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0.驱动龙珠
    我们站在崖壁的上方,看着下面宽阔和泾渭分明的河流,总觉得有点不太真实。

    尹恒朝着对岸河滩上的人挥手:“梁友青,我们在这儿呐。”可是对岸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我和江月白又一次不约而同对视一眼,我说:“刚才,我记得这河对岸没有洞穴呀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也赞同:“假如我们费尽心思,才能来到河对岸的洞穴,为什么不直接搭个桥过来,古人设置邪塔和龙嘴衔珠的机关,又弄什么蛊虫,费那么大的力气干嘛。”

    尹恒这一听,也赶紧闭嘴:“可是,事实就是如此,难不成,这个的洞是在刚才机关触动后,才出现的?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,咱们不就又走进了死胡同吗?”我对他说,如果机关的尽头就是河对岸,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前路了,往回走就是铁索和潭中岛,往前走,我们就要下河喂鱼了。

    那些丁口鱼还在张着嘴等着我们下去呐!

    “我们让他们丢绳子过来,爬过去就好了。”尹恒还没明白我的真正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对劲,古人大费周章设置了那么多机关陷阱,难不成就把我们引回前路?让我们从哪儿来出哪儿去?”我敲了敲他的脑袋:“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 尹恒说:“确实如此,是我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提醒我们注意:“他们几个在对岸,好像一直都没有反应呐。”

    离尹恒叫唤已经过去了几分钟,但梁友青等人一直都没有任何反应,坐在原地,也不知在商量事还是在打盹,总之没有一个人发现我们。

    江月白双手捂着嘴,大叫道:“梁友青你个王八蛋,龟儿子,听不到你爷爷说话吗?”

    这一声儿比刚才的都大,我都能听到洞壁传来的回声,这都骂人了,梁友青听到不回应,那还是什么男人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……对方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江月白捂着脸:“糟糕,要么是咱么出了幻觉,要么就是他们出了幻觉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不是幻觉,而是……这么解释吧,我感觉就像收音机,我们和他们不在一个频道。”我刚说完,江月白就对我竖起了大拇指:“对,你形容得太贴切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我问他们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砸的,江月白一摸兜,递来一块石头:“这个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背着石块啊,不嫌重吗?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我这不是怕遇到危险嘛,这个石头可以防身用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歪打正着,派上用场了,我接过石头,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,使劲朝着河对岸丢过去,结果神奇的一幕出现了,当石头丢到河的上空时,好像撞到了什么实物,被阻挡住了,反弹了回来,飞了两米就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江月白望向尹恒,尹恒双手放在自己眼前画符,嘴里念着开光咒,很快就将自己的眼睛开光了,当他睁开眼时,发出了一阵感叹:“哇,这是什么!”一副窥探到天机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我和江月白还被晾在这儿,他赶紧也给我们的眼睛开天眼,当我眼皮子后,手中的手电光晃了晃,见到我们被罩在了一个圆弧形的大玻璃罩子里,周围有一些五颜六色的光,是光组成了这个世界,也是光,让我们看到了河岸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一切都不是真的,而是这些不断变换的光在作怪?”我眯着眼,将镜子取了出来,双手捧在胸前,对着那玻璃罩子射了过去见到镜子里的光是来自于一个球,这球像个妖物,周围有一层黑气笼罩着,光与黑气融合,就变成了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那是什么东西?”我指着珠子问,尹恒见到后,掐指一算,倒吸一口凉气:“这个珠子如果我没猜错,就是元宝山龙嘴里孕育出的龙珠啊!”

    尹恒提醒我们,元宝山之前是什么,是龙脉啊!这颗可是龙珠啊!

    我这才幡然醒悟,难不成血太岁要找的,就是龙脉嘴里的那颗龙珠?

    我也终于明白,为何机关会设置为龙嘴衔珠的模样了,原来一切都是跟元宝山的宝物有关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龙珠的光芒都被黑气给吸住了,应该是有人用了邪术,将龙珠的精华给利用了。”尹恒说,这样的事也不是首次发生,古时的王宫贵胄,都是这般,吸取大自然之精华,在风水上令子孙后代兴旺。

    可是,这里却有些奇怪:“我觉得,这元宝山内部并无死者之气。”尹恒说:“所以我大胆猜测,这里,不是某人的墓穴,而是在藏一件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让他打住,别再瞎猜了,这样想来想去,我们都饿死了,都还没想出个头绪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,就是想法子启动这颗龙珠,用龙珠的力量,来抵抗此人的法阵。”尹恒说,想要启动龙珠,他可以用法咒,但是,也得看我们有没有缘分。

    说完后,尹恒就双腿盘坐在地上,开始念咒打坐起来,念着念着,我看到他的灵魂从躯壳里飞了出来,顿时和江月白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我还好,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,也知道万物有灵,世上有许多我们没见过,也无法解释的灵异之事,但江月白却是鲜少能看到的,他惊讶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只见尹恒灵魂出窍后,就飞到了那玻璃罩子面前,对我说到:“娘们,借你镜子一用!”

    他朝我伸出手,我将镜子扔给了他,他稳稳当当地接住后,就开始作法,也不知用我的镜子做了什么什么,那天上的黑气渐渐朝镜子飞来,最后都被镜子给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黑气越来越少,幻花镜越发地变大了,一道七彩的光芒从黑暗的洞壁上映入我的眼,光芒盛放,比那火辣辣的太阳还要刺眼。

    洞壁又开始颤动起来,周围的碎石头纷纷下坠,江月白脱下外套,挡在了我的头上,我让他别管我,先去管管尹恒,他的肉身不能受损。

    而后洞壁消停了,我们脚底下的河流却又开始出现了异像,丁口鱼发了疯的往红藕菌染红的水中游去,被云丝蛭给吸血,变成了一条条死鱼。

    河水开始上涨,淹没了刚才人们站立的地方,梁友青和飞鼠带着大家一起往上爬去,用铁钩勾着洞壁,勉强与河水分离。

    洞穴里出此异动,应该就是龙珠的威力了,尹恒见时机成熟,将镜子归还给我,一个飞身就落到了自己的肉身里,刚落下,我们就听见周围的黑暗中,传来了一阵阵小孩儿的笑声,咯咯咯的,听着真渗人呐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