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50.你是谁?白少安?
    我在水里,完全使不上力,脚下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勾住,纵使我用力向上游,也无法动弹,只能随着波浪被甩来甩去,脑袋碰到了岩石上,耳边传来咕噜一阵水声,早已把我冲到了不知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我想,我这次肯定完了!

    掉入这汹涌的地下暗河里,不知会被冲到什么鬼地方去,我在水面上载沉载浮,恍惚之间,见到岸边有混乱的手电光,也离我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我听见尹恒他们的声音,在用力地呼喊着我的名字,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的氧气正在慢慢耗尽,可是崩腾的水啊,却始终没有放过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望着他们,越来越远,心里也越发的绝望,我想,我的故事结局,就是如此了,死在这条深不见底的河里,被冲刷到地心深处,也或许,会在哪个水口冒出来,变成一具发胀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觉得很不甘心,我死了不要紧,问题是,我死得也太没有价值了,既没有救活白少安,也没有替他们找到过河之法,真是死得冤枉。

    我也不再挣扎了,反正挣扎也改变不了现状,我不如省点力气,看看能否死得舒服一点。

    而后又笑了,我这是什么歪理,死就没有舒服的。

    我闭着眼,全身放松,这一刻,我对水也不再恐惧,不就是死吗?我不怕!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,我觉得身边的水流平缓了很多,跟刚才湍急如豺狼虎豹的水流完全不同,耳边的水流声潺潺,也有些悦耳,而我也没有想象中那般会下沉到河底,或者被某个怪物给吃下肚子,这里静谧得就像地心深处的一个水潭,水温冰凉刺骨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,入眼便是一抹诡异的红色,就是刚才阴阳河里的红色河水。

    这水,怎么是红色的?

    我感觉旁边有个冰冰凉的,软软的东西碰了我一下,吓得我抱紧了双臂:“谁!”

    我想到了很多怪物,以及传说中的水下怪物,可是过了很久,对方都没有回应,我大着胆子,伸手划拨一下,结果抓住了一只人手!

    人,是人!

    我抓住对方的手,摸着那手掌应该是个男人的手,又宽又大,只是,手掌十分僵硬,而且,这不是一只活人的手!

    活人的手,怎会有没有任何反应,怎会烂了碗大的洞,还一点也不喊疼的?

    我吓得甩开这只手,但很快,身边就涌现出了很多很多的手,这些手就漂浮在我身侧,潮水般向我袭来,我无处可藏,身上触到的每一只,都是死人的手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我想到了积尸地,难道,这是水流中的一处浅滩或者是深潭,上游的尸体到了这儿,就会被淤积在此?

    依照我的猜测,若是真的,这里得堆了历朝历代多少尸体?

    一想到那些泡得发胀,奇形怪状的尸体,我就吓得不敢动弹,这要是遇到没动弹的还好,若是遇到动了的,我又该如何呢?

    人还是不能瞎想,因为容易瞎想成真。

    我这边,一个念头从脑子里一闪而过,一双冰凉刺骨的手,就从水下冒了出来,抓住了我的肩。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,发出一阵高分贝尖叫:“啊……鬼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我叫唤,那双手不仅没有松开,反而愈发地用力了,轻车熟路就攀上了我的嘴,将我的嘴按住了: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,因为水波不断拍打,我听得不真切,但心跳却不自觉地加快,猛烈地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白少安?怎么是他?

    我觉得一定是听错了,亦或是产生幻觉了,这黑灯瞎火的,我也看不到来人是谁,指不定,是某个鬼魅呢?

    眼泪与红水融合在一起,身下的人紧紧护着我,冒着寒气的嘴,在我耳边轻轻说:“别叫,别说话,动作尽量轻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让我放松身体,他会带我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我的眼泪越流越多,却始终保持了最后一丝理智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我问他,就算是鬼魅我也认了,起码,他让我在绝境中燃起了生的希望,就因为听见了白少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。”他说:“重要的是,你必须要活下去。”他贴着我的耳朵,软软的唇瓣就在我的耳廓上,摩擦而过,他带着我,小心翼翼地穿过那些尸体,朝着我看不见的黑暗游去,虽然我不确定他是否是白少安,但这个男人,让我感到了心安。

    我不会担心他会害我,也不会担心他带我去地狱,这种感觉就像……只要跟白少安有关的一切,都能让我感觉到爱。

    我现在的感觉,就是爱,这个黑暗中的男人,我不确定是否是白少安的男人,他担心我会出事,担心我会撑不下去,于是便来救我了。

    我紧紧抓着他的手,手掌有我熟悉的老茧,眼泪便再也止不住了:“你是白少安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只是捂住了我的嘴,让我不要哭出声来,我一口咬着他的手指,使劲咬,都把皮咬破了,却还是没能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正准备问他是什么怪物时,就看到几道手电光群魔乱舞地在那儿挥动,尹恒站在一张纸糊的小船上,从湍急的水流中一跃而下,落在了深潭里:“小柔,小柔……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大,在整个洞穴里回响起来,我听见后还来及回应,就感觉到身边的东西动了一下,不是抓着我的“白少安”在动,而是……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在动!

    尸体会动,我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,行尸就是会动的尸体,只是,我总觉得这些尸体有什么怪异之处,它们仿佛对声音特别敏感,只要声音出现,在洞穴里发出震动,尸体就会闻声而去,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自觉地闭上了嘴,伸出手朝他们拼命地挥手,王副官的手电光闪过我的处,兴奋地叫了起来:“在那边!”

    尹恒双手结成手印,用法力划船,结果还没开出一米,船地下就冒出一直紫青的手,将船掀了起来,船头船尾变得竖直,插入了水里。

    尹恒、王副官和一个黑衣人一时站不稳,倒豆子般从船上掉落,刚落到水里,就被一群尸体狠狠地压住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