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3.勾魂
    当我念出这个名字时,飞鼠也不再藏着掖着了,他的身影,在黑暗无边的洞穴里,幻化成了白少安的模样:“还是被你给认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这世上,最了解他的人就是我了,俗话说,化成灰我都认识,是真的!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的一个眼神,你说话的语气,你不经意的一些小动作,哪怕是你走路的姿势,我都认得。”

    眼泪簌簌地流,迷了我的眼,我望着他的渐渐淡去,如水波般的身影,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,抱住了他,却只抱住了一团烟雾。

    白少安红了眼睛,就连说话都变得哽咽:“小柔,没用的,刚才,鼻烟壶几乎已经耗费了所有力量,帮我达成所愿,现如今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未说完,就消失在我眼前,我扶着冰冷的石壁,一切都明白了,刚才,情急之下,是鼻烟壶帮助了他,让他以飞鼠的形象出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飞鼠?”我喃喃自语,忽听得河对面有人在用力地呼喊着我:“娘们,快过来!快!”

    尹恒要不是怕绳子撑不住,早就爬过来了,我看到他们在河对面跳脚,看到飞鼠被人搀扶着,软绵绵地躺在一旁,顿时明白了,他们为何如此焦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我望着下面湍急的河水,鼓足勇气,学着他们双手双脚缠在了绳子上,我望着漆黑的洞壁,尽量不去;理会身下的狂奔如牛的河水,一寸一寸地挪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当我被人接住时,尹恒脸上的汗珠滑落下来:“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他探出头去:“快,赶紧把绳子砍断,别让那个妖物过来!”

    看来,尹恒是见到了飞鼠在河岸边昏迷,所以认定跟着我们的是妖物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大惊小怪的,回头对着河对岸,对着白少安消失的位置:“那不是妖物,而是……上天派来拯救我们的天使。”

    尹恒问: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粲然一笑,知道白少安在身边,我心中安宁:“罢了,赶紧先救人吧!”

    江月白他们无论如何问,我都不再对此事开口了,他们也就作罢。

    待尹恒作法后,才得知,飞鼠是落魂了。

    “这飞鼠没想到那么精装,火气也如此之大,竟然会落魂。”尹恒叹道,一边作法一边说:“看到了吗,他嫌我是神棍,现如今,是我这个神棍在救他呐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占了便宜,挽回了面子,待一阵收魂的咒语念出时,只见我们绑在河对岸的绳子,发出了一阵颤动,起起伏伏,不知道的,还以为那上面正爬着人呐。

    这景象,所有人都看到了,大家都吓得不敢吱声,而在我眼中,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幅景象。

    我看到飞鼠,正一下一下目光呆滞地从绳子上爬过来,待到了我们面前,尹恒举起手,一巴掌对着飞鼠的魂魄打去,就把他给打回了身体里。

    当他魂归本位后,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:“发、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一些人脸上泛青,一些人脸上泛红,有些人吓得不敢出声,有些人却哈哈大笑,说的就是尹恒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你小子,刚才被人勾魂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看到黑衣人们都点点头,飞鼠轻叹一句:“难道……真有鬼?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们,刚才,我掉到河里,尹恒和他兄弟撑船去找我后,江月白也下了河,然后他们就在岸边等着,约定好,假若三个小时还未回来,他们就撤退,再另行探秘。

    结果就在他闭目修整时,突然听见洞穴里传来了白少安的声音,如站军姿时的叫号:“飞鼠!”

    这一声雄赳赳气昂昂的叫声,让他一个激灵,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:“到!”

    结果这一回答后,他就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隐约记得……我好像见到司令了。”飞鼠是白少安私下训练的兵,谁也不服,就服他。

    因为是白少安将他从死人堆里扛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是之后才从江月白口中听说了飞鼠和白少安的故事。

    飞鼠从小就是一个孤儿,却坑蒙拐骗打砸抢任何一项都不沾,是在上海码头上扛沙包的孩子。十年前,白少安那会儿还不是司令,只是上海军政司的队长,那年,军阀混战,东北王陈子骁率领三十万大军挥师南下,打到了上海城,飞鼠就去参军护城,结果中了枪,是白少安将他从死人堆里救出来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场犹如困兽之斗的战争,白少安统领全上海城一致对外,用计策保住了上海,才避免了上海遭受杀人如麻的东北王的屠杀。

    仅此一战,白少安名声大作,这才受到了宋世元的青睐,认命他为淮南军区的副司令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都是后话了,现如今,我们已经找到了元宝山里面的宝物,得赶紧回到医院,将血太岁需要的宝物交给他。

    我们原路返回,来到放才下来的坟茔,飞鼠发出暗号后,上面就扔了一道软体下来,大家一个一个的接着爬出去,到我时,我突然觉得,外面有点不对劲,好像太过安静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多想,赶紧爬了上去,结果刚露出头,就被人用冰冷的枪口抵住了头。

    我说过,我最恨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,当即就要反抗,一阵熟悉的,戏子版的嗓音,从我身后传来: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声怪腔怪调的声响,我转过身,刚准备开口,就看到尹恒、江月白等人都被人用枪指着脑袋。

    他对我竖起食指,做出一个嘘声的姿势,我气得牙痒痒,这个混蛋!

    我想提醒下面的人,但只有我稍稍动一下,就会有手枪上膛的声音。

    待所有的人都出来时,我唯独不见飞鼠,心中沉了一下,便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见无人再出现,凌风音挥挥手,让人前去查探一番,一个蒙面的响马贼上前望到:“已经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凌风音盯着他的明黄色面罩,晃悠悠地走到我面前:“小柔,好久不见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