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2.青铜片
    尹恒的手还未靠近,这阴沉木盒子,就被飞鼠用刀尖给挑开了,他好像很不在意,好像就在打开自家的糖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里的黑气汇聚成一条黑蛇,就是我们在坟墓草地上遇见的,长着倒刺的怪蛇,只不过,这蛇是烟雾形成,武器挥过去就散了,散开之后又会汇聚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大家都在躲避黑蛇,唯独飞鼠站在原地如泰山不动。

    按理说,黑蛇铁定是选择站立不动的人进攻,可奇怪的是,黑蛇见到飞鼠,却从他脸颊旁边绕了过去,反而朝着我们动得最厉害的尹恒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尹恒掏出一张符纸,却发现符纸已经被水泡烂,于是乎,他又掏出了一枚铜钱,朝着黑蛇弹去,黑蛇再次散成几缕黑烟,而后又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尹恒跑得累急了,一边跑,一边大叫着:“你干嘛只追我呢?”

    飞鼠冷冷地站在原地:“定住,它就不会追你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飞鼠站在这儿一动不动,那蛇却没有袭击他,原来这条黑蛇,是喜欢追逐猎物的。

    飞鼠淡淡地说:“这是阴沉木里练就的死黑之气,气虽风动,谁走路带风,它就跟谁。”

    尹恒这下彻底明白了,赶紧停下脚步,果然,那蛇冲着他面门冲过来后,突然间停住了,定在原地,就像留声机里的黑胶唱片,卡碟了。

    尹恒松了一口气:“让你追我,让你追。”

    他轻微地晃了晃手臂,那黑蛇朝着他的手飞去,当他定住,蛇身也定住了。

    江月白扶了扶眼镜:“我知道了,这个东西就是墓穴中经常会出现的‘幽灵’。”他说,真正杀人于无形的,就是这黑烟怪蛇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曾在西南蛮夷之地,听说过有一种镇墓兽,就是与之相似。”江月白告诉我们,这镇墓兽,不一定需要真的人和兽守护,而是用一些邪门歪道的法术就能进行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们有一种镇墓兽,被称为幽灵,是用腐木做引子,加上人头骨、蚯蚓肉以及西南深山的一种甘兰子草药,混合墓穴中的第一铲土,做成一个小小的泥塑,再将邪灵的灵魂注入进去,便能成为永久的镇墓兽。”

    这镇墓兽,并不是真实的,活着的物种,而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影子,是人们害怕的凶兽或鬼魂,一旦出现,就会死咬着盗墓贼不放,活活把人给逼死。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这不是把人逼死,而是要把人给累死和吓死啊!”江月白擦着汗,过了好一会儿后,那蛇慢慢地变得透明,因为空气流通的缘故,它也消散了。

    见到黑蛇消失不见,我们这才上前望去,看到盒子里果然如江月白所言,有一个泥塑的,颇有攻击性的小蛇,而在蛇身底下,有一个青铜的铁块,我看着眼熟,一时间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。

    见到那青铜片,我藏在胸口的幻花镜突然有了反应,震了震,我这才想起来,我见过这个东西,就在发现幻花镜的那日,与幻花镜和折扇一起被埋在衣冠冢的,还有那个青铜片。

    当时,我记得那块青铜长得有点像齾字,而这个齾在古汉语中,有残缺的意思,难道……这块青铜片,与我之前收集的那块有关联?

    我也顾不上危险了,伸手就将青铜片拿在了手里,仔细端详起来,这一块与之前那块完全不同,有点像瑢字。

    这个瑢,如果我没记错,好像在爹的书籍上见过,意思是佩玉相撞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玩意?”尹恒还以为,防备得如此之紧,应该是一件比龙珠更为珍贵的宝物,再不济也应该是一堆金银珠宝,谁会想到,里面装载的是一个青铜片啊!

    看到这东西不值钱,也没有什么灵力,除了造型独特一点,根本就一无是处,尹恒看不上,江月白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,只有我,我和飞鼠的目光是一样的炙热,仿佛我们知道的是一件事。

    难道,他知道这块青铜片的来历?

    我现在不方便问,便自然而然地将青铜片收到了手里:“这个……先放在我这儿吧!”

    我想,如果飞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也在意,那他一定会来找我。

    飞鼠眼眸动了动,大男子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敏感,我微微一笑:“怎么,你认识这东西?”

    他笑而不语:“好奇罢了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拍了拍他的肩:“飞鼠,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,说话做事,身上那股匪气居然不见了,刚才那句话,还文绉绉的。”

    飞鼠避开他的眼神:“乱说什么狗屁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笑道:“对嘛,这才像你。”

    飞鼠不去理会他,而是催促我们:“快走吧,也是时候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回去吧!”尹恒走在前面,江月白第二,我第三,飞鼠殿后,这次回去,由于机关都被解开了,路也好走了许多,路上没有再出现任何阻拦,我们凭着记忆往回走,直接来到了方才铁索的尽头处,尹恒一个吆喝,梁友青这次可听见了,将绳子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尹恒麻利的将绳子绑在石钟乳的柱子上,试了试之后,江月白决定打头阵。

    “我先过去,看看绳子牢靠不。”说完,他站在高处,双手双脚盘在绳子上,缓慢地向下爬去,绳子虽然晃得厉害,但却是我们的归路,待他双脚落地,朝我们挥挥手,尹恒让位给我:“娘们,你先吧!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你先上去,我有话想跟飞鼠说。”

    尹恒瞟了我一眼:“有什么话,不能过去说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,催促他快些上去,尹恒爬上了绳子:“待会你过来,可得小心了,实在怕手脚撑不住,就用你身上的皮带绑着绳子,千万别掉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尹恒什么时候也如此啰嗦了?

    待他上去后,我转过身,正好看到飞鼠的身影正往崖壁深处走去,那边是铁索桥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对他说:“飞鼠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事?”他望着我的眼神,跟某人像极了,殷切的,如进到三月桃花的热切眼神;如见到千峰傲雪般纯洁,像、像极了。

    我步步逼近,走到他的面前:“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,白少安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