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5.神鸦
    漫天的乌鸦在我们的头顶上飞过,耳边响起了一声枪响,就被尹恒制止住了:“别开枪,别开枪!”

    然后,他让我举着衣裳,自己却从腰间取出一道鞭炮,点燃后朝天上一甩,鞭炮噼里啪啦地一响,从水口处传到元宝山顶上,又被一道道山体给挡了回来,一阵回响。

    这声音,乍一听还真有几分像枪响,但比枪声更密集,那乌鸦们受到了惊吓,很快就四下里散去。

    我被蒙在黑暗中,感受到了一些乌鸦受惊后疯狂地冲撞,一下一下猛地撞击在我的头上、脸上,当耳边响起鞭炮声后,我被一只巨大的,宛如拳头的东西,狠狠砸到了头,恍惚了一阵,好像回到了那个午后,也是在元宝山,也是在乌鸦胡乱攻击人的时刻,枪声响起,举枪的人是白少安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尹恒的话把我拉回现实,我看大衣角露出的阳光,微微地照在我的脸上:“没、没事!”

    他捡起地上,那被枪打死的乌鸦尸体:“好腥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我也闻到了,这乌鸦虽然刚死,但流出的血是黑的,而且味道特别臭,就像死了好几天,已经腐臭生虫了。

    王副官用小刀挑开乌鸦的肚子,里面掉出半截人指头,指头已经发紫,并且长了尸斑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是吃尸体的。”王副官让尹恒赶紧丢掉,省得被传染了什么病症,毕竟之前平城爆发的那场瘟疫,就是跟尸毒有关。

    尹恒却来了兴趣,将乌鸦放在红不上,嘴里念叨几句,那乌鸦的魂魄就飘到了面前,一双血红的眼睛,一直瞪着他。

    我不知尹恒跟它聊了什么,片刻后,尹恒皱着眉头:“好,我知道了,你且去超生吧!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洒了一把尘土,那乌鸦的魂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我好奇得要命:“它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尹恒说:“我说的话,你们可能不信,这只乌鸦,活了一千多岁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飞鼠惊呼一句:“道长,你编聊斋,也翻翻书好吧!”

    王副官瞪了他一眼:“休得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他一脸地不相信,就像在盯着一个骗钱的神棍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我刚才与它沟通,它告诉我,它们原本是来自昆仑山脚下的神鸟,也不知因何原因,被派来此处镇守,以食腐肉为生,在这里一待就是一千多年。”

    昆仑山?那岂不是藏区来的?

    我想到了神庙、巫师以及白少安之前用的神香,难道,这一切跟藏区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而且这种鸟比一般的乌鸦要凶恶,是吃人的主儿,什么都不怕,唯有害怕鞭炮声。

    听他一席话,怪不得当初枪响之后,乌鸦就会四下疯狂地飞舞,原来就是因为枪响声与鞭炮声相似。

    “这神鸦告诉我,在昆仑山上,不能出现这样的声响,会带来可怕的灾难。”

    我想,昆仑山那地方,一年四季都有积雪,自然是听不得鞭炮声的,因为会引起雪崩,难道,雪崩就是它口中所说的,可怕的灾难?

    尹恒说:“罢了,别猜了,咱们还是尽快找到入口进去吧,我们能耽误,白司令可是耽误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们继续前行,虽然西藏神鸦的进攻给我们的人造成了一些损伤,但依旧无法阻挡大家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这一进山,天边就围拢来了一团黄云,我想起之前白老太爷迁坟也是这般,被一朵乌云笼罩,还好没有淋到这黄**,不然,还不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今次见到这团云,让我觉得它没那么简单,我将之前见过的情况告诉了尹恒,尹恒说:“这不是云,而是一种毒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从手掌心放走一只纸鹤,纸鹤飞到黄云中,晃了一圈就回来,身上的白色都被染成了青绿色。

    他用纸鹤化水,将水倒在了一只小虫身上,那虫立刻反着肚皮便再也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见状,我们都吓到了,王副官正准备让他们回去拿防毒面具,尹恒嘴角一斜,笑了:“这点雕虫小技,偏偏外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让我们别着急,这黄云应该跟刚才乌鸦停留的树木有关。

    “树木?”

    “你们听我说,拿着这捆染过鸡血的红线,将刚才乌鸦停靠的树木围起来,然后,点火!”

    “你这可是放火烧山啊,搞不好,火势起来,会出大事。”江月白捋了捋长衫,劝阻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火大不起来,不信你瞧着吧!”尹恒将红线交给王副官,王副官带着黑衣人返回去行动了,待那边火势一起来,天上的黄云被黑烟包裹起来,很快就散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又是什么法术?”我望着天,脖子都快仰酸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是瞎猜的。”尹恒说,他听了我的话之后,结合今日我们的经历,便想,这团黄云是出现在乌鸦之后的,于是便想到,有可能是与乌鸦停靠的树木有关。

    于是才想到木的克星是火,用火攻,准管用。

    这时,跟着去查探的江月白也回来了,在他身后,梁友青的手里抱着一块烧焦的黑乎乎的东西过来,刚丢到面前,我就吓得尖叫起来:“烧死人了!”

    地上放着一具黑乎乎的“尸体”,是一个女人被烧焦的模样,那脸上痛苦的神情,以及高耸的双峰,曼妙的肚脐,都在提醒着我,我们烧死人了。

    尹恒一开始也吓了一跳,但很快,那梁友青便笑了起来:“你们看清楚再说吧!”

    尹恒用手戳了戳,又敲了敲,发出嘣嘣声:“木头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烧过的树林,全都显现出了一个女人的姿态在树干上,我们锯了一截下来,让你瞅瞅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尹恒飞快眨着眼:“它的叶子是不是一缕一缕的,像柳叶?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真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榆木脑袋,刚才怎么没想起来了!这东西,是邪物啊!按理说,不应该存在于世上,怎么会在这儿出现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自己瞎琢磨了,快告诉我们,这是什么树。”我都快急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树只在以前的古籍上出现过,有一个诱人的名字,叫美人樟,是一种非常邪门的树,之前出现在黄河中上游一带,据说是专门为皇帝守灵而载种的树木。关于它的故事,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残忍、血腥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