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8.卒戎戍边万全阵图
    我心里真的很气愤,这些恶灵,凭什么就这般夺取别人的性命?在此之前,也不知有多少人死在它们的手里,这些被困在水潭中的尸体们,或许就是死在邪灵的手中。

    我不知在此之后,会不会还有人会进入这儿,但为了防止它们继续害人,唯有将这些邪灵全都消灭掉!

    我捧着镜子,在镜子里,我听到有一声凄厉的猫叫,以及一只猫爪子在砰砰的砸着镜壁,可是却始终砸不开丁点裂缝。

    “省省力气吧!”我心里对着猫妖说,这面镜子,轻轻一照就震慑了僵尸王,这只猫妖也不知是何人练就,但终究还是敌不过仙器幻花镜的威力。

    到了水下后,我将镜子贴在我的胸膛上,在水中无法开口,只能用念力与它沟通,我念出了那句拗口的口诀,告诉女仙,我想让这些邪灵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,想让这里的冤魂全都回归黄泉。

    刚想完,那幻花镜就焕发出金光,将石塔笼罩在金光之下,石塔里的猫妖已经没了,只剩下四个邪灵在撑着,那些邪灵还想对抗,可女仙都没现身,它们身上就出现了裂痕,仿佛被来自地底的东西给震碎,如皲裂的土地,碎成了一块一块的。

    而我却失去力气,瘫软地睡在水里,想象自己是一条自由的鱼,睁大酸涩的眼,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我看到那邪塔已经倒了,碎片掉落在潭底,激起一片淤泥,周围浑浊不堪,我看到一些白色的光点,从邪塔的废墟中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水里传来一阵念经的声音,悉悉索索,也听不清是在念叨什么,莫约是超度的经文吧!那些白色的光点,难道就是被困住的灵魂么?

    我正想着,那光点就如萤火虫般,很快消失不见了,等我回过神时,抓住了镜子,却没有力气游上去了,还是尹恒潜到了水中,将我捞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着急,将我搂在胳膊里:“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我咳了一口水,摇摇头,一瞬间被眼前的白色光点给围拢了,江月白警觉地盯着光点:“这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“不是怪物,是鬼魂!”尹恒抬头环顾一圈:“男女老少,起码有几百只鬼魂,全都聚集在我们头顶上。”

    我晃了晃浑浑噩噩的小脑袋,待我清醒后,看到这些光点不断汇聚,不肯离去,逐开口道:“我已经消灭了他们,放你们出来了,你们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正想像我们被困在此处才开心吗?

    尹恒能与它们沟通,片刻后说:“他们在感谢你,在用最后的念力对你报恩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尹恒用鬼语咕噜咕噜跟它们沟通一番,然后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们!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,鬼魂们就朝着天上飞去了,洞穴的顶部有几个联通外界的微小入口,鬼魂们就顺着这破洞飞了出去,去向了人世,去寻找它们的轮回之道了。

    尹恒双手结成阴阳鱼手印,放在下巴前,默默地为鬼魂们念叨着道家的超度经文:“问道太乙,琳琅仙境。往生轮回,福泽众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挥手洒了一把水,那水珠飞了上去,让每一个沾染到水珠的鬼魂,身上的白光都越发地闪亮了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后,尹恒说:“小柔,你刚才这一冲动,可是做了一件大功德,不仅帮了这群可怜人,还帮了我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帮了我们自己?此话何解?”我感觉他刚才一定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鬼魂们不能白白受你的恩惠,于是集齐大家的念力,让我看到了接下来的一些机关,对我们寻找到宝物大有益处啊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我双手合十,默默对着它们,心中想着,这鬼是人变的,按理说,应该跟人一模一样,但我却为何觉得,有些人不如鬼魂呢?

    相比人世间的狡诈和忘恩负义,鬼魂不欠恩情,因果必报的规矩,我甚是喜爱,假若人与人之间都如此简单透明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惜,人间是一个比地狱还要可怕的修罗场。

    送走了它们轮回,尹恒说,我们都被这里的一些假象给骗了,就如墓碑前的墨家机关盒,越是不起眼的地方,越是机关所在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周围:“这儿什么最多?”

    江月白说水,我却注意到了钟乳石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钟乳石,经过刚才它们的提醒,我这才看出来,水潭里的钟乳石是按照汉朝卒戎万全阵图来排兵布阵的!”

    “西汉张骞在玉门关关城留下的,卒戎戍边万全阵图?”江月白惊讶地说:“这元宝山的地宫究竟是何人建造,竟然连张骞的万全阵图都能弄到手!”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:“这可是失传的阵法啊!”

    就连博学多才的江月白都没有办法一睹该阵法的真容,相传是被汉武帝刘彻给珍藏起来了,之后便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万全镇图,我们想出去,可就难了。”江月白失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这次仔细观察周围的石钟乳,看似杂乱、高低不平,有些在头顶上,有些露出水面,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藏在水下的。

    尹恒嘿嘿一笑:“刚才那些鬼魂们,已经告诉了我,破解之法,其实啊,大家别把这个阵法想得太过厉害,毕竟是在遥远的汉朝指定的阵图,在古代那种冷兵器时期,最简单的万全之策,就是源源不断的将士,大家以命相搏,看谁能撑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而这个阵法,也是以人数之众多来排列的,外围有两排列队,里面是错综复杂的迷宫,到了迷宫最深处,有三处宝眼,而机关就藏在其中一处。

    “那些鬼魂说,它们只知道机关在此处,却不知何为真正的机关,让我们自自行考虑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现在,我们该如何办?”

    尹恒抬着头,手指在空中点点画画,这水上水下石钟乳的图像就飞到了我们面前,看了半天后,我们终于找到了宝眼,一个在我们头顶上,那是一块长得像神龙的石头,石头悬在我们的头上,石柱上有一圈缠绕的身影,突出的部分,就如那高高扬起的神龙,龙身上被冲刷出了一条一条的痕迹,不时有水滴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个保眼是在我们身边,足足有四五米高,形似一个手执刀尖的巨型将士,正威风凛凛地出征。

    第三个地方,就是刚才猫妖聚居的邪塔,深藏在水里。

    三个宝眼,只有选择正确的一个,我们才能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这还有什么可想的,铁定是水里,不然,为何要放猫妖去镇守。”

    他正准备去水里查看,我和江月白便异口同声地说:“不是那里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