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3.猫鬼邪术
    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呢?

    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可怕,也没有那么怪异,在水波的晃荡下,还有点华美,但……却透着一股邪门。

    这画面真的很邪门,我看到在朱红色的宫墙下,一群身着汉服的宫女们,枣红色冠戴装束,斜插绢花,低着头,手里抱着一盘盘的鱼、虾、水果和美酒走过。

    宫殿里,丝竹之声奏响,面带白纱的舞女们翩翩起舞,水袖长舞。

    宫女们入之后,埋着头,将托盘中的事物恭恭敬敬的递上,一个身着蓝色官服的男子,背对着我,将盘子一盘一盘送到桌上,在他背影挡住的地方,露出一角明黄的衣袍,上面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。

    在深潭里,见到水里出现这样的画面,真是让人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我听见那皇帝伸出一只毛茸茸的脚,将面前的男子踹下了台阶,当他们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吓得从石壁上滑落了下去,掉入水中,掉入了水里的世界,掉到了硬邦邦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皇帝、身边的太监、两侧的宫女、陪酒的大臣、跳舞的舞女,全都停了下来,直勾勾地盯着我,我吓得将头埋在胳膊里,妖,他们全都是妖怪!

    在那些汉服包裹之下,露出的是一张张猫脸,这些猫脸形态各异,肥瘦不一,有花脸的,也有黄毛、黑毛的,大多是深色的毛色,唯有那皇位上斜倚的“皇帝”,是通体雪白的猫儿。

    这只猫,头上顶着一团火焰,这图案,我觉得有点眼熟,这火焰的形状虽然很小,但却让人感觉到,这是一把熊熊烈焰,是可以燃烧世间万物的邪火。

    到底是在哪儿见过呢?

    见我趴在地上不动,还偷偷打量他,这只白猫大王眼眸由黑变蓝,大海的蓝:“是个人啊,还是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与他的外表并不搭配,成熟得就像一个三十而立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人?”周围的猫儿们咯咯咯地笑起来,猫脸本就显得狡诈邪恶,这一笑,就更加的不怀好意了。

    我鼓起勇气,从地上爬了起来,身上全是刚才的红水,就在刚才的一瞬间,我已经想明白了,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看来,这只白猫,就是尹恒说的那只猫妖了,也不知是从哪朝哪代就被法师练了出来,却被送来了这个鬼地方,守着一条阴阳河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人,也是你们嘴里的女人。”我说出这话,就代表我豁出去了!

    猫妖见到我无所畏惧的样子,竟然眯了眯眼,猫胡子都在颤抖:“怎么?你好像一点也不怕我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了,还有何惧的?”我知道自己落在他的手里,恐怕是凶多吉少了,便说:“大不了就是一死!”

    周围的猫儿们收紧了下巴,惊恐地对着我,像在看一个小怪物,那雪白猫妖手中的酒杯一砸:“好一个烈性的女人,不过……可惜啊,你想死,我还偏就不让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皇位上腾空而起,伸出他的雪白猫爪,朝我伸过来,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爪,我还来不及回应,连阻挡都没有,就看到那爪子到了眼前,带起一阵风,但猫爪离我胸口只有一个拳头时,我的衣裳里突然金光盛放,光芒晃到了他的眼睛,他爪子扑了个空,斜向左侧,撞到了柱子上,摔得他七荤八素的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胸口,硬邦邦的,想到幻花镜还在我身上,对呀,我还有法宝在身,这法宝,连僵尸王和花娘的法术都能对付,更何况是一只猫妖。

    我赶紧将幻花镜取了出来,打开包裹的红布,将镜面对准了猫妖,脑子里浮现出当初对付花娘时,古书变幻出的口诀,逐念道:“乾坤一气,循环赫奕,上照飞神,下灭群魔,金焚不洩,逍遥太极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何意,我也一知半解的,但我知道,只要我年出口,镜子就一定会有回应,果然,镜子金光盛放,那巨形莲花在我眼前展开,花蕊中沉睡的女子,身上罩着一层薄薄的金光,她似刚睡醒,还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:“无强无昧,无妄无溺,以花为章,鬼哭神愁,逢妖寸斩,遇魔擒收!”她起身,在半空中变幻形态,身上凭空生出一套盔甲,手持一把战国时期的刀戟,对着那白猫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猫见到幻花镜里的女仙,吓得喵呜一声,浑身胀大了不知多少倍,冲破了身上的黄袍和宫殿,如一座高高耸立的山峰,立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女仙家在空中旋转一圈,跳到我的跟前,身上的杀气不减反增,她将手中的刀戟丢回了莲花之中,双手摊开,掌中就出现了两把蝴蝶短刀,刀锋锐利,相互之间发出碰撞,铿铿作响。

    “大胆小儿,竟敢在本尊面前造次!”她脚底点地,一个跟头就飞到了猫妖的头上,脚踩一片金色莲花花瓣,朝猫妖发起进攻,猫妖的眼睛变成了几乎透明的湛蓝色,发出一阵凶光,一爪朝女仙袭来,女仙双手交叉用蝴蝶刀挡在面前,却被硬生生推出去几米远,女仙脚步形成弓步,撑住了冲击后,双手划拉一下,那猫爪就被十字形的刀锋隔断了一截。

    痛得那猫在地上打滚,把周围的一切撞烂,眼看着女仙乘胜追击,我激动得要命,终于明白,为何男人都将热血留给了战场,原来,战斗,竟然是这般的牵动人心,就连我这一旁观者,都不自觉被吸引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屋子要塌了,那些零散的猫妖恢复了猫的形态,在四下里逃窜,唯有我傻傻地站在原地,看着猫妖和女仙大战八百回合,却没注意到,那根雕梁画栋的梁柱,正朝着我倾倒下来。

    当柱子的影子,在我眼前越来越大时,我回过头,惊呆了,甚至都忘了逃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柱子,砸下来我应该已经成了肉饼吧!

    就在这关键的时刻,就在我失神的片刻,一道半透明的身体从黑暗中冲了出来,将我撞了出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