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5.初遇不过是骗局
    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,整个都要疯了,慈爱医院如果出事,就意味着白少安连最后那一点魂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我才在山洞里见到他,他仍旧存在,难道,是血太岁和龙神出事了?

    “凌风音……”我朝他扑了过去,不小心被扳倒,扑到了他的身上,空气都变得凝滞,我们如此近距离地望着彼此,让我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挣扎着爬起来,却被他握住了双手手腕,挣扎不得。

    “小柔,白少安已经完了。”他说:“你不会真想余生跟那臭道士过吧!”

    “我余生怎么过,与你何干?”我挣脱不了他的双手,索性省点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能给你想要的生活,就看你如何选择了,小柔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他话已经跟我说得清楚明白,可我却讨厌跟他这样事事精明,心机沉思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我讨厌两个人在一起交往,是因为利益而结交,我讨厌没有情义,只有算计的日子。

    见我厌恶的眼神,凌风音嗤笑一阵:“你觉得我世俗和精明,我都知道……对,在攻于心计、擅长演戏方面,我确实没有白少安在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。”我激动道:“人都死了,你还想诋毁他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诋毁?”他一跃而起,将我也带了起来,丢在一旁:“你以为,你跟白少安是有多么的罗曼蒂克?是啊……少年裘马,从重安镇匆匆而过,你们不经意间的一瞥,便是一眼万年……”

    与他相比,他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!

    “你怎会知道我们的事?”这是我和白少安之间的秘密,只有我们俩知道。

    凌风音就像在看一个傻子,笑了我许久,手舞足蹈的:“傻丫头,这就是白少安聪明的地方,他把你卖了,你还在给他数钱,甚至……傻到连命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我听出他话中有话:“凌风音,把话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今天我就跟你说个明白。”凌风音告诉我,其实六年前,白少安与我的相遇,并不是偶遇,而是一场精心安排的戏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,当时是白少安从安南县回平城,怎么绕都绕不到重安镇,为何会那般巧合,他去到重安镇,又恰巧在乞巧节与你在河边相遇?”

    乞巧节我去河边放花灯,当时放灯的大桥有人闹事,扰了我的兴致,我便换了一个地方,走到了上游的一个僻静处,恰巧见到白少安策马而来,马蹄踏浪的样子,真是潇洒万千。

    凌风音接着说:“白少安找到你,不过是因为,他查到你是我的未婚妻,查到你们苏家跟鬼衙金库有关联,于是,才刻意接近你!”

    照他这么说,白少安是因为我的家族秘密,因为和凌风音的姻亲关系,才找上我的?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:“你以为,就这般信口雌黄,我便会相信你吗?如果真如你所说,他与我在一起,是冲着鬼衙金库的秘密,是冲着你来的,这些年,我为何安然无恙,为何他从未跟我提及过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说:“他虽未提,可是……却并不代表他没有利用你!”他告诉我,在白少安去年出征山西战场之前,曾经见过我的父亲:“白少安将你拿捏在手上,从你父亲那儿骗了不少消息,你又可曾知晓?”

    白少安真是这样卑鄙的人?我摇头:“我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一个字,现如今我爹已经不在了,你如何说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苏伯父的事,我也感到很痛心,你不信我,总得信小轩的话吧!”他这话,让我燃起了希望:“你说什么?小轩他……还在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我为你做的一切,你从来都不会看在眼里,但即使你从未放在眼里心里,我还是会继续为你……犯傻。”他说,小轩还活着,这是他用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,换来的,但小轩目前还在袁静雪的手里。

    听到后,我悲喜交加,原本以为小轩说出了鬼衙金库的秘密,就会被卸磨杀驴,但没想到,小轩还活着,我唯一的亲人,还活在世上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还好吗?”我问他,像一只摇尾乞怜的狗,凌风音语气温和了不少:“放心,有我在,小轩一定会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说完了我和白少安的故事:“说到,小柔,我虽然在你眼中是个坏人,但我不想骗你,白少安真的配不上你……你看看你,明明可以穿着最精美的苏绣旗袍,穿着迷人的法国高跟,过养尊处优的生活,却把自己弄得如此疲惫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的样子,确实挺狼狈的,穿着一身改小的军装,浑身上下都是泥,就像刚从泥潭里滚出来的,听到他的话,我理应感动得痛哭流涕,可是内心却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我知道凌风音是何等诡诈的人,从他嘴里说出来,白少安绝不可能是什么好人,但白少安究竟对我如何,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就算他去见我父亲,就算他当初刻意与我相见,那又怎样,起码他是真心爱我,用一生守护我的男人,这个男人的心是什么模样,是红是黑,我都看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哭了出来,硬挤了几滴眼泪:“对不起凌风音……我……之前是我误会你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刹那间,我已经决定了,我,苏小柔,要留在凌风音身边,不管是买笑还是卖皮,我都要弄清楚,这一切是为了什么,唯有待在他身边,时时洞察他的动向,才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见到我流泪,凌风音用指腹轻轻擦干了我的泪:“小柔,你能明白,我也就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他想要拥我入怀,我往后退了一步: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还没有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凌风音不好骗,如果此刻,我太快投怀送抱,反而会让他起疑,一切就以最真实的反应对待就好了。

    果然,凌风音看到我的举动,再听到我委婉拒绝的话,微微一笑:“没关系,我们有的是时间,慢慢地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放了我吗?”我问到:“还是利用我,跟尹恒交换龙珠子?”

    凌风音说:“小柔啊小柔,你为何这般聪慧?你这样,会让我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,他是打定主意让我交换龙珠了,不,不是交换,而是骗取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我就“配合”他一次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