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7.墨家机关盒
    两个精壮的黑衣人走到墓碑前,俩人默契地一脚踹过,将墓碑给踹了个底朝天,结果发现,墓碑下面有一个机关,机关是青铜打造的,周围有齿轮状,上面已经锈迹斑斑。

    这机关有点像个倒扣的盘子,方才那股黑气,就是从盘子底的正中央冒出来的,尹恒飞去一张符咒,那符刚碰到机关就燃烧了起来,烧过后,那机关咔嚓一声,就裂成两瓣,里面滚出了一个椭圆形的黑色石头,尹恒说,这不是石头,倒像个蛋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是刚才那怪蛇的蛇蛋?”梁友青猜测。

    尹恒说很有可能,对方将怪蛇的蛇蛋放在此处,怪蛇为了守护自己的蛋,便会疯了似的守护墓碑处。

    “我方才去拔钉子,结果也是运气好,拔了这毒蛇蛋的毒气出来,就怀疑这下面有东西,果不其然,还真有!”

    现如今,怪蛇被杀,蛇蛋也被取出,机关却仍在,江月白见到这奇巧机关,便来了兴趣:“留给我解决吧!”

    梁友青悄悄告诉我,江月白很喜欢研究此类机关,早年间还学过一些奇门遁甲,是个奇人,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果然,江月白蹲下没多久,就研究透彻了这枚机关,掏出了一把弯弯曲曲的小铁丝,对着机关齿轮侧边的装饰条拨弄一番,那机关就发出了陈旧的咔咔声,齿轮之间相互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江军师。”尹恒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江月白矜持地一笑:“正所谓法自术起,机由心生。在各种机械装置里,机关堪称最要害的部分,微小却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,所以,越是细微之处,越是容易被人忽略之处,就越是机关的破解之处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卖弄学问的过程中,我面前的坟茔,发出一阵轰隆声,坍塌了下去,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那洞口冒着地底深处的寒气和潮气,有股淡淡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不起眼之处,就是元宝山地宫的入口了。”尹恒命人将带来的大公鸡装在笼子里,先用绳索放下去,等候十五分钟,若是鸡还活着,那咱们再下去也不迟。

    这十五分钟,王副官留了两个黑衣人在上面看守,不能让任何人下来搅局,其余的人都跟随我们一起下去,我们几人坐在草地上,吃点东西,喝点水补充体力,我还在想着刚才的机关,便问江月白:“江先生,刚才那是什么机关?”

    江月白见我感兴趣,乐滋滋地告诉我:“这个呀,是墨家机关术里的一种,属于机关盒一类,这墨家你应该听过,当年墨子为了阻止楚国攻宋,曾不费一兵一卒就让强楚退兵,是一个强大的发明家。”

    而我们在墓碑上见到的那种,是改良版的墨家机关盒,刚在我们看到的,只是一个倒扣的盘子大小,实际上,这种机关里面却数十层的圆形机关转盘,里面有一根链接的链条,链条绷得很近,只要我们碰错了地方,就会跟蛇蛋一样,被锁在里面。

    伸手的锁手,伸物件的锁物件,那刀口是磨得锋利的陶瓷片,外加一层精铁打造的刀口,厉害着呢!

    “而这机关只要被触发后,里面的链条便会断掉,机关一费,入口处就会锁死,所以才说,小小机关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”江月白将机关的原理大致说出:“也亏得这次是我跟来了,我平时没事,就喜欢研究这些奇巧之技,这墨家的机关不说全懂,也了解了大半,看看就知道大致的原理,所以,当我看到这机关盒时,便反其道而行,专门寻找不起眼之处,最终发现,不起眼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小小的凸起,我试着用铁丝按下,果不其然,入口便开启了。”

    我对他投去赞赏的目光:“江先生果然聪慧过人,怪不得白少安要寻你来做军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承让了,很多时候,我都不如他,唉,罢了,咱们啊这次来努力寻回宝物,将他救回来吧!天下不能没有他。”江月白惆怅地喝了一口水,刚盖上牛皮袋子,洞口就传来消息,公鸡还活着,一点事儿也没有。

    尹恒一声号令:“既然无事,那咱们就下去吧!”

    由王副官带着两名黑衣人打头阵,尹恒第二,到江月白,再到我,当我跳下洞口时,不过两米高的地儿就到了底,尹恒在下面接住了我,双手将我紧紧抱住:“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没你想的那么娇弱。”我穿着他们专为我定做的小号军装,一双绑带的马丁靴,再加上一个背包,别说,还真像个假小子。

    尹恒松开手:“没事就好,那……接下来小心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梁友青在我身后跳了下来,我望着四周,是一条黑乎乎的甬道,周围堆砌着青石砖,是个只能容一人进入的,圆拱形的墓道。

    墓道的入口处湿哒哒的,应该跟平城靠近水边的气候有关,总是很湿润,地上也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苔,走起来很滑,王副官让我们无比要小心脚下,他们在前方,手里拿着两根铁棍,轻轻进行敲打,确认每一块砖都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甬道越来越深了,尹恒掏出罗盘,发现罗盘的指针失灵了,他觉得很蹊跷,便走到甬道边上,用刀刮了一下青砖,结果刀尖碰到的地方,竟然被刮出了一道痕迹,外面的青色褪去,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芯,尹恒摸了摸刀尖上的粉末:“这些古人,真是鸡贼,居然用磁石打砖,然后涂上青石砖的浆水,让人误以为是青砖,实则确是磁石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和梁友青也刮了墙壁,结果发现果真都是黑色的磁石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:“我记得平城附近没有什么地方产磁石,那么多磁石,难不成都是从外地运来的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江月白猜测,这些磁石很可能是走水路,从江上运来的:“只是不知里面究竟埋的是何人,竟然如此大费周章。”

    尹恒点点头:“也太奢侈了,为了让盗墓贼的罗盘失灵,也是下了大工夫。”

    尹恒的话,倒是提醒了我:“不对,如果对方只是想让盗墓贼的罗盘失灵,没必要整条甬道都用磁石,就算用了磁石,也应该多准备几条死路迷惑敌人,不应该一条道儿的走下去,既然路只有一条,又是通的,为何要扰乱罗盘呢?”

    我的话,让大家幡然醒悟,尹恒拍了拍后脑勺:“是啊,我怎么忽略了这一点呢!”

    “虽然现在还未出现任何意外,但只要存在,必定事有蹊跷,我们不得掉以轻心。”我话音刚落,前方王副官就发出一阵呼叫:“小心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