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2.纸短情长
    刚到嘴边的话,就被噎在了喉咙口,我咳了两声,提醒李灿不要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毕竟他有把柄在我的手上,我不希望他在负了兰芝之后,还要负天下人。

    “而兰芝和苏桃,我也有一个重任需要你们帮忙。”终于轮到兰芝和苏桃了,她俩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梁先生,请说吧!”

    梁友青说,李灿既然被安排去了商会,大都会这边就势必会忙不过来,他到时会进行帮忙,同时,他想把白少安的情报站设立在大都会舞厅之中。

    兰芝听到后,下巴点了点我:“你跟我们说这事,我们也做不了决定呀,这间舞厅的幕后老板,可是小柔啊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他自嘲地笑了起来,恭恭敬敬地问我:“苏小姐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我小手一挥: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先谢过你们了。”他接着说,组建情报站不容易,所以需要经常在风月场上打交道的兰芝进行掩护,同时,希望身份背景干净的苏桃,作为他们的接头人,传递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兰芝八面玲珑的功夫我自然是知道的,但是苏桃……

    苏桃让我别担心:“姐姐,你忘了吗?当初在白公馆,我可是经常替你传递消息的呀,我有经验呢!”

    确实如此,当初在白家,多亏了她帮我与李灿联系,是一个机灵鬼,若是没有发生后面的惨事就好了,我还是喜欢苏桃以前那活泼可爱,咋咋呼呼的模样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桃,成熟懂事得让人心疼啊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愿意,那我便不再反驳。”但我交待了梁友青一句:“我只有这个妹妹,无论如何,你必须保证她的安全,若是有任何闪失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梁友青听到我的威胁后,脸色都青了:“一定、一定保护好她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现如今,大家都有了活儿,就只差安德鲁了,他站在原地,期盼地望着梁友青:“我呢,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梁友青诡诈地眨眨眼:“慈爱医院的张院长年事已高,早已到了耄耋之年,也是时候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想让他接管慈爱医院?”我皱着眉头,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,且不说慈爱医院是张家的产业,就凭着这块灵地,他们敢交给安德鲁吗?

    梁友青大手一拍:“有何不可?我向来注重细节,就冲着安德鲁医生的人品和医德,就是多少人都达不到的医者仁心境界。”而接管慈爱医院,只是一个幌子,他们准备在慈爱医院的地下室建立一个实验室,专门研制一些新型药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我们在药品方面,一直都被国外扼住喉咙,白少安早就想建立实验室了,可惜这些年一直动荡不安,也没寻到合适的人选,便搁置了,现如今,时机成熟,还有了最适合的研究员,我们不想放弃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提到药物,我就想起小轩吃的心痛定片,全是国外进口,假若国外厂商不再供药,小轩和类似的病人就只有等死了。

    “就拿我儿子来说,我儿子有肺结核,每周都要去美国教会医院取药,他们可以随意加价,但我们却无法拒绝,因为只要一停药,我儿子就完了!”药品,不仅是梁友青心中的痛,也是我的痛。

    “对,你说得没错!”我表示赞同,药品确实重要,因为我心里明白,我国语国外势力必定会有一场大战,子弹、药品和粮食,三者缺一,我们就得挨打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们很有必要研制新药,但是,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会选择安德鲁,安德鲁就算是医者仁心,但他始终是外国人,不可能帮着我们倒戈相向,去对付自己的母国吧!

    但梁友青是什么人,他肯定早已考虑了我的思虑,也想到了应对之法,所以才会走这步一步险棋吧!

    我嘴角微微颤动,罢了,他安排的事,必定有他的道理,就算再不合理,只要出现,那便是合理的事。

    安德鲁几乎没有犹豫,便答应了:“好!我愿意做研究员,研发出新药,但我也有条件,这药是属于全人类的,我们不能垄断和谋利,而我买药,也不会看国籍、肤色和穷富,希望你们明白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点点头:“那是自然,一切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安德鲁与他握了握手,我轻叹一句:“不久的将来,全人类的都会感谢你们,感谢你们今日所做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我们七嘴八舌地开始商议起来,这一聊,就聊到了天亮,大家都没有睡意,纷纷忙活自己的事去了,临走前,三子担忧地频频回头:“你们一定要小心,不然我……我不知道留在平城还有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尹恒拍着薄薄的胸脯:“放心吧,我一定会保护好小柔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食言啊!”

    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梁友青支开尹恒去水房打水,这才神神秘秘地对我说:“你可知,刚才那一切,都是谁的安排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你和江月白商议的吗?”我皱着眉头,看着梁友青神叨叨的模样,莫不是还有别人?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,是白少安安排的一切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白少安?昨晚他可一直都跟我在一起,后来被鼻烟壶收走后,就再也没有恢复过意识:“少诓我了,少安昨晚可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是昨晚呀,其实这一步步,他早就计划好了。”梁友青从怀里掏出一封密信,我认得,那是白少安的字迹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他早就布置好了一切?”难道他还有未卜先知?

    “白少安曾经嘱咐过我,假若他出事,在他司令部办公桌墙壁的总统画像后,藏着三封密信,我们先看第一封,假若能做到,再开启接下来的两封信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封信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将信交给我:“你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,顺着信封开启的口子,缓缓将信纸掏了出来,信纸不大,但因为字少,显得很空荡荡。

    在这上面,只留有一行小字:“倾尽所有,保护小柔!”

    纸短情长,我可以看出他当初写下这行字时,是何等的心境,原来,在他预料自己出事后,第一件事不是想到天下苍生,也不是白家上百口人,而是想到了我,护我周全!

    眼泪,忍不住一滴滴地落了下来,浸湿了信纸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