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36.诱饵
    “谁!”白少安听到了动静,虽然他的动作比起之前缓慢了许多,可还是比我这种常人要敏锐多了,轻易就发现有人在靠近我们。

    司令部的后门处,圆形的大柱子背后,走出一个枯瘦如柴的女人,女人的身上没有多余的一两肉,已经瘦得皮包骨头,她穿着一身红衣,赤着双脚,浑身上下都是泥,手里握着一把枪,颤悠悠地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宋昕妤?”相比我上次见她,她更是瘦了一圈,就像个一个行走的骷髅架,眼珠子突出得吓人:“果然是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太过虚弱,已经无法拿稳枪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挡在我面前:“你怎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得谢谢了这群响马贼啊……”宋昕妤干瘪的嘴唇裂开了几道口子:“要不是今夜他们杀来,看守我的士兵去前面支援,我恐怕要死在蛇堆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出现在我眼前。”白少安之前就不怕她,现如今更加不惧怕了。

    宋昕妤抹了抹眼泪,脸上沟壑纵横:“是啊,我确实不应该出现,这个时候我就应该逃走,逃去找我爹,让他将你千刀万剐,不过……我实在是等不及了,我要亲手杀了你,然后……我不会杀了她的,我要让她看着你在面前死去,要折磨她,将她折磨很久很久,直到她油尽灯枯的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我和宋昕妤,也谈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,仅仅只是因为爱上了同一个男人,这期间又发生了诸多的变故,导致她对我充满了恨意。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你的痛苦皆是来源于我,你要我的命,就拿去吧!”

    我拽住他的衣袖:“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,我还没同意呢!”

    他紧绷的身子猛地一松,却还是坚持挡在我面前:“宋昕妤,你我之间,本就是一场契约,既然你早已达到了你的目的,就应该学会放手,而你却想要更多,最终的苦果,也将有你自己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傻,我傻在不该贪恋你,不该爱上你,现如今,我已经醒悟了,我不爱你了,只是恨你!我要你死,就死在我手里,这样,我才对得起自己吃的苦头。”宋昕妤步步朝他逼近,我躲在他身后,从包包里默默摸出了白少安送我的左轮手枪,他察觉到了我的动向,轻轻按住了我的手,让我别冲动。

    宋昕妤走到离他三米的距离,就不再上前,头顶的水晶灯射出的璀璨光芒,落在她的身上,仿佛是一种讽刺,她宋昕妤最风光,最灿烂的一刻,竟然是在此刻,她终于有机会拿着枪对准白少安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还是犹豫了:“白少安,我给你一个机会,若你对我求饶,我今晚就饶了你的小命。”

    “求饶?”他笑了笑:“生同衾死同穴,黄泉路上,奈何桥下,我和小柔永远一起,并不孤单。”

    这话刺激了她,宋昕妤的手晃了晃:“是啊……你们都死了,就去黄泉相见了,你们还是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捏着他的手心,都浸出了汗珠,趁着她这一失神,我掏出手枪,对着她开了一枪,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,有一天我杀起人来,也是不眨眼的。

    这一枪我放得仓促,也不知对准了她哪儿,只知道她倒下前,胡乱开了几枪,白少安一个转身,将我护住推到桌后面,等他将宋昕妤制服时,身上已经露出了好几个破洞。

    看到他身上的洞,里面没有血肉,只有一堆堆稻草和一些不明的物质,宋昕妤哈哈大笑起来:“果然,凌风音猜的没错,你不是白少安,只是个替身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凌风音?”提起他,我就恨不得将他射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是他派出的眼线。”白少安失声笑了,坐在桌边,这时,正主儿上场,凌风音身披一身黑袍,今天戴的是红色的傩戏面具,面具怒目圆睁,额头上画着一团橘红的火焰,如戏子登台般,踏着稳健的步伐,从后门处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凌风音每次都是神出鬼没的,这一次也一样,身边没有带任何手下,孤身一人出现:“白少安,我以为你已经灰飞烟灭了,没想到……你还有一丝残存。”

    宋昕妤见到他来,在血泊中笑了起来,凌风音丢了一颗丹药在地上:“含在嘴里,你就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宋昕妤堂堂一个大小姐,此刻却像狗一般,四肢并用地挪了过去,在地上捡起那颗丹药,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枪,我莫约是射中了她的肚子,她翻过身来,微喘着,捂着腹部,斜着眼,瞪着我,那目光似有毒,差点没毒死我。

    白少安见到凌风音,没有过多的惊讶:“卑鄙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骂得没错,我确实是个卑鄙小人,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总觉得凌风音的面具,那五官仿佛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也好不到哪儿去,你设计了这场戏,现如今,宋世元调来了周围县城的兵马,正在围剿我的响马贼兄弟,城内金荣帮也死伤惨重,你这一箭双雕,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凌风音的手里就升腾出了一团幽蓝的火焰,手臂一挥,火焰就朝着我们飞来,将白少安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别挣扎了,我能让你死一次,就能让你再死第二次。”凌风音转过身去:“用我兄弟们的性命,换你的性命,值!”

    我却无法袖手旁观了,挡在了其中几团火焰之下:“凌风音,你不能动他,你杀了他,鬼衙金库的秘密就无人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他优雅地伸长脖子,转过身来,远远地望着我:“我既然杀他,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,小柔,你如此聪慧,竟然猜不到为何?”

    是啊,凌风音既然笃定要杀了白少安,必定考虑了鬼衙金库的秘密,只有两种可能,第一种是拿到了鬼衙金库的卷轴,第二种,就是……小轩那边招了!

    看白少安的反应,必定不是第一种,所以,小轩已经出事了!

    我过去一直都不敢想的事,如今被逼得不得不想,因为,这已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小轩他怎么了?”我沙哑地开口,心痛如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