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1.阴沉木盒子
    我们顶上的结界已经消失不见,还未松口气,就听见有人在笑,那笑声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群孩子,听到他们的笑声,我不禁想起水下的邪恶婴灵。

    尹恒从腰侧拔出桃木剑,咬破指尖在上面画符:“是何方妖孽!”

    两个穿着红肚兜,扎着红头绳的小孩出现在眼前,他们的脸上按理说应该是孩子,却变成了怒目圆睁,皮肤发青的恶鬼罗刹脸,围着龙珠在打转:“来者何人,竟敢夺吾龙珠。”

    尹恒冷笑一声,原来是两个小鬼,他趋使自己的剑柄,让桃木剑飞了出去,与俩小鬼纠缠打斗着,然后对着龙珠伸出手,希望龙珠能过来。

    可龙珠却丝毫没有动弹,他皱着眉头:“难道是我缘分不够?”

    说完后,我耳边突然响起了白少安的嗓音:“用你的血。”

    我的血?我想也不想,便一口咬破了手指,手被泡得发涨,皮发软,早已经没有了知觉,这一咬,还真只像蚊子盯了一下,我眯着眼,挤出了一滴血,当血出现时,龙珠出现反应了,朝着我们的方向飞来。

    见龙珠靠近,那俩红衣小孩按捺不住了,露出了它们的本尊,是两只黑色的蝙蝠,蝙蝠身上全是荧光的容貌,吱吱地朝我飞来,企图阻止龙珠到我手中。

    尹恒见状,桃木剑飞奔而去,穿过其中一只蝙蝠,将其钉在了崖壁上,那蝙蝠身上豁的起了一团明黄的火焰,另一只见状后,吱吱呀呀地叫得越发厉害了,冲着我的面门飞来,尹恒手中的法宝已经没了,正不知如何救我时,一声枪响传来,不偏不倚地打在了蝙蝠的身上。

    是飞鼠!但令我不解的是,飞鼠不是从我们面前出现的,而是身后的铁索桥上!

    我看着河岸边,飞鼠等人正趴在崖壁上,躲避脚下的洪流,可身后,却出现了另一个飞鼠,这不是太奇怪了吗?

    飞鼠二话不说,见那蝙蝠还在动弹,他双手托枪,对着那晃动的黑影子,一枪而过,穿过了蝙蝠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枪法,真可谓是神枪手了,在如此黑暗,如此紧急的情况下,也能瞄准。

    待蝙蝠落下后,尹恒走到他面前,用手一摸他的枪,立马就明白了:“你这枪,不是普通的枪呀!”

    尹恒说,刚才他还纳闷,怎么普通的子弹对这蝙蝠妖也有作用,原来是这枪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这把枪,是专门枪决犯人的吧!”尹恒说,他在枪上感觉到了强大的杀气和戾气,这不是普通的枪支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飞鼠高傲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枪:“老头儿,还有点眼力。”

    我不关心他的枪,我只关心他是如何来的。

    飞鼠告诉我:“刚才山崩地裂额的,我也不知怎的,就看到面前出现一裂缝,就跟着进来了,进来后就看到你们仨在此处站着,面前还有两只蝙蝠,便顺手给你们解决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龙珠飞到了我的手中,吸入了我的血,当冰凉如雪的龙珠,被我的血染红时,我们都听见一阵机关的锁链声,咔咔作响,大家抬头望去,见周围的一切景象都动了起来,人甚至有些头晕,站不稳,要相互搀扶着才能站立。

    等一切恢复平稳后,我们面前哪里还有什么河水和洞穴,而是到了一间石头堆砌的密室之中,密室中央有一个石桌,桌上放着一个黑色的阴沉木盒子,见到阴沉木,我总觉得有种熟悉感,这才回过神来,不是阴沉木的问题,而是阴沉木上面的花纹!

    我看到了,看到了当初在沉船葬里见到的九尊妖莲的浮雕!

    那上面的莲花,是种在一团肉上的,莲花中央有一个卷轴,这不就是鬼衙金库的地图吗?

    我的心跳,不知不觉地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我仿佛受到了某种魔力的召唤,一步一步朝着阴沉木盒子走去,就如当初我们在沉船葬的底部,找到那口两头弯弯的银棺时,仿佛受到了某种感召,无法阻挡地打开了棺木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飞鼠丢过一把匕首,直接将我面前的黑烟一切为二,我这才回过神来,尹恒把我的手给打了下来:“别乱碰,这阴沉木是活物!”

    阴沉木就是人称的乌木,是在远古时期,原始森林里的名贵木材,受地震、山洪、泥石流等灾害,被深埋于地下的枯木残根。

    既然是枯木,又何来活物一说?

    尹恒摇头晃脑地说道:“这阴沉木,自古就是达官显贵,文人雅士争相追逐之名物,十分珍稀有,曾被蜀人称之为东方神木,民间素有“纵有珠宝一箱,不如乌木一方”,如果我没猜错,这块小小的阴沉木,应该是墓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坟墓里的东西,行话叫冥器,也称为明器,尹恒问我们,知道什么是血玉吗?血玉就是随着墓主人下葬的玉器通常是被墓主人含在口中,长年累月,人血浸入玉石之中,形成血块斑纹的血玉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的鼻子没有出错,这个东西,应该跟血玉的道理相似,是浸泡在人血中的阴沉木,你们没闻到吗,它的身上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问:“所以,刚才才会有那阵黑气冒出来?那些,是死人的怨气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怨气,是鬼魂。”飞鼠说完后,挡到了我的面前,我总觉得,这个飞鼠好像跟我之前见到的不是一个人,之前他特别相信自己,讨厌这些迷信的东西,而此刻,却能从口中说出鬼魂二字,还真是奇怪啊!

    我总觉得,像飞鼠这样的人,若不是经历了什么,怎么会相信世上有鬼神之说。

    奇怪虽奇怪,但现如今,我们主要得开启这阴沉木盒子,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什么,竟然要大费周章,借用元宝山的龙脉,鸠占鹊巢,利用龙珠的龙气来守护,我隐隐觉得,这件事,跟鬼衙金库有关,就看开启盒子之后,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不如我先试试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