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9.阴阳河
    我的眼泪,半滴还挂在眼眶里,猛地就愣住了,刚才我好像看到了白少安,看到他的脸一晃而过,那脸色是青灰色的,比砖头的颜色还要深,两只眼充满了深深的担忧,就算很快就掠过,我也认得是他。

    可我怎会在甬道里见到他呢?

    他已经只剩下一缕魂魄了,连意识都快没有,只能残存在鼻烟壶里,现如今应该在龙神的巢穴之中。

    不可能出现在此处,难道,我的幻觉还未消失?

    王副官坐地休息,飞鼠和两个人将尸体运了出去,梁友青让剩下的黑衣人用盐水将接下来的金苔虫全都杀死,我们才能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只是他疑惑道:“为何这金光一闪,我们大家就从幻觉里出来了呢?”

    尹恒解释道:“她这面镜子来头可不小,是观花门的法宝,名为幻花镜,你是没见过这面镜子的神奇之处,别说将我们从幻觉里解救出来,就算将翻江倒海都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般神奇?”梁友青是侦探,对任何事都感兴趣,也都存疑。

    “这要看使用它的人了。”尹恒故意打趣我,想缓和一下大家沉重的心情,却看到我面对一面墙壁发呆:“娘们,你怎么了?墙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我眨了眨盯得酸疼的眼睛:“没事。”我转过身:“怎么,别以为我没听到,你是在嫌弃我暴遣天物是吧?”

    他摸着后脑勺:“可不是吗?我是你,我就天天琢磨怎么修炼法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,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去修道学法术,只想在红尘里沉浮,做一个凡夫俗子。”再说了,我又不是观花门的传人,如何去修炼呢?

    这些宝物,我只是暂时保管,待有一天,鬼婆婆说的那个人出现,我一定会还给人家,当然了,这个人可不能像花娘那般,心术不正。

    我们休息了一阵之后,飞鼠和王副官回来了,梁友青已经将前方的道路给我们清理了出来:“这个金苔虫啊,最怕盐,遇到盐就没辙了,行了,接下来的路我都试过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事了,但是大家想起刚才的情境,都觉得一阵后怕,也不知这个地宫是谁建造的,竟然这般阴毒,比真枪实箭的机关还要可怕,又是神鸦,又是美人樟,接着是致幻的金苔虫,真正是杀人不见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,我们再也不敢掉以轻心,大家每走一步,都需要耗时许久,好不容易走完了冗长的甬道,我们到了一个山洞,山洞应该是平城地底的天然溶洞,溶洞大约有两百平的样子,一条地下暗河缓缓流过,尹恒看到暗河告诉我:“这就是元宝山地底下的龙脉了。”

    龙脉不止指的是山体延绵起伏,也有暗河这样的暗龙,暗龙的水位和走势将影响元宝山的气穴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河流的水,怎会这么奇怪。”王副官的手电筒照向了水面,我们这才看到,这条宽阔的暗河水面,一半是红水,一半是黑水,泾渭分明,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尹恒掐指一算,也算不出所以然,于是请自己的阴人师父出来问话。

    上一次,因为幻花镜的事,我曾见过他的师父,是一个腾云驾雾而来的老头子,这次,尹恒又再度跺了跺脚,他的师父便很快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乖徒儿,你找我做啷子。”师父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捂住了嘴:“你啷个把我喊到这个地方来了?”

    尹恒恭恭敬敬地行礼:“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,徒儿这次找你来,是希望你能帮徒儿看看,这水里究竟有什么古怪。”

    师父眯着眼睛瞧了一眼,仿佛水里有很可怕的东西,赶紧远离:“我劝你几个瓜娃子,快点回去咯,勒个地方碰不得,邪门得很!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说说看,究竟怎么个邪门法?”尹恒开始套话了。

    师父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:“勒条河你晓得叫啥子不?叫阴阳河,你要是过去,搞不好就要下来找我咯。”

    “阴阳河?”尹恒皱着眉头:“这次来,还真是开了眼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所以你们到这里就罢了,快回去,还有的救。”说完后,师父背着自己的皮口袋,躲在云层里,眨眼之间就溜走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这是阴阳河,尹恒不仅没有轻松,反而更为凝重了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这阴阳河很厉害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不是一般的厉害,我师父这般道行的人,都不敢靠近,更别说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见我们俩一问一答的,其他人都围了上来,飞鼠看着洞壁:“你们刚才是在跟谁说话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队伍里,只有我和尹恒能看见白胡子师父,尹恒也懒得解释,反正飞鼠他们也不会相信的,何必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尹恒将方才得到的信息,告诉了大家伙:“这条河是一条阴阳河,两种不同的颜色,代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,这次不是幻觉了,是真的,这条河很危险,大家容我想想,该如何过去。”

    飞鼠嗤之以鼻:“什么阴阳河,我看啊,就是上游冲了红土混进来,又恰好冲了黑土,所以河水才会变色。”

    王副官让他闭嘴,现在不是抬杠的时候,飞鼠心里有气,撒在尹恒身上:“王副官,我哪里说错了?你这里已经死了两个兄弟了,若是这臭道士真有本事,我兄弟还会死吗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尹恒便将头埋了下来:“我知道,是我能力不足,我刚才已经安排了鬼差,让你兄弟去黄泉路上,也能有个照应,来生投个好人家,去当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飞鼠听闻后,火气上来了,一把揪住了尹恒:“说的什么鬼话,我兄弟都死了,你还拿他们说笑!”

    大家都去劝架,现场一团混乱,就在推推搡搡的过程中,不知是谁推了我一把,我连着后退几步,脚底一空,双手在半空中胡乱抓着什么,却什么都抓不住,噗通一声掉进了河里。

    河水异常的冰冷,瞬间就将我包裹住,水滴刺激着全身的肌肤,仿佛有千万只手在水里拽着我,将我往水底深处拉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