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3.情深如此
    短短一行字,浅浅一页纸,却是白少安完完整整的一颗心!

    原来,这才是白少安给我的爱,不是挂在嘴边的你侬我侬,也不是**上的卿卿我我,而是……在生死关头,将我摆在一切的前列,高于生命的一种深沉的爱,超越了生命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,他说,他是个军人,之前总是沉默寡言,就连爱一个人,都无法开口,他来问我,究竟如何做,才能让一个女人,感受到被爱。”梁友青嗤笑一番:“我当时还笑话他,堂堂一个司令,全国女人为之倾倒的人物,究竟遇到了谁,竟然让他茶饭不思,心结难平,后来见到了你,我就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时是如何回他的?”我将信纸贴在了心口,感受着他字里行间残留的余温。

    “我说,爱一个人是世上最愚蠢的一件事,真的很愚蠢,它会让人变成一个汪洋中上不了岸,却放弃求生的傻瓜,也会让你倾尽所有,但对方很可能并未稀罕,让你变成一个一厢情愿的可怜虫。但我也告诉他,爱情也是世上最奇妙的事,它会让你光芒盛放,自带玫瑰的芬芳,会让你忘忽生命之短,生活之苟且,命运之无常,就为了那点虚无缥缈、捉摸不透的感情,成仙成魔,癫狂不已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说爱情,确实头头是道,白少安听闻后,大拳一挥:“最讨厌跟你们这些文人说话,说了半天,都没说到重点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:“得了,你们军人就是直接,一点弯弯肠子都不愿意绕。”于是梁友青换了一种说法:“如果你爱那个女人,就要将她摆在比你的性命,比你的家国天下,比你的荣华富贵更为重要的地位,只要心态摆正,你自然而然会全身心地去爱她。”

    当时,白少安听闻后,抽了好几杆烟,临走时留下了一道背影:“这不可能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当时的他说得信誓旦旦,但终究,还是抵不过爱情。

    “他纵使是死,第一件事也是想着你,人啊,只有共同面临生死,才配谈爱。”他将信交到我的手里:“所以,我不会允许你去元宝山探秘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若是不去,尹恒一个人恐怕无法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和江月白、王副官一起去吧!让我们完成白少安的嘱托,好好地护着你,就算用尽我们的血肉之躯,我们也要保你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我陷入两难,梁友青将烫手山芋丢给我,我答应,那就一起去元宝山寻宝,我若不答应,他死活都不会让我离开慈爱医院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让你们一起去,但我们也得约法三章,虽然你们是聪明绝顶的军事、侦探和副官,但到了下面,你们必须听我和尹恒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梁友青问我们几时出发,我答:“尹恒算了日子,今日午时出发,不过……你们得把姚云给我找来。”

    现如今,我已经“疯了”,昨晚的人既然对我下手,我便是被人给盯上了,贸贸然消失,一定会引起敌人的怀疑,所以,我必须找一个容貌极为相似的替身,来病床上躺着,替我打掩护。

    梁友青摇头晃脑的:“我终于明白,为何他们要选你来当统领了,白少安爱上的女人,果然不是花架子。”

    一切按计划行事,当姚云吃了安眠药和镇定剂后,被五花大绑地捆在床上入睡了,我换上了一套士兵服,贴了两捋胡子,跟在了王副官的身后,尹恒在我身上贴了一道符咒,又加了一层障眼法,让外人看来,我就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四方脸小兵,压根就不是什么苏小柔。

    这障眼法,我之前和宋昕妤看戏时,曾被人设计过,当时宋昕妤的暗卫和咖啡馆、钟表店的老板都没认出我们,可见障眼法的厉害。

    出去后,我注意到,慈爱医院已经被士兵包围了起来,但还是有一些鬼鬼祟祟的人出现在医院的周围,我从他们面前经过,那些人看都不带看我一眼的,由此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加紧步伐,跟着梁友青离开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正是午时,虽然春日里的阳光没有那么刺人,可能由于我一夜未睡,又大喜大悲,所以人有些恍惚了。

    看着街上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我甚至产生了错觉,总觉得人群中一晃眼,就会看到白少安的脸,那苍白,几乎透明的脸庞,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定着,不愿不近地瞧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默念:少安,你等着我,等我取来元宝山下的宝贝,就让血灵芝割肉救你,你一定能安然无恙的回来。

    我和梁友青走了好多地方,饶了很多弯路,确定没有人跟着后,这才来到约定地点,跟采办物资的尹恒汇合,一并乘车出发去往元宝山。

    旧地重游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回忆上次来到元宝山,我和白少安坐在车里,两只刺猬相互刺探,明明想靠近,却又各自受伤。

    那日,白家的队伍浩浩荡荡,来到老太爷的坟上,刚掘坟就迎来乌鸦突袭,白少安举枪毙了我面前的乌鸦,让我一阵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回忆当时,他是怀着多大的勇气,才敢对着我的脸开枪,一枪即中。

    换做是我,我的手会抖,心会慌,果然,我这样的人,不适合上战场。

    见我发呆,他们晃了晃手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没事,说吧,要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先等人。”梁友青带我们到树荫下躲太阳,刚站了半个小时,就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步伐传来,并不是军队整齐的步伐声,王副官出现在蜿蜒的山路上,身后带了一群黑衣人,这些人脚步很轻,训练有素,但看着又跟正统军人的刻板不一样,不知是什么队伍。

    梁友青压低嗓音说:“这些,是白少安秘密培养的一批死士,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调用。”他数了数:“这次来了十二人,大半的精英都齐聚在此了,我们这次下去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对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