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6.阴阳河的古怪
    听到这声,我的眼前就出现了那位穿着长衫,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,男人永远梳着一个整齐得体的大背头,仿佛是刚刚从学校里走下讲台的国文课老师,自带一股儒雅之气。

    “江月白?”我轻呼一声,却赶紧唤着他:“千万别出声……”

    江月白反而声音更大声了点:“你是怕那些袭击你们的死尸,朝我爬过来吗?”

    说完后后,他站在水流上方,一头扎进了水里,随着他跳入了深潭中,那些聚集在瀑布边上的死尸纷纷朝他靠近,他将一只小型手电筒咬在嘴里,左手反握着一把刀,面对那些行动迅速的死尸,他手起刀落,当一个人头被斩落时,那喉咙里竟然掉出了一只小虫子……不,是半截小虫。

    那虫子浑身长满紫色容貌,毛有半截身子长,还连着尸体的血肉,看得我是一阵发麻,而后,他再一次手起刀落,每一刀都对准了死尸的喉咙处,只要喉咙一被割破,那紫色长毛的怪虫子离开了人体后,就会很快挣扎着死去。

    见到这情景,王副官和黑衣人也加入了战斗,三个人费了好大的力,才将前仆后继的死尸全都杀得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杀红了眼的三人,现如今也累坏了,相互依偎在一起,朝我们游来,我看着那些失去生命力,急速**、萎缩的死尸,肚子里一片翻江倒海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捂着鼻子,避开三人身上难闻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江月白说:“这个,是苗疆的蛊虫!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,三年前……

    “哦不,现如今应该是四年前了,我虽然并未亲自参与白少安的湘西蛊神大战,但也知道,人只要中了蛊虫,就会身不由己,做出许多常人无法做出的可怕举动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刚才早就来了,但一直按兵不动,因为他确定我们还活着,这一点就足够了:“这下面有古怪,我不能贸然地下来,所以只能先进行观察。”

    他首先注意到了这水,这条河是阴阳河,河水一半黑一半红,红的这边有云丝蛭,黑的那边其实并不是水黑,黑市水中存在着密密麻麻的一种叫丁口的杂交怪鱼,这种鱼是以前远古时期部落饲养的一种,用来守卫部落,和对沿河部落进行进攻的食肉鱼。

    丁口这种鱼,起名也是相当具有意义的,先秦时期的部落最重要的,就是人丁兴旺,因为不管是建设部落、进攻、捕猎和种植,都需要人口,但这种鱼一旦出现,就能很快杀死一个青壮年,于是便得名丁口。

    意味着,人丁丧于鱼之口。

    “这种鱼对水源要求十分的高,现如今只在四川、重庆和黔地深山地下河中仅存少量,所以,刚才我叫人捞了一桶黑水河的水,发现是头部尖尖,只有单眼,长满獠牙丁口鱼时,就知道这红水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丁口鱼与红水未经分明,就意味着,这水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红水的古怪,还是梁友青发现的。”江月白虽然是军师,但也有许多知识短板,正巧,梁友青能够补上。

    梁友青是个奇才,且对这些稀奇古怪之物十分感兴趣。

    在他确定红水有问题后,大着胆子,打了一通红水上来后,忍着疼,割了一道手指,将血滴了进去,当血源源不断地滴入水中时,他看到了一副很是神奇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他看到啊,这水中的云丝蛭……大概有五六条吧,吸了血之后都变大了起来,然后,他停止了放血,就看到那几只水蛭开始相互残杀,疯狂地想杀死对方,去吸对方肚子里的人血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将伤口放在嘴里抿了一下,皱着眉头:“这个……不应该啊!”

    在他的了解之中,这云丝蛭是不可能自相残杀的,它们只会一致对外,而这里的云丝蛭,似乎比他所听说的更为凶残,竟然连同类都不肯放过。

    见到云丝蛭相互厮杀,直至最后一条,那条水蛭吸着水中的战利品,身体渐渐变成了指头粗,然后,他们看到一幅更为奇怪的画面,那就是,这条水蛭竟然一头一头地撞着水碗边缘,活活将自己给撞死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就怀疑,这红水有问题,猜测它能令人致幻!”江月白接着说,于是他们再打了一桶水,为防止水中有云丝蛭,他们生了火,将水烧开,云丝蛭遇到高温,特别是一百度沸腾的水,就会送去,也只有它们死了,才敢让来人尝试这水中之物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尝过的黑衣人,在喝下水大约五分钟后,就会开始出现幻觉。

    他仿佛见到了很可怕的事,身边晃动的人影,天上地下的石钟乳,总之,他见到什么都十分害怕,要不是被几人拦着,他早已经受不了要去撞墙了。

    这时,梁友青才想起,在这平城附近之前产过一种奇怪的蘑菇,名叫红藕菌,这种菌子是长在土层底下的,最喜欢藏在树干周围的泥土之中,因形似莲藕,又通体发红,而被人称为红藕菌。

    “红藕菌,曾经在唐朝,被作为阿芙蓉膏的替代品。”一提起历史故事,江月白便滔滔不绝:“阿芙蓉膏你们都知道是什么吧!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他轻叹一句:“就是鸦片啊!”

    这下我彻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古时,阿芙蓉膏曾被用作药用,用于麻醉止痛,但大夫有云,轻则治病,重则丧命,这阿芙蓉膏,既能治病也能致命,一切都取决于使用之人的分量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阿芙蓉膏让人上瘾,官府对阿芙蓉膏的管控十分严厉,就有人动起了歪心思,想寻找阿芙蓉膏的替代品,去卖给那些贪图新鲜的大官贵胄,于是,红藕菌便登上了历史舞台……

    “红藕菌,据史料记载,是一位仵作陈道子发现的,陈道子既是仵作又是大夫,经常上山采药,在平城附近土著民的口中得知,在元宝山附近有一片树林,树根底下长着红色的“莲藕”,人吃了之后就会很快乐,就算拿刀插也感觉不到痛苦。”

    于是,陈道子便来到了元宝山,挖到了这个红藕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