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4.卑鄙的凌风音
    确实是……好久不见!

    “凌风音,你个混蛋!我还未去找你,你就自个儿赶来送死了。”我不会忘记,他是如何毁了白少安的,两次!他烧了白少安两次!

    此仇不报,我苏小柔枉为人。

    凌风音让人绑住了我的双手,走到我面前,轻轻俯下面具,抬起一只修长的手指,勾着我的下巴:“小柔,告诉我,你们在里面发现了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我别过脸去:“你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凌风音真是好心计啊,我们都这般防着他了,他竟然还能循着我们来到元宝山,什么都不用做,就坐享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我对他的行为很是不齿:“你逼迫我一个女人,算什么本事,真有本事,你亲自下去走一遭啊!”

    凌风音轻轻一笑,面具下喷洒着气息:“激将法……对我没有任何作用。”他勾了勾手指,我就听见了一阵枪响,一个黑衣人就在我面前,被枪决了。

    当子弹飞过他的脑袋时,射出了一大块血肉和脑浆,那张脸立刻变形,变成了一张鬼脸。

    “凌风音,你疯了!”我怒吼道。

    凌风音阴沉地笑了起来:“我本来就是个疯子,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。”说完后,他掐住我的脖子:“小柔,你别逼我,我有多爱你,你是知道的,可是……我比较喜欢那个听话懂事,像一只乖猫的你,而不是现在,浑身带刺的刺猬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稍稍用力,我就感到呼吸困难了,可就算如此,我也咬牙不说发现了什么,有本事他搜啊,看他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不。

    我在这儿咬牙坚挺,几乎要被掐死,还没熬过多久,就听见尹恒大喝一声:“行了,你要找的东西,在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高高举起了龙珠,龙珠刚好可以握在手心里,流光溢彩,散发着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光,仿佛有生命般,在阳光下流动。

    见到那颗珠子,我疯了一般扑过去:“尹恒,你疯了吗!我们那么多条人命换来的,你别这么傻。”

    尹恒皱着眉头,望着我:“小柔,对我来说,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,都没有你的安危重要。”

    当他说出这句话时,我明显从凌风音的眼中,看到了嫉妒和杀意,赶紧接过话茬:“别自作多情了,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,你没必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尹恒却一直都在犯傻,完全没看明白我的眼神,他苦笑一声:“是啊,我们确实什么关系都没有,可就算这样,就算以一个路人的身份,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,希望你能……活得长久,过得比所有人都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话锋一转:“凌风音是吧!你不是想要它吗?那行,你只要动到我们的人一根毫毛,我立刻就将它砸了!”

    凌风音再次抬起右手,作出了一个止住的手势:“行,你有威胁我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尹恒这些牛气了:“让你的人,把所有的枪都丢地上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迟疑了一下,尹恒做出要砸龙珠的姿势,他便妥协了:“丢地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顺势将我搂在了怀中,我知道,此刻我已经成为了一个人质,一个凌风音与尹恒对峙的人质。

    “尹道长,我现在已经丢掉了枪,你还想玩什么?”听着是商量,但实则是在威胁。

    我朝尹恒摇了摇头,我的死活不重要,他们活着,白少安死而复生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尹恒这时继续开口:“让他们走,让所有的人走,我来当你的人质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却不干了:“你放下龙珠,跟他们一起走,我需要的人,是小柔。”

    “欺负一个弱女子,你特么的就是个人渣败类。”尹恒破口大骂道,凌风音突然间变得阴冷起来:“骂,骂吧,你骂得越多,我便……会让你死得更慢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的手段,我是知晓的,他这个人阴毒得要命,若是尹恒落在他手里,一定必死无疑,我想到此后,便转过身,主动抱住了凌风音:“尹恒,你走!快走啊!他不会伤害我的,你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尹恒不肯走,就在这时,洞口猛地钻出一道影子,快如闪电,冲到了尹恒的身边,将他的珠子给夺走了,另一只手顺便牵着尹恒,消失在了坟山的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我眼泪不断地流,我看到了,是飞鼠,飞鼠一直都蛰伏在洞穴里,就等着机会出来,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,他身上有枪,为何不对凌风音开枪?难不成他知道,子弹对凌风音没有作用?

    这世上,知晓凌风音刀枪不入的人,少之又少,看来白少安十分信任这个飞鼠,才会将如此重要的事告诉他。

    现如今,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,凌风音放他们离开,就是知晓他自己神出鬼没,江月白、梁友青等人找不到他的踪迹,无法寻仇。

    半晌,凌风音轻轻说道:“好了,他们都走了,你可以松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松开酸痛的双手,抬头望着他:“要杀要剐,随你的便吧!”

    凌风音一边笑,一边坐在一个无主孤坟上:“小柔啊,我那么爱你,你为何处处对我算计呢?”

    “是吗?恐怕你对爱这个字,有什么误解吧!”我现在已经豁出去了,宝物已经被尹恒带走,白少安有救了,我死而无憾。

    凌风音轻叹一句:“小柔啊小柔,你真以为我分不清谁是姚云,谁是你吗?”他捏着面前的杂草,仿佛有深仇大恨,狠狠地将草捏成几段:“我真没想到,为了白少安,你竟然愿意舍弃生命,下地去犯险。”

    为了白少安?他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白少安已经不在了,请你不要在我伤口上撒盐了,好吗?”我委屈得掉泪,情绪很饱满,内心很忐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小柔啊小柔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你们妄想在慈爱医院救回白少安,那我告诉你吧,在我前来的那一刻,慈爱医院,已经不复存在了!”他说完后,双手叠在脑后,优哉游哉地睡在坟墓上:“你们想救白少安,做梦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