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5.不同的鬼
    他的身上笼罩着圣洁的光辉,天神一般,缓缓降临。

    是啊,一直以来,他就是我心中至高无上的男人,天神一般,时刻守护着我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指,轻轻点了他一下,结果就如触到泡沫,嘭的一下,幻觉消失了。

    一阵哗啦水声从几米开外传来,我木然地回过头,又哭又笑:“不管是真的假的,我都相信,你就在我身边,你放心,我绝不会犯傻,绝不会故意去寻死,因为我相信,短暂的分离,是为了更好的相遇。”

    我想要的,不是曾经拥有,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可贪心一点,要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只需看着我,等着我,我一定会取回宝物去救你的。”我鼓起勇气,朝着水花声的方向游去,在那里,我看到了尹恒、王副官和黑衣男子,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正疯狂地往上爬去。

    但是洞壁实在是太滑了,他们每一次努力地往上爬,越是着急,就越发掉得快。

    难道,这水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?

    我一开始也不敢贸然靠近,但观察了好一会儿后,我确定,这水里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游上前去,拽住了尹恒的腿,他看到是我,吓呆了,我就趁着现在,一把将他给拉入了水潭中,他发出一阵猪叫:“小柔你疯了,快,快上去,他们要来了!”

    他们?这里除了我,还有谁在水里?

    我又拉了王副官和黑衣人下水,他们也纷纷如此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明明水里什么也没有,但他们却紧张得要命,我夺过了黑衣人手里的手电,往水下望去,刚一低头,就看到一个身着白衣,披头散发的骷髅人浮在水下,当时也吓了一跳,差点把脚给弄抽筋了。

    我手脚并用地游到边上,等我再用手电照去,又不见了鬼影。

    这也太邪门了吧!为什么刚刚在,现如今又不在了?难道鬼还会跟我捉迷藏不成?

    我不相信那个鬼会如此狡诈,于是回到了刚才的地方,用手电一照,果然又出现了鬼影,只不过不是刚才的白衣骷髅鬼,而是变成了一个身穿铠甲,两眼只剩黑洞的干尸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同一个地方,出现不同的鬼?

    我听见尹恒慌乱地对着旁边一个小巧的石钟乳说:“小柔,你一定要抓紧了,一旦掉入水中,我怕我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对着石头,在叫我的名字?

    我观察了一阵,果然,尹恒是在跟石头说话:“你别急,也别哭,我已经在想办法了,只是这次遇到的鬼太凶了,我身上的法宝又全都泡了水,也不知道还管用不,待会……待会如果你实在没力气了,我就跳下去,大不了跟它们拼个你死我活,你就趁机赶紧逃走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他对着石钟乳,说出这番话,我知道都是对我说的,此刻,我早已没有心思去关注,为何他要对着一块石头叫我的名字,我已经沉浸在了他刚才的话语中,深深地感动着。

    我苏小柔何德何能,能让白少安、尹恒等人,为我豁出性命?

    我心里刚想,尹恒就苦笑着说:“看来你已经撑不住了,没事,我数一二三,我……我就跳进水里,你记好了,我去与鬼相斗,你就趁机逃走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快速地数了一二三,便扑通一声跳入了水里,在水中挣扎起来,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按着他的头,想将他溺死。

    尹恒胡乱地拿出了铜钱剑,对着周围一阵猛刺,我感觉他这是魔障了,便绕到他的背后,只手环住了他脖子:“尹恒,醒醒!”

    我疯狂地摇晃着他,想到以前重安镇有人梦魇犯糊涂了,大人们都是用指甲去掐其人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便摸到了他的唇瓣,在一指宽的嘴唇上方,狠狠掐住了他的人中。

    他吃痛地吸了一口水,而后把我甩开,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,呆呆地望着我的:“娘们,你咋下来了?我不是让你赶快逃走吗?”

    “逃?”我为什么要逃?

    我指了指王副官和黑衣人:“你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尹恒是何等聪明的人,当他看到王副官俩人的疯态时,一切都明白了:“刚才那是……幻术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妖魔鬼怪。”

    我回到刚才照到鬼魂的那处,手电光一落下,就出现了一个笑得邪恶的小孩。

    尹恒也明显看到了,将王副官和黑衣人救下后,解释了一番,这才让大家稳定了心神。

    “刚才,我差点就被吓死了。”王副官当了多年的军人,早已见惯了生死和杀戮,可是刚才在幻境中,看到鬼怪在脚下伸手,他被吓得虚弱,由于长时间地紧绷,他现在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虽然也害怕,但到底是经历过白少安魔鬼训练的人,心理素质比没有见过什么稀奇古怪事的王副官强了不少,将他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将手电照到水里,这次是出来一条大蟒蛇。

    见到蟒蛇,王副官和黑衣人本能地就想逃,但被尹恒抓住了:“没事的,一切都是幻觉。”

    “幻觉?”王副官不敢相信,大着胆子多看了两眼:“这幻觉也太……真实了一点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我也被吓得够呛。”尹恒知道自己在我面前丢了面子,唉声叹气的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这个,是猫妖的法术吗?”

    “不全是。”尹恒双手捧起了深潭中的水,手心的水是粉红色的:“我怀疑,是这个东西!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水有毒?”我不知道这大片大片红色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,正研究这时,便听见一阵文绉绉,却底气十足的嗓音,从小瀑布处传来:“你们当然不知道了,因为这东西,也跟之前的美人樟那般,是早已应该消失在世间之物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