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6.美人樟
    尹恒说,他第一次见到美人樟的记载,是在一本关于东方朔的野史上,据说在汉武帝之前,汉朝皇帝的陵墓周围都会种上一种神奇的树木。

    树木的种子由先秦古人流传而来,只能“栽种”在少女的背脊上,成活率极低。

    而“生产”美人樟的村落,大多沿黄河中上游两岸散落着,每户有女儿的人家,都要贡献出一个年幼的少女,由祭司开坛,在少女的背上割开一道十字小口,将种子“种”进女孩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种下后,女孩会发高热,整整七天,挨得过去,就能活下来,若是挨不过去便会在这七天就死掉。

    待七天一过,女孩的伤口就会恢复如初,生长无异,但一年后,身体就会急速缩水,水灵灵的姑娘们,会被吸成人干,无法下地行走。

    待背上的绿芽冒出时,就到了她们活埋的时刻,祭司会选择一个吉日,将少女埋在黄河边上,慢慢地长成一棵大树,灵魂永远都锁在这颗树木里,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古籍里记载,这些美人樟,是为了帝王陵墓守灵而准备,一旦有人进入陵墓的范围,美人樟便会发出毒气,若来人不及时离开,就会被活活毒死。

    而那些毒气,就是存放在少女的尸体里,她们的肚子里存有一颗明黄的内胆,能随时释放出赌气。

    “当时东方朔向汉武帝进言,希望能废除用美人樟陪葬之陋习,汉武帝同意了,这一道帝令,不知救了黄河沿岸多少女子,汉武帝在的茂陵一颗美人樟都没有载种,至于先祖们之前使用的美人樟,他令东方朔前去,偷偷摘除了少女肚子里的内胆,美人樟也就变成了普通的树苗,再也无法兴风作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尹恒皱着眉头:“当年东方朔花了很大的功夫,将大汉朝的美人樟内胆悉数摘除,按理说,不应该存在,怎么元宝山上就有呢?”

    梁友青说:“难不成,这里埋着一个帝王墓?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不可能,现如今看看,还有七八分相像啊!”他说完后,带着我们继续前进:“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们,为免夜长梦多,咱们还是快些进入吧。”

    他又拿出了寻龙尺,尺子开始转动起来,忽快忽慢,最后定格在了一处老坟的前头,这座坟有些年头了,墓碑被风霜磨得只剩下半截,上面的字早已模糊不清,要不是立着石碑,我们都看不出来这是一处坟头,因为那坟墓的封土已经变得平坦,长满了杂草。

    看到这坟,尹恒走到跟前研究了一下,他拿出三根棺材钉,将其钉在了墓碑之前,那钉子刚落下,地面上就流出了一道血红的水,坟上的草刷刷地响了起来,王副官见状后,用力将尹恒一扯,就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,豁的闪过一道黑影子,速度太快,我只看到野草在晃动,压根就没注意是什么活物。

    可人就是这般,越是无法确定,对手越是神秘,心中也就越发的胆怯,无论是谁,都再也不敢向前迈步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向后退去!”王副官说话间,那飞鼠带领众人已经将我、尹恒、江月白和梁友青团团围住,保护我们快速有序地退去,刚退出老坟五米远,就看到野草的晃动逐渐平复,飞鼠带着两个黑衣人:“去看看!”

    俩人手中都拿着枪,只有飞鼠,是从腰侧拔了一把匕首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分开三面,慢慢向着老坟处靠拢,脚步轻盈,我竖着耳朵都听不到他们的脚步,可是,那草堆里的东西,实在是太过灵敏,从草丛里飞了出来,这时我才睁大眼睛看到,那是一条蛇,一条手腕那么粗的蛇,但是这蛇很是奇怪,漆黑的背上长满了倒刺,头上顶着一颗毒瘤,整个蛇头上都没有眼睛,看着就像一只得了怪病的小蛇。

    一阵枪声响起,其中一个黑衣男子被蛇咬了一口,刚被碰到,他就开始两眼泛白,瞳孔紧缩,表情十分痛苦,微张的嘴里冒出两声呻吟,就这样倒下了。

    前后不过几秒,他的眼睛里就只剩下眼白,翻着一双雪白的眼死去了。

    见到队友被蛇咬死,飞鼠跑到队友面前,挥手就是一刀,割在了蛇的身上,可是那蛇却毫发无损,松开口后,将蛇头扭向了飞鼠,飞鼠将尸体交给旁边的队友:“照看好他。”怒吼一声:“妈的,老子跟你拼了!”便跟随怪蛇一头扎进了草堆里。

    “别冲动!”王副官失声叫到,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只看见他的背影在草丛里晃动,似在进行一场硬战,王副官冲到老坟面前,与刚才进入的黑衣人合力,将尸体先搬了出来,正准备进去支援时,飞鼠满身是血的从里面走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蛇头,他手上的刀就插在那枚毒瘤上。

    “这狗日的东西,害了我兄弟一条命!老子就算今天把它给活剥了,也换不回我的好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路走到尸体边上,捏着瘫软的蛇头,亲自给尸体合上了双眼:“阿志,兄弟我给你报仇了。”说完后,徒手就将蛇皮给剥了,随手一扔,挂在了墓碑上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冷冰冰的尸体,我心里好难过,谁的命不是命啊,就为了救白少安,刚才这个叫阿志的小伙子,就搭上了自己的性命,一想到他的家人、朋友、爱人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他,我就心里难过。

    尹恒拍了拍我的肩:“生死有命,这件事怨不得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我不想死人了。”我希望大家多少人来,就多少人回去。

    尹恒轻叹一句,对飞鼠说:“如果想要大家平安无事,接下来,就一定要听我的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走到墓碑的面前,那三颗钉子已经将血水放干,将钉子扒出来的那一刹那,一股黑气冒了出来,尹恒似想到了什么:“把墓碑移开,快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