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1.排兵布阵
    要想做出一个缜密的计划,反败为胜,就必须选举出一个统揽全局的人,大家不能再一盘散沙,而是需要兵团作战。

    大家一致推举了我,可是我现在状态不佳,白少安一天没有回复肉身,我就一日没有心思去考虑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左思右想,我们推举了梁友青,他既然能成为白少安的左膀右臂、能成为鼎鼎大名的侦探,便是一个值得信任的能力者。

    梁友青拱了拱手:“多谢大家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尹恒翻了个大白眼:“别装模作样了,赶紧安排吧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梁友青先给我们分组,各自的人各司其职,明里暗里都要同时进行计划,这第一件要事,就是得想办法让白少安复活。

    这件事听起来就是天方夜谭,大家都觉得我疯了,觉得梁友青在说笑,特别是安德鲁,他不相信这个世上刚死不久的人能够起死回生,从医学上来说,确实出现过很多假死的案例,但白少安不是假死,而是真的死了,连尸体都没有留下,光是凭着一缕青烟的魂魄,就想重新塑造,他是万万不信的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信与不信,我相信白少安一定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我双手将鼻烟壶送上,张慈爱接过之后,对我点点:“放心吧,我会好好保管的。”

    血太岁还是趴在电扇上,可是大家都看不到它,它趁我失神,一溜烟就飞出了窗外:“你什么时候把元宝山地下的宝贝送来,我就多久割肉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!”我说。

    兰芝盯着头顶电扇的方向:“小柔,你在跟谁讲话呢?”

    “没谁。”

    安德鲁对苏桃挤眉弄眼,我没好气道:“我没有疯,你们不必这样看我。”

    罢了,也懒得跟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然后大家回过神时,统统都吓出了一身冷汗,苏桃扫视四周:“咦,刚才那位老人家呢?”

    兰芝缩在李灿身边:“对啊,刚才那个白发的老头呢?一眨眼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尹恒说:“人家是高人,你们肉眼凡胎,自然捕捉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现如今,白少安已经交给了龙神,我要做的,就是与尹恒一起去元宝山探秘,三子听闻后,插了一句嘴:“我跟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打断了他:“三子,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三子急了:“你刚才没听说吗,那下面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了,但是,你又不是法师,又不会法术,去那下面能干些什么?万一出什么岔子,还得让他们护着你。”梁友青跟他们也混熟了,自然没有什么话不可说。

    三子动了动嘴皮,还想反驳,我让他别冲动:“梁先生这么说,定是安排了差事给你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朝我投来一道默契的目光:“果然还是苏小姐了解我。没错,我确实给三子安排了一个差事,就看他有没有那个胆量,那份魄力去做了!”

    他说,目前金荣帮已经被江月白和王副官瓦解,从历史的舞台上退出了,其他的那些被金荣帮压制的小帮派,比如青龙帮和黑风山两股暗势力又开始蠢蠢欲动了,昨晚连夜开会后,江月白和他商议了一夜,决定由他们的人,来组建一支黑帮团伙,在黑道维持稳定。

    “人我们出,但是还缺一个老大。”梁友青盯着三子这个大块头:“你啊,听说身手不错,能跟王副官打个平手,所以,这个人选,还真是非你莫属了。”

    兰芝笑着拍了拍他的肩:“可以啊三子,你要去当老大了,到时候可别忘了小妹我,罩着我们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是什么话,我只是乡野村夫,哪里能当老大呢?”他挠了挠后脑勺:“不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三子,你不要妄自菲薄,我们俩在一起,曾经对付过码头帮的人,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困难,所以,我算是最了解你的人吧!你身手确实不错,人也机灵,最重要的是,我相信就算你成为黑帮大佬,也断不会欺压百姓的。”我说着这番话,浑身血液沸腾。

    他听闻后,犹豫了一下,便点头了:“行,你们觉得我能做,我就能!”然后问梁友青:“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你可能要吃点苦头了,带领一帮弟兄去厮杀,随时可能掉脑袋,但……我相信你一定能走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“掉脑袋的事有什么怕的,我这人,最不怕的就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就最好不过了……”梁友青说,具体的事宜,明日江月白会细细与他面谈,一边说一边压着他的肩:“平城的安稳,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也对,现如今白少安“被敌方绑走了”,除了宋世元,无人能调派士兵,就算调派,也无人能成为挥斥方遒的将领,所以,只能靠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重要的差事,关乎着平城的未来和安危。

    交代了三子之后,梁友青又继续下一步棋:“兰芝,我得借用你家李灿先生一会儿了!”

    兰芝抱着李灿:“该不会也是掉脑袋的事吧?”

    他噗嗤一下笑了:“看你紧张的样儿。”

    李灿不自然地挣脱她的怀抱:“放手,丢不丢人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嘛,我担心你掉脑袋,你还嫌我丢人。”兰芝压根就没注意到,李灿眼底下闪过的烦躁。

    李灿没理会她,对梁友青发问:“梁先生,你想安排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梁友青的金丝眼镜反着光:“放心吧,是个美差。”

    在昨晚的那场混乱中,他们杀了平城商会的会长:“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跟日本人和美国人走得极近,在商场上没少使绊子,所以,我们希望这个位置能够安插一位自己人,一个能够团结平城富商,抵制洋人的商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对安德鲁说:“安德鲁医生,我并没有歧视洋人的意思,请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安德鲁点点头:“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帮理不帮亲,我虽然是德国人,但在平城多年,对自己的同胞,或者你们所说的洋人,他们一些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,这件事我不会怪你们,但也不会发言,说自己人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很是宽容了,梁友青明白的:“感谢你的深明大义。”然后转头望向李灿;“李灿先生,你愿意成为商会的会长,团结本地富商结束平城的不平等贸易交易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愿意!”李灿笑得合不拢嘴,他在大都会当经理期间,确实做得不错,是个好老板,但是,我却担心不已,就因为他最近那不光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女人,就能挪用大都会的账面银子,若是成为了平城商会的会长,将会如何偷拿克扣?

    我本想提醒梁友青,尹恒却一把拽住了我的衣袖,摇了摇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