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9.龙嘴衔珠机关
    这一刻,我和江月白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默契,一起制止了尹恒,不要去水底查探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尹恒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那里,压根就不会再有别的东西了。”江月白说道,我也点点头:“我是依照建造这个地宫之人的心思,来猜测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喜欢奇巧淫技,总是出其不意,所以,我估摸着依照此人的心思,不可能将机关设置在邪塔之下,这邪塔或许就是明摆着误导我们的。

    “那机关最有可能,就是在天上了。”尹恒指着那龙形的石钟乳,头疼道:“我们现在什么工具也没有,如何爬上去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难。”江月白一头扎进水里,捡了一兜的石头上来,晃了晃手中的石块:“试试?”

    “丢石头?”我惊讶道,这么高,我们如何能丢上去?

    “这个,就要靠尹道长加持了。”说完后,他默默地一笑:“你们别看我的文质彬彬的,我当年可是在学校练过铁球和标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还真没看出来,敢问是拿过奖牌?”我笑道,他不好意思地说:“奖牌倒是没拿过,但好歹参与其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对着手中的碎石头哈了哈气,抡了抡胳膊:“水里不比站在平地,我只能试试了。”

    他让尹恒对石头施法加持,鼓足勇气往上一丢,结果才飞到一半,石头就开始不受力了,正准备往下掉,尹恒便念起咒语来,石头撑了两秒,还是掉回了水里。

    尹恒见状后:“我已经尽力了,看来,这个设计者是给咱们出了一道难题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吗?我盯着那龙头的方向,隐约见到龙嘴是向上的,手电筒一个没拿稳,掉了下来,光束照在不远处的水面上,一闪而过,我眼前晃过一道影子,感觉总有点不对劲,当手电光再次投向方才的位置,我见到了龙身的倒影。

    这么黑的环境,头上的石钟乳相距甚远,怎会在水中有倒影呢?而且,那龙头的嘴还是向下的。

    头上的龙嘴向上,水面的龙嘴向下,而且我总觉得水面的龙嘴里,好像有东西。

    我没有参与他们继续投石子,而是游到了龙形倒影的水域,将手探了过去,结果一摸,摸到了一颗浑圆的珠子,不,不是珠子,而是一个顶端像珠子的石笋。

    摸到这颗珠子,正好到龙嘴倒影的位置,是龙嘴衔珠,这颗珠子能动,我顺着它的方向,向着左边扭了一下,就感觉水中震了起来,是那种山崩地裂的震动,水下有暗流涌动,我吓坏了,赶紧抱住石笋,也大声地让他们找地方稳住。

    这震动响了很久,头顶上不时有碎石跌落,我也顾不上保护自己了,但奇怪的是,每当有石头快砸到我时,就会往旁边掉落。

    我知道,是白少安在保护着我,也不知道他在什么方向,但他一定就在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少安,是你提醒我的吗?”我微微问了一句,这龙嘴的倒影,或许就是冥冥之中,他在帮助我。

    周围的震动仍在,水面正缓缓的降下去,水面上的浮尸也随着水流而往下落去,在我的脚下,出现了一块抬升的陆地,形成了一个潭中小道,道上链接着一座吊桥,吊桥是铁索的,铁索已经有绣了,上面应该铺设着木板,但因年代久远,木板都泡没了。

    尹恒和江月白游过来,爬上岸,好几次差点被滑到,他们走到我身边,见我的手还放在机关的珠子上,尹恒竖起大拇指:“可以啊娘们。”

    我累坏了,松开手跳了下来,跟他们一起在石钟乳小岛上休息,这才发现手上的皮已经泡得发软,轻轻用手一擦,就能擦掉一块皮。

    而尹恒和江月白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,大家都坐在地上休息,身体阴冷得要命,尹恒递过随身携带的酒囊袋子,我拧开壶口,灌了一口烧刀子酒。

    “喝吧,喝了热乎一点。”现如今我们身上都是湿的,这儿也没有柴火,我们也没带干粮,唯有喝喝酒御寒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撑得住吗?”江月白问。

    我嘴唇已经发麻了,这泡在水里还不觉得多冷,这一上岸,被寒风一吹,就觉得浑身骨头都冷透了:“没事……我……我可以!”

    我们休息了一阵,体力也恢复不少,现如今,这里地形地貌改变,我们是回不去了,方才来的小瀑布,已经不见了,我们也不知道机关是如何设置的,只能跟着桥走。

    江月白望着铁索延伸的远处,皱着眉头:“我不建议我们继续往下走,我们仨现如今已经跟大部队失联,身上就只有这几只手电筒,连干粮都没有,贸然走下去,很可能会体力不支,弹尽粮绝,死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尹恒说:“可我们也没有退路了啊!”

    “等,等他们来找我们。”江月白说,梁友青一定会顺着他身上的绳子找过来。

    我却提醒了他一件事:“刚才洞里那么大的反应,咱们也休息了不久,可是却一点声儿也没听到,我想,他们不会来了,或者是来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一说,江月白就有些绝望了,我拍了拍了他的肩:“走吧,我苏小柔相信,路是人走出来的,我们既然被安排在了这处鬼地方,就自然有老天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我给他做了一阵思想工作,他也想通了:“罢了,早死晚死都是死,死就死吧!十八年后,我江月白还是一条好汉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我们几人站起来,准备出发,沿着吊桥的方向走去,为了节约用电,我们把两支手电关了,只留下一支手电,由尹恒打头,我在中间,江月白殿后,形成一支小队伍,朝着铁索桥走去。

    铁索太多年没用过了,我们先试了试,发现可以承重后,便双手抱着铁索,慢慢地走在了一根锁链上,就像在过独木桥。

    独木桥不好过,铁链晃得厉害,我刚走没几步,感觉像踩在摇晃的波浪之上,又像脚踩云端,若是手不抓紧,整个人都会掉下去,而那下面,是一根根伫立的石笋,尖尖的对着我们,如一把把石头利剑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然形成的暗器呀!我咬着牙,一步一步地走稳了,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,那可就要石头穿肠过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走到了铁索的尽头,我的胳膊都快断了,下来后双手酸得没力气了,这才看到,我们站在了一处崖壁上,面前有一个门洞,洞的这一边,是阴阳河的对岸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