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6.虚与委蛇
    我知道,我做出这样的决定,是疯狂的,是玩火**的结果,但是我不怕,只要我跟在他的身边,能够保护我想要守护的人们,只要哦……我能阻止他继续伤害白少安,一切都够了。

    假若有一天,白少安真的复活,我跟他就算再无缘分,亦或者……我看不到这一天了,也没关系,至少,我曾努力过。

    我以前就痛恨自己力量渺小,所以那会儿,我很努力、很努力地去开舞厅,挣钱,游走在各种关系之中,就是为了向大家证明,更是向自己证明,我苏小柔,没有男人也一样可以活着,甚至活得好。

    可现实却给我打了脸,我没有白少安,几乎要活不下去,甚至现在,为了保护他们,为了给白少安争取一点宝贵的复活机会,我还得在凌风音身边虚与委蛇,完全没有自己的活法。

    但,我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我含着眼泪,晶莹的泪珠顺着我满是泥泞的脸颊流淌下来,我对凌风音说:“凌风音,你知不知道,你说实话的样子,多么让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他是个变态,看到我痛哭流涕,反而笑得越发地狂妄了:“小柔,这就是你选择白少安的下场,我曾给过你机会,让你选择与我一起,我甚至都不介意你的过去,不介意白少安碰过你的身子,可是你呢?你却无情地拒绝了我,你伤了……我的心!”他指着自己的心脏,最后那几个字,耗尽了所有力气。

    我知道,面具底下的那张脸流泪了。

    “是,人嘛,总有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,而你现在占了上风,你可以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,以一个胜利者的姿势告诉我,我错了,我看错了人,但是,你最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高高在上,不曾跌落低谷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如何?”他甩了甩衣袖:“你会杀了我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我坚定的目光,穿透万物,就算他只用后脑勺对着我,我也一样将他刺穿:“凌风音,我恨你,可是,我又不得不依靠你,所以你最好祈祷小轩能活得久一点,不然,没了这个把柄,我一定与你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苏小柔啊!”他轻叹一句,仰头对着天上:“只可惜,你永远杀不了我,就连白少安都伤不了我分毫,你?别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试试,怎么知道呢?如果你害怕了,就把我放回去。”我故意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过你?小柔,别以为说几句煽情的话,我就会把你放回去,你听好了,我不仅不会放你,我还要天天与你生活在一起,看着你痛苦不堪,看着我那我没辙,我们就这样,耗尽一生吧!”我知道凌风音不是说笑而已,他是真的不打算放过我了,正好,我也有此意。

    我这辈子,也不打算再放过他了!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扫了一眼四周,周围全是他的人,但我知道,白少安一定就在身边望着我,他一定知道我想干什么,也一定支持我的选择,我在心里默念:少安,你一定要好好的复活,就算是为了我……报仇!

    良久,我鼻头酸酸的,带着一点烟嗓开口:“凌风音,你我本是命定的姻缘,为何……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句感慨给怔住了,也无限唏嘘:“是啊,我们为何会变成这样,为何?”

    恐怕,只有老天爷才能给出答案了。

    假若早知道会有如此浩劫,早知道会害了白少安,当初我宁可没有见过他,到了十八年华,我穿上嫁衣,盖上红帕,大红花轿抬到凌府,做一个小鸟依人的妻子,过这世上最平淡的生活。

    在世界的另一端,会有另一个女人,宋昕妤也好,秋海棠也罢,他们会替我去爱白少安,成为令人称道的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或许,我们终有一日会擦肩而过,两不相识,但,只要各自安好,那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我这边想着兜兜转转都无法割舍的缘,那边,凌风音已经收兵了,他带着我,登上了一辆马车,马车很奇怪,马蹄子强健有力,却没有半点声响,要不是车身在晃动,我或许还以为,咱们没有出发。

    我掀开窗帘,准备透一口气,便看到我们正穿梭在树林之间,这辆马车并不是走在路上的,而是飞在了半空中,从没有路的密林子里,弯弯绕绕地往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响马贼知道目的地在哪儿,为了防止被人跟着,他们四下里散开了,待绕上很大一圈,消除脚印,才会回到他们的巢穴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马车,想到当初,在美国教会医院,也是一辆奇怪的马车接走了小轩,这个人,应该就是凌风音吧!

    只是当时他还没有和袁静雪合作,所以后来,还是被帽子帮给抢走了,小轩也是命运多舛,兜兜转转经过白少安的手,与我短暂相聚后,却又被迫分离,还好,他现在还活着,只要活着就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凌风音,小轩究竟过得如何?”车内无话,他却直勾勾盯着我,我只有开口,问一些话。

    凌风音说:“看你如何做了,我有答案,但说不说,是在于我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,他就是个摇尾乞怜,套糖吃的小狗,巴巴的等着我,希望我给予表示,我问他:“你要我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对待白少安的,就如何对待我!”他的醋意很浓,但我却永远做不到对待白少安这边与他相处。

    于是,我选择了牵着他的手:“这样,你看行吗?”

    他的指尖,在我手心里跳动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,我真的会有所行动,然后说:“好,我告诉你,小轩现如今过得还不错,袁静雪与他挺投缘的,她没有孩子,就把小轩当成了孩子照顾,当时想到要杀他,还有些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我的手心默默浸出汗珠:“小轩确实很惹人爱。”

    “袁静雪已经很多次想要杀了他,最厉害的一次,是直接给他断药,没想到他最终挺了过来。”凌风音说完后,我再也绷不住了:“断药?”我可以想象,小轩是多么努力,要忍受多大的痛苦,才能忍受过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