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40.明里暗里
    血太岁说道:“这个啊,就是有人想害你呗!”

    尹恒告诉我,刚才那一幕,并不是虚幻的景象,而是现实中刚刚发生的事,那两个人看样子不是凌风音的人就是洪门的人,深夜来到我的病房换药,就是为了害我。

    幸而有张慈爱和血太岁帮忙,将小小的病房分为了两个世界,真实的我们才得以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我听闻之后,气得说不出话来,没想到啊,我都装疯卖傻了,这些人还是不肯放过我,非要斩草除根才乐意吗?

    安德鲁走到抽屉边,取出了里面的药,放了一点在舌尖上,然后赶紧吐掉。

    苏桃紧张兮兮地冲过去:“你没事吧!怎么什么都往嘴里吃呢,万一是毒药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蓝色的眼眸很是迷人:“没事,这不是毒药,这些人将安眠药换成了兴奋剂,想让她疯上加疯而已。”

    看来对方并不想直接要了我的性命,只是想我受尽折磨。

    梁友青让我稍安勿躁:“究竟是谁害你,我可以替你查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回过神:“对了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兰芝说:“好你个苏小柔,把我骗得够呛,害我回去为了你,把眼睛都哭成了核桃。”

    我一瞧,可不是吗?兰芝的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都肿起来了,眼皮都厚了几层。

    她说:“还是苏桃看出来,你没有真疯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,苏桃今日的眼神会如此冰冷和怪异,看来是早已看穿了我,不愿意揭穿罢了。

    苏桃说:“我知道姐姐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就算面对再大的难关,也不可能疯掉。”

    果然,苏桃还是最了解我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开始只是猜测,后来,请来了安德鲁,安德鲁医生说,你的一切都很符合精神病人的病症,但恰恰就是有一点,让他怀疑你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我究竟哪里露出了破绽?

    安德鲁撸起袖子,左手的手臂上有一行牙印:“苏小姐,你不该咬我的,就算咬,也不应该口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今天我咬他的时候,确实没敢太用力,毕竟怕伤了他,没想到,就是在这儿露了马脚。

    安德鲁笑道:“所以,我的怀疑再加上苏桃的怀疑,便成了铁证,我们确定你没有疯!但是,却不知你究竟发生了什么,要逼得你装疯卖傻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指了指鼻烟壶:“现如今,你们都知道了吧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点点头,我转向他:“你又是如何惨和进来的?”

    梁友青耷拉着脸,眉毛都快贴到了眼皮子:“这件事,你得问问白少安了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告诉我们,他堂堂一个大侦探,却被收编成为保安队的队长,一切都是白少安的安排,都是为了我。

    “当时你们正在建设大都会舞厅,白少安担心你们会被人为难,于是派我来当保安队的队长,时时刻刻地保护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惆怅地说:“我和白少安认识也有许多年头了,这些年,我儿子去医院看病,都是他在帮忙,我欠他的太多,不得不从。”

    他们是多年的朋友,也是多年的搭档,梁友青经常会传递一些情报给白少安,比政府的情报处还要靠得住,可以说,是白少安身边的一条暗臂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我才明白,为何梁友青会如此帮助我,并非是因为钱,而是因为……白少安!

    白少安这个大傻瓜,一直以来都默默地在我身边保护我,帮助我,可惜……过去的一年里,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,让我对他心生怨恨,错过了许多与他相守的时光,如今,我想回到过去,可时间却是一条单向前行的列车,再也无法回头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昨晚,当白少安出事时,我的探子就前来报告了。”梁友青一直按兵不动,就是在伙同江月白一起布局。

    白少安身边有三员大将,明面上一文一武,文的是江月白,武的是王副官,还有一个左膀右臂就是梁友青,于是梁友青在暗,江月白在明,联手布局将平城昨晚到今日的事全部摆平。

    “尹道长已经告诉了我,白司令昨晚的布局,利用他的术法撒豆成兵,造成响马贼和金荣帮围城谋杀总统的假象,然后王副官配合江月白在城里疯狂捕杀响马贼和金荣帮。”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们还趁机铲除了几个洋人走狗的官员和怀有异心的叛徒,以及宋世元安插的眼线,昨晚,在平城,老百姓们安然无恙,但却仍旧掀起了一股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默契,白少安没有下令,我就知道他肚子里在想什么鬼主意。”梁友青说完后,便神色哀伤起来:“我原本以为,白少安这家伙彻底完了,以后我想见他,只能去他的衣冠冢上坐一坐了,结果没想到,你竟然留下了他的魂魄,还能重新造人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对普通人而言,是闻所未闻的,但他们愿意相信,因为他们跟我一样,都对白少安抱有希望。

    三子站在人群中的最后面,连连叹气:“小柔,你把我都给骗得团团转,亏我还……还以为你……”说着,他转过脸去。

    我对他们道歉:“对不起,我也不想装疯卖傻骗你们,但我确实不知该怎么办了!凌风音那边盯着我,若是让他知晓白少安还没有完全灰飞烟灭,一定会加以打击报复的,所以我只能装疯卖傻,来到慈爱医院,希望能按照古书上的方法,在这里将白少安重塑肉身。”

    同时我也觉得,这件事越少人知晓越好,毕竟人多嘴杂。

    大家都纷纷表示理解,现如今,我身边的朋友们全都集合完毕,大家都知道我是装的,也知道了白少安的事,眼下该怎么办,我正好也与他们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梁友青提议:“这件事,不是单单靠谁就能完成的,大家必须齐心协力,才能做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,尹恒放了上去,接着是三子……一个一个,然后到我,最后是李灿,看得出来,李灿不是很想参与进我们的队伍,甚至看到我没有疯,他还挺失落,挺不开心的。

    兰芝却一概不知,催促一句:“发什么呆呢,赶紧的,咱们大家出生入死那么多次,这一次也不许例外!”

    李灿犹豫地放上了手掌,心事重重,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,待我们大家宣誓完后,我对他说:“待会商量之后,李灿你留下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我想说什么,点了点头,兰芝瞅着我俩:“你们搞什么鬼,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转移话题就带过了:“说说吧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