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8.金苔虫
    尹恒赶紧冲上去,结果到了前方手电光照不到的地方,又步步后退:“别靠近,快,退回去!”

    我们不敢耽搁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赶紧往后退去,行动迅速,连我自己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看到尹恒眼也不眨地望着前方,嘴皮子都在哆嗦:“刚才,我的光好像被一团黑雾给吞噬了!”

    一团可以吞噬手电光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身后的黑衣人想上前探去,被尹恒拦住了:“下来之后都听我的,你们忘了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蠢蠢欲动,只能站在原地,尹恒稳定心神,用两道灵符载着三昧真火飞奔到前方,这一次我们看得很清楚,符咒的火焰,确实是瞬间不见了,就像被一只无形的黑色大手,给捏出了。

    看到后,梁友青有些急了,呼唤着王副官:“王副官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喊声顺着甬道传递很远,却没有任何回响。

    我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,王副官应该出事了,但可怕的是,我们现在无法前进,更别说去救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是有妖法。”尹恒说着,就把他的黑袍子给披上了,口中念念有词,那桃木剑就飞了起来,直接朝着黑暗中刺去,尹恒眯了眯眼睛,大吼一声:“哪里跑!”然后就朝着前方冲了过去,黑暗中,闪现一道身影,那影子看着有点像王副官,但耷拉着脑袋,一声不吭地就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眼看着桃木剑朝他越飞越近,一道金光从我的身上发出,那光晃到了周围人的眼睛上,尹恒闪了闪神,吓得大叫一声,便将桃木剑收回,可他还是晚了一步,桃木剑还是刺到了黑影的胳膊,回来时,剑上带着血。

    “王副官!”尹恒冲了上去,我刚准备追上去,就突然间两腿发软,有点使不上力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道金光……”江月白发问,我将贴身收藏的幻花镜取了出来:“应该是它!”

    镜子上,我蒙了一层白布,不让它轻易示人。

    江月白歪着头:“为何镜子会金光盛放?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周围,立马就明白了:“它是在提醒我们,不要被某些东西,迷惑了心智……”

    我指着身边的墙壁,上面留下一些刮痕,是刚才我们刮过的痕迹,里面哪里是黑色的磁石,全都是青石砖。

    大伙儿都纷纷称奇:“为何刚才看到的就是磁石,难不成,这墙还会变戏法?”

    梁友青背对着大家,蹲在地上,不知道在捣鼓什么,很快他就捂着鼻子站了起来:“人们啊,总是过于相信双眼见到的东西,殊不知,眼睛也会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用刀片刮了一点地上的青苔:“你们可知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们看着那青苔,小小的,像六角的雪花状,仔细看,跟其他的青苔有些不一样:“据我所知,这青苔的种类有数千种,这是哪种?”我问。

    梁友青说:“这个啊,不是青苔,而是一种长得跟青苔类似的虫,叫金苔虫。”

    金苔虫?这是什么东西,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梁友青说,金苔虫,是一个微小生物虫子,肉眼望去,类似于青苔,但实则确是两个物种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珍稀物种,之前有一支国外的考古队,玉门关外考古发掘了一处汉墓,在里面发现过这个物种,根据记载,金苔虫是一种能在极端环境下生存的虫子,一旦被弄破,它的尸体会发出一种物质,医学上称为二甲-4-羟色胺,这种物质能让人产生幻觉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对尹恒说:“赶紧让人把王副官等人带回来!”

    “果然跟我猜的没错,我刚才还以为,这里面有惑人心智的邪物,结果没想到,竟然是我们踩死了金苔虫,从而引发了幻觉。”不知是不是巧合,方才梁友青又提到了汉墓,如果我没记错,神鸦、美人樟都与汉墓有关。

    江月白扶着梁友青站了起来:“还好我们这儿有位专家,能替我们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这金苔虫果然厉害。”我感慨道:“竟然能让我们一群人都同时致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东西最厉害的就是,能够影响我们整个团队,由尹道长说罗盘失灵开始,他去刮墙壁,他先受到影响,看到墙壁底下是磁石,然后我们大家也跟着致幻,觉得墙壁就是磁石,而后,他说前面的光被吃了,我们也觉得,前面有黑雾,一切都是受到了尹道长语言的指引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听,还真是可怕啊!

    这时,尹恒和飞鼠将王副官和那两名探路的黑衣人带了回来,王副官受了伤,但他此刻也顾不上这点小伤了,反而是两眼呆滞,望着我们:“刚才……刚才那一幕好可怕!”

    他这会儿才告诉我们,刚才他发生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刚才,他和两名队友在前方探路,突然听到首当其冲的男子轻呼一声有机关,他大呼一声小心!结果他自己却掉下了一个机关口子,落到了流沙里,眼看着周围全是黑暗的密闭空间,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正在被流沙给吞没,他不敢动弹,也知道呼喊是无用的,正在思索着,怎样才能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他掏出身上的绳子,绑上挂钩,勾住了半块凸起的砖头,刚准备向上攀爬,沙子里就出现了一群怪蛇,那蛇跟我们在草丛里见到的一模一样,只不过头部两侧有两块圆弧形的薄膜,可以飞起来。

    那蛇速度极快,一飞而过,就咬到了他的胳膊,直到他被这些蛇缠住,这才一个激灵,被人泼了一道清水,回过神来,看到是尹恒的脸。

    得知是被金苔虫致幻后,王副官骂道:“奶奶的,差点就着了道儿了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是幸运的,但带回来的俩人中,其中一人就没那么好运了,那个人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幻境,竟然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地死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飞鼠的怀里咽气,飞鼠的身子都紧绷到了极限,他将死去的人紧紧搂在怀里:“兄弟,一路好走!”

    大家都围在死者的身边,纷纷默哀,我转过身去,偷偷抹去眼泪,又死了一个……这个小伙子看起来还很年轻,不过二十出头,正是大好年华,就这样在恐惧中惊吓而亡了。

    我不断地擦着眼泪,当我抬起头时,突然间,墙壁上出现了一张人脸,一晃而过,我愣在原地,不会吧,一定是我看错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