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2.水底邪笋
    王副官之所以坚持要寻找到我,就算找到尸首也好,是因为他知道,我在白少安的心里占据了怎样的位置,假若我已经不在,白少安就算复活,也失去了人生的意义。

    为了白少安,王副官跳上了这艘生死未卜的纸船,跟着尹恒一起去寻我。

    现如今有了纸船,隔绝了水里的云丝蛭,但前方的湍急暗流,也十分厉害,好几次都差点掀翻船只。

    还好王副官和黑衣人是划船的好手,好几次船只差点撞上水里的暗礁,都是他们用船桨撑着石缝避开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黑暗中不知游荡了多久,忽听得前方传来一阵剧烈的水花声,尹恒大叫不好,但船只早已不受控制地掉了下去,还好水流落差不算太大,刚脱险的他们,刚刚稳定心神,就来到了这处深潭,见到了好多尸体淤积,这才出现刚才的那一幕,尹恒他们在呼唤着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一边说,一边避开了水面上的死尸,大家的动作都十分轻缓,生怕“吵醒了沉睡的”死尸,朝着来时的水道游去,这一路上,我不断与尸体擦肩而过,当我们游到了激流落下的方向,发现压根就上不去,那里的落差少说也有近两米,石头早已被水摩得光滑,仅凭我们的力量,压根就没法爬上去。

    既然原路无法返回,我们就只能顺着水流去找找别的出路了。

    尹恒的意思,既然水流都能离开这片水潭,那就表明一定有出路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,手里只有两只手电筒,这是从国外买来的,防水手电筒,微弱的光在几百平的溶洞里,就像两支微弱的蜡烛,风一吹就会散了。

    结果绕了一圈,发现我们被困在了这个溶洞里,溶洞周围是密封的,除了顶上被雨水冲刷、腐蚀,导致地表层出现漏洞,透进一点点月光,其余的,都是被岩石封死。

    王副官皱着眉头:“难道出口在水下?”

    我想到上次我和三子去探秘太平天国的宝藏,也是在深水潭底部找到的出入口,便点点头: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想也不想就一个猛子扎了下去,黑衣男人也深呼吸一口气,沉入了水底里。

    我和尹恒在上面等了他们许久,看到那手电光在水下晃动,两支手点由最开始不断分开,朝着两边游去,之后,又朝着同一个目的地聚拢,看到那橙黄的灯光汇聚在潭水中央,我和尹恒也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从水下冒出来时,我们蹑手蹑脚地靠近,贴着耳朵问:“如何?”

    黑衣人摇摇头,王副官悄声说:“我们在下面没能找到出口,但却找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!”

    这是一种什么东西?王副官说,有点像一个石笋,但又跟石钟乳形成的石笋不一样,因为那柱子上有人工雕刻的痕迹,四面是四个凶神恶煞的鬼,顶上顶着一个石块,石块上是一个脚印,脚印是一个爪子印,有点像狮子老虎的脚印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解决谜题的关键?

    我感觉这条河的红水,这些死尸,以及我们的出路,都跟这个怪笋有关。

    我问尹恒,他知道这些死尸是什么东西吗?尹恒摇摇头:“这玩意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,怎会闻声而动。”

    但他也表示,跟我的猜想一样,觉得这件事跟水底的东西有关,于是抢了一个手电筒过来,游向了那方,在水底折腾一会儿后,尹恒突然冒出头来:“快走,这东西是个邪物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水底下就传来了一阵震动,震感十分强烈,我们都吓呆了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尹恒抹了一把脸上的水:“你们知道那下面是什么吗?是一个邪阵!”

    我从未见他如此慌乱过,他说:“你们知道那个脚印是什么吗?是猫鬼邪术中的法坛!”

    猫鬼之术,是在汉朝流行的一种利用猫来锻造的邪术,由于太过邪恶,法术太过强大,在《唐律疏议》里曾经提出过一条规定,“蓄造猫鬼及教导猫鬼之法者,皆绞;家人或知而不报者,皆流三千里。”就是为了大力惩治这些施行猫鬼之术的人。

    猫鬼之术,从战国时期就曾出现,流传已久,盛行于隋朝,但其实世人不知,在汉朝就曾出现过猫鬼之术的巅峰之期,只是不知为何突然间就被压制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据说施行猫鬼之术的法师,能把神秘而诡诈的猫练成邪物,让猫儿通体毛色变换,犹如脱胎换骨,接下来会长出双尾,尾巴带着尖锐的刺沟;其次,是猫的四肢和身体会变得雄壮粗大,大起来如虎,但平日里却仍旧披着猫咪的画皮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猫妖,是被人为用鲜血和邪咒制造出来的,十分凶残,狠起来连法师都要吞掉,尹恒告诉我:“刚才那脚印,应该不止是虎了,如果说,猫鬼之术可以造出猫妖,那下面那脚印,就应该是猫妖的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他说,他从未见过那么大的猫脚印,看到的时候,差点没吓泄了气。

    “而那四个小鬼,就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小鬼,这些小鬼,都是注入了灵的,都是水鬼,却也只能给猫妖驮着脚印,可想而知,这妖怪是何等的厉害!”

    尹恒说,他现在暂时也搞不明白,这猫妖和潭里的尸体有什么联系,但直觉告诉他,此地不能久留:“就算是爬,我们也要爬上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后,我们大家都不敢作声,赶紧跟着他往岩石上爬去,可是这些岩石太滑了,经过千百万年的水滴冲刷,早已没了棱角,变成了玉石般的光滑表面,我们正爬着,突然间,身下又震了震,我们面面相觑,从大家的眼神中,我确定这不是幻觉,真的,水底下真的震了震。

    还未来得及反应,水下就掀起了一阵漩涡,我们听见一阵敲锣打鼓声从水下传来,伴随着水波声咕噜咕噜的,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一阵浪花拍打过来,哗啦一声响,把我们都拍醒,那声音仿佛就在我们脚下,尹恒最先反应过来,对着大家伙大吼一声:“爬啊!”

    我们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,刚爬上半米就滑了下去,压根就在做无用功,那敲锣打鼓声越来越近,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,我慌乱之余回头望了一眼,看到了一幅奇怪的画面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