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37.观花门起死回生法
    提起小轩,我就想到他那苍白而瘦弱的小脸,明明才八岁的年纪,却像个小大人,懂事得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我无法接受他出事,无法接受我唯一的亲人消失于世。

    而且,我一直以为,小轩是个聪明孩子,他不可能轻易就说出秘密,因为唯有保住秘密,他才能好好的存活。

    如今,他们却从小轩处得到了鬼衙金库的秘密,这就意味着,小轩很可能,已经不在人世了!

    “小柔,你现在终于关心起小轩的命运了?”凌风音的话,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,每一个字都刺激着我的脸。

    “当初在南湖边上,我让你跟我合作,你是如何做的?”看到我如今痛苦的样子,他很得意。

    “是,我那天拒绝了你。”我已经有些站不稳了,白少安扶住了我,但他力气太小,连着我一起跌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神情与我一样悲痛:“小柔,之前你曾问过我,为何将鬼衙金库的卷轴藏起来,我便是为了小轩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我这下才明白,原来白少安一直都在为我和小轩考虑,是啊,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?小轩落入袁雪静的手中,若是鬼衙金库的秘密泄露出去,甚至直接公之于众,那小轩就没有存活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道杠杆,唯有白少安和小轩两放死死不松口,不泄露秘密,小轩才能安然地活下去,一直活到我们找到他。

    “后悔吗?”凌风音问:“假若当初你选择了我,而不是选择所谓的……自己操控命运,你和小轩的结局,或许会像我说的那般,安稳地度过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,就算后悔,有用吗?

    就算我后悔,他们会放过我们苏家吗?

    我爹和我娘,能活过来吗?

    小轩就真的能平安归来吗?

    “凌风音,多说无益,我只求你给我准话,小轩是否还活着。”我压抑着内心翻涌的情绪,用仅存的理智问他。

    他眼波一转:“那你过来,你过来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正欲过去,白少安抓住了我的手:“别去,有诈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就算伤害谁,也舍不得伤害我这未过门的妻子。”他加重了妻子二字,似乎在提醒白少安,我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白少安嗤之以鼻:“你若真心对她,就不会舍得让她伤心难过,不舍得让她掉一滴眼泪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是这样,可是……”他忍了一口气:“她夜夜承欢你身下时,可曾想过我的伤心难过?你知道吗,我所有的面具里,什么颜色都有,就唯独没有绿色!那是因为,我的头上已经够绿了!”

    凌风音终于说出了心里话,仰头大笑起来,疯狂的样子,让人感到胆寒:“苏小柔,你怎么那么贱呢……没名没分,跟在他身边,比妓女还不如!你知道吗,当我夜里来到你的门前,听到你的叫声,听到你们的喘息,那一刻,我觉得你真的好贱,我在想,如果有一天你回来,我会嫌弃你,因为你脏!”

    “凌风音,你偷听我们……不要脸!”我骂到:“是,我就是贱,但就算我是世间最卑贱的女人,你也得不到我,一个连真面目都无法示人的可怜虫,有什么资格说我?”

    我指着他的面具:“你知道吗?从你第一次跟我说,你是我未婚夫时,我压根就没信过,谁知道面具下的人是猫还是狗,是人还是鬼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伸向面具,却在触碰的那一瞬间停下:“激将法……”他冷冷一笑:“小柔,你果然很聪明,在这样的情境下,仍旧想激起我的愤怒,引我入圈。”

    我的计策被他识破,见他恼羞成怒,挥动手指的那一刻,蓝色火焰朝我们包围过来,我用尽力气一推,将白少安推出了圈外:“走开!”

    而自己,却被火焰所包围,当火贴近我的肌肤炙烤时,我绝望地闭上眼,爹,娘,小轩……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死定了,烧焦的尸体是很难看的,就像叶荣生那样,被烤成一个黑乎乎的人形,连容貌都辨认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火焰并未烧到我分毫,我睁开眼,还以为是凌风音及时收手,却发现压根就不是他,而是尹恒!尹恒来了!他定住了火焰!

    但在尹恒面前,却横着一道人影,人影冲了过来,碰到了火焰,火苗在他身上迅速燃烧,我看到白少安绝望的眼神在火光中:“小柔,对不起,我没有答应你好好地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就在我面前,变成了一道灰烬,顺着萤火虫般的火苗升腾而去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我大吼声,伸出手,想要抱住他,可是却只能抓到一抹灰烬,凌风音在我身后笑,宋昕妤在地上趴着哭,尹恒在我对面无能为力,我站在原地,恨不得被烧成灰烬的人是我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!”我跌坐在地,没有什么,看到爱人在面前消失,更为痛苦了。

    我追着烟雾朝司令部的外面跑去,袖子里的鼻烟壶飞了出来,悬在我的面前,壶口处朝着青烟探去,趁着春风吹过的前一刻,将白少安的魂魄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鼻烟壶里的内画,就在空中变换了模样,由红色的妖花美人脸,变成了青色的白少安的人脸,那张脸很小,但我知道,那就是他!

    是鼻烟壶帮我留住了他最后的痕迹,难道这就是巫师说的,种子?

    我顾不上满城风雨,顾不上凌风音和宋昕妤,也顾不上小轩的消息,冲回了家里,从地板的夹层里取出宝箱,当手指刚触到古书时,就被古书给吸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书页上显出一行血字:埋龙穴,吸灵血,血灵芝塑身,即可死回生。

    看到这行字,我呆呆愣了几秒,龙穴,灵血,血灵芝?

    我想到了,我明白了古书的意思!它是让我去慈爱医院,那里的张慈爱是龙神,他的巢穴就是龙穴,是一块灵地。

    灵血应该说的就是我的血吧!难道说,需要将鼻烟壶埋在龙穴之下,用我的血当水滴浇灌,再配合血灵芝,这样就能为他重塑肉身?

    我等待着下文,却发现古书上的字已经消失了,再也没有新的文字出现。

    看来,这就是巫师说的,观花门的起死回生办法,既然有了法子,我还等什么?

    我刚准备出门,却松开了冰凉的门把手,不行,我不能就这样过去,直觉告诉我,凌风音仍在盯着我,他不知道白少安还存在着,假若让他知晓白少安还能重塑肉身,一定会多加破坏。

    所以,我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