我吹牛皮,这世间没有几个男子能够抵挡我的花言巧语和献媚。

    有些事只是我不想,并不代表我不擅长。

    马车颠簸,凌风音将我护在了怀里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我这一次,没有挣扎,而是默默地哭了起来,越哭越厉害,把他的衣服都浸湿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哭泣,不再疯狂,也不再冷漠,反而柔情似水,心焦得很:“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觉得……我过去好像爱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得意起来,果然,就算是傩神的分身,他也有人的特点,或者说,缺点。

    “小柔,此时发现,还为时不晚。”凌风音轻轻抚着我的背:“没事了,有我在,一切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却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了。”我说:“至少,就在刚刚,你还利用我去换取龙珠。”

    他这时才对我说出实话:“那些话,都是气话,我利用你,不过是当个幌子,你以为我真的会伤害你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真的存有害我之心,刚才掐着我的人是谁?

    我没有拆穿他,而是推开了他:“经此一事,我不会再相信任何男人,无论是你,尹恒……还未来我遇到的其他男人,总之,我一个都不信!”

    凌风音果然上套,他说:“信不信,话别说那么早,我凌风音一定会做出实事,让你彻底地爱上我,让你心甘情愿地成为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征服欲已经被彻底点燃,我将头扭向窗外,一些恶毒的,不像是我能想出的法子,也纷纷涌入眼帘。

    凌风音,你且等着,终有一日,你一定会后悔今日的决定,一定会后悔强行留下我。

    我问凌风音:“我这样跟着你回去,算是什么?是你的人质,还是你的战利品?”

    凌风音反扣着我的手,将我柔弱无骨的小手放在掌心之中轻轻捏揉:“我会让你站在我身边,会宣告天下,你,是我凌风音从小就定下亲事,未过门的妻子!”

    我意味深长地望着他,感受到他头来一记幸福的目光,他好像被自己给感动了,可我却冷冷冰冰,原来,不对口的俩人,做什么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好,希望你说到做到,给我一个名誉、一个地位。”我在车上小憩了一会儿,也不知坐了多久,终于到了目的地,一个云雾缭绕,巍峨高耸的山峰脚下,脚下有一个寨门,原来这里就是凌风音的老巢了。

    之前我就知道他是响马贼的老大,没想到,在平城附近,竟有这么隐秘的深谷,听他们说,此山名叫云台山,终年有云雾相伴,美如天宫。

    但我却觉得,此山太过阴森,总觉得里面蛇虫鼠蚁众多,还有那林子里有毒的瘴气,不知有什么好的。

    凌风音下了车,将我拦腰抱了下来,当我双脚落地,入眼处便是一个石头堆砌,只能容一人进出的小型城门。

    在门楼上,挂着一个木牌,中间写着一道苍劲有力的楷书:新风寨。

    原来响马贼是改了寨名啊!又藏在深山里,怪不得白少安多次围剿,都无法彻底铲除。

    到了他的老巢,凌风音做出一个请的姿势:“条件简陋,要委屈你一段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,继续说着违心的话:“还好,环境清幽,像一个世外桃源。”

    寨门开启,周围的人吹响了号角,声声铜鼓传来,全寨子迎接着凌风音的归来。

    凌风音带我首先去了傩神的神坛,在山谷之中,有一处崖壁上,凿出了傩神的伟岸形象,莫约有五米高,雕像的面前是一个圆形的祭坛,上面摆着石桌,香炉、供果和圣水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女子纷纷献媚,凌风音却看也不看一眼,只是跟其中一人要了一张手绢,沾了圣水,替我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可愿做我的女人?”他动作很轻,说话声更轻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:“我没考虑好,再说了,我不再相信任何男人。”

    他听到我的答案,有那么一丝丝不悦,却霸道地抓住了我的手,高举过头顶:“傩神在上,各位兄弟今天跟我做个见证,我凌风音,新风寨的老大,今日终于找到我那未过门的妻子,苏小柔了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举着手中的砍刀叫嚣起来,喝彩起来,现场一片吵嚷。

    凌风音十分开心:“大家都认好了她的模样,我不在的时候,替我好好地‘照顾’她,千万别让她离开山寨,同时,任何人想要带走她,都是跟我凌风音,跟我们整个寨子为敌,大家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习惯了凌风音之前怪腔怪调的唱戏嗓,现如今,看到他如土匪一般阳刚起来,我还真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纷纷祝贺他,说他这未过门的妻子,长得有点像一个电影明星,也太漂亮了。

    凌风音像听到夸耀自己一般,得意得要命。

    这时,站在前排的,一个秃头,头上纹着蝎子的男人喊到:“大哥,择日不如撞日,不如今晚你们就成亲吧,然后洞房花烛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叫嚷起来,我却黑着一张脸,揪着一颗心,今晚,成亲?洞房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