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4.再见白少安
    现场的情况实在是太过混乱,我都没看清撞我的人影是谁,就已经双脚离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有人紧紧抱住了我,双手环住我的胳膊,与我一起起飞,与柱子擦肩而过,重重摔在地上,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住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,始终护着我的后脑勺,将我的脸死死按在他的胸膛里,虽然我什么都看不见,但……我却闻到了一阵似药又似花的熟悉气味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?”这一次,我环住了他的腰,一模一样的尺寸,如钢铁般坚硬的肌肉线条,就在我的身边,是如此的真实。

    他松开手,又一次想要逃走,但我绝不允许他再离去了,我死死地环抱着他,然后,抬起头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,那刀劈斧砍的侧颜,确实是白少安的脸,只不过……却是一张几乎透明的脸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忽明忽暗,就如电量快要耗尽的手电筒,一闪一闪发出生命最后的微光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……”我不管他是人是鬼,是以何种形态出现在我面前,只要能再见到他,我就知足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知道自己逃不掉了,索性也就不走了,只是身体轻盈得飘了起来,我不禁想,他刚才是如何产生强烈的推力,将我撞开的?

    “小柔,快回去!”他急切地对我说,就算自己已经快要消失了,也始终惦记我的安危。

    回去?不行,答应血太岁的宝贝没拿到,我不能回去。

    我不想与他谈论这个问题,久别重逢后,我唯一想做的,就是紧紧地抱着他!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我搂住他,压着他,不让他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白少安的眉头拧成一团:“其实……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,其实那日被火化为灰烬后,他看到自己碎成了一粒粒尘埃,飘到了天上,周围好黑,无边无际的黑暗吞噬着他,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消失在尘世时,我出现了,我的鼻烟壶将他的魂魄收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另一个自己进入了鼻烟壶,但我自己却没有进去。”他听到了鼻烟壶在召唤,也知道,如果进入,就有可能获得重生,但他还是没有进去,因为……他担心我!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让你一个人留在世上,就算我永生永世都无法再超生,也想陪在你的身边。”白少安便跟在了我的左右,看着我伤心欲绝,看着我装疯卖傻,再看着我答应血灵芝,冒险前来探秘,他抓狂得要命,但却始终无法阻止我们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自己如何变成的这样,之前,我一直都是宇宙尘埃的一粒沙,就连我奋力向着张慈爱和血太岁呼唤,他们也不曾听到,不曾看到,我就像游离在外的另一个时空的人,只能看,却无法让你们知晓我的存在。”白少安说道:“直到见到你掉入阴阳河遇险,那一刻,我终于破茧成蝶,从一粒尘埃中冲破了壁垒,变回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现在也不知自己是什么怪物,不人不鬼,也没有肉身,但在情急之下却拥有神奇的力量。

    比如在刚才的深潭中,他见到我遇险,见到那些尸体正朝我围拢过来,便很快察觉了对方因何而被吸引,从水中潜入,及时地救了我,帮我脱险。

    而后,又因为情急,他继续救了王副官和尹恒等人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稍稍放松的那一刻,他又淡出了我们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刚才,我就站在你的身边呼喊,可是你们却听不见。”白少安说完后,看着自己已经变得透明的双脚,无奈地说:“可是,当我见到你快被柱子砸到时,当我想也不想就冲出来时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白少安的胸口也消失了,就剩下一双笔直的肩膀,一颗头颅在我面前,我伸出手想抓住他,却什么都抓不住,他早已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!”我轻呼一句,慌乱地望着周围,我知道,他就在身边望着我,他看得到我,听得见我的话,就是无法出来与我在一起,除非……我身陷险境。

    我擦干眼泪,从地上爬起来,却听见了白少安来自远处的呼喊:“我知道你想做什么,答应我,不要主动寻死!”

    原来,他还是跟过去一样,将我的心看得透透的。

    可是,我不寻死,就见不到他了!

    “小柔,别犯傻!”白少安喘着粗气:“千万别……”

    女仙一边与猫妖打斗,从房檐上跳了下来,站在我面前的破碎瓦砾间,一边对付猫爪,一边回头说:“他每一次救你,就会遭受一次酷刑,如万针扎心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说完,猫妖一个转身,来了一招“神龙摆尾”,趁着女仙分神,打在了她的身上,她被弹出去了十米远,胸口被鞭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她一咬牙,双手张开,蝴蝶刀一边一个,像风扇那般转了起来,她愤怒地红了眼睛,两只手一挥,蝴蝶刀便旋转着飞了过去,左右开弓地与猫妖厮杀起来,她手掌一抚,胸前的伤口便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!”她动了动手指,地上的幻花镜就飞到我手中:“离开猫塔。”

    她将我一抛,就抛到了天上,我冲破云端,被一阵冰冷刺骨的水给浇醒,这才发现自己回到了水里,还在深潭之中。

    我就着不远处的微弱手电光,看到了水下的情况,原来刚才那一切,都是猫妖的幻境,我刚才所在之处,不是别处,正是水底邪笋的地方,幻花镜就悬在水里,发出金光,斜照着那四个鬼小孩抬着的猫脚印,镜子里,亭台楼阁仍在,女仙和猫妖仍在进行着打斗。

    我想起刚才白少安的来去匆匆的身影,想到他说的那些话,又想到了女仙告诉我的实话,在冰冷的水里,载沉载浮。

    眼泪顺着我泡皱的脸皮流淌下来,我在水中转了一圈,望着黑暗,望着洞壁,望着奇形怪状的石头,对他说:“你一定就在我身边对不对?”

    恍惚间,我好像看到他点头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