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35.撒豆成兵
    人果然是怕死的,特别是宋世元,虽是坐拥天下的王者,却比任何人都害怕死神的来临。

    是啊,他好不容易坐上了总统的位置,总共也没几年,自然是不舍得死的。

    只是,总统的皇冠,让他几乎忘了,近年来大中华的疆域是如何扩大的,是谁在生死场上抛头颅、洒热血。

    若是响马贼和金荣帮的人今晚没有朝司令部杀来,宋世元就要对白少安下手了,结局如何,是白少安以下犯上,杀了总统,引发新的内乱,还是白少安含冤而死?结果未可知。

    但巧合的,对方杀来了,宋世元的兵连一个城门都守不住,更别说等外外援,为今之计,便是与白少安重修旧好,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看到他一副善变的嘴脸,眼中的急切和惊慌是真的,但情义却如流水一般,白少安僵硬地站了起来:“王副官,保护总统,我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……”他是疯了吗?还当自己是之前刀枪不入的怪物吗?他现在只是一个纸人,哪里能逞英雄?

    白少安背对着宋世元,对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,看到他轻松的模样,我心有疑惑:“我留下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就这么决定了。”这句话,是宋世元发出的,他催促着王副官赶紧带他安全离开,先去躲避一番,其他官员也一并“护送”总统离去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司令部,一半的人掩护总统,另一半人到门前集合,对抗外敌,大厅里只剩下我和白少安。

    我手心都急出了汗来:“大敌当前,你怎会如此冷静?”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椅子上,木然地望着前方:“哪有什么大敌?”

    天边的喊杀声已经慢慢靠近,光听着就让人心惊胆战,颇有种大难临头,再不套就会被屠杀的紧迫感:“你听听,都到门前大街了。”

    他微张着嘴,浅浅地在笑:“你听过‘撒豆成兵’吗?”

    听过这个词,但没真正见识过。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今日你可以长见识了,尹道长的法术,果然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经过他的提醒,我这才明白过来,合着他下午让尹恒去做的事,就是让尹恒施法,撒豆成兵,吓退宋世元。

    白少安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不是真的响马贼和黑帮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凑近我的耳边告诉我,一切都是假把式,但就算是假的,宋世元也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白少安让尹恒做此法,就是看准了宋世元不敢冒险,看准了他贪生怕死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狡猾。”我还想着今晚如何脱身,这一来,宋世元自己便仓皇而逃,就算他怀疑白少安,想要动手,也得顾忌顾及自己,不敢贸然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让尹恒安排响马贼和金荣帮前来,也有一些私心。”他双手叠放在腹部:“方才在鬼蜮,我听闻你说,知道我出事的人,只有你、凌风音、尹恒、巫师等几人,你们是绝不会出卖我的,所以,唯有凌风音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虽然化为一缕青烟,但始终没有失去意识,他一直都在听我们说话。

    当时王副官第一次前来寻人时,他曾说,江副官接到了宋世元的电话,说不日将抵达平城,可是又说自己接到通知,总统今晚就到了平城,白少安十分了解宋世元的性子,便猜到了他的小聪明。

    首先,虚报一个假消息,却提前从帝都出发,就是担心行踪暴露,路上会有埋伏,同时也想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何,同一天里,两个电话内容不同的原因。

    既然宋世元如此谨慎,一定会在进城之前隐秘地布置,所以,白少安便猜到宋世元一定会换掉守城的将士,于是安排了尹恒做这一切。

    后再次见到王副官,在王副官处获得了证实,宋世元确实提前下了一道密令,让白少安的兵全部去城外扎营,守城将领全部替换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在担心,宋世元责怪他守备不严,结果这倒好,让宋世元自己惹了一身骚。

    听完一切无事后,我松了一口气,轻轻靠在了他的肩上,想着是一副纸人,也没敢使劲靠上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响马贼和金荣帮,而不是其他势力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他轻抚我的脸:“因为,我知道,是凌风音告诉了他,我出事的消息,所以,我要让凌风音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杀人不见血,果然是沙场上摸爬滚打的司令,我不得不服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做你的敌人,应该压力很大吧!”我看着火光映红了半边天,轻轻地问。

    “一般吧!”他的眼眸中,溢出一丝恨意:“在此之前,我并未将凌风音当做过对手,如今变成这般,是我自己的报应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面对的敌手太多,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把凌风音放在眼里,结果却轻敌,遭受了毁灭般的打击,如今,只能残存在世上。

    凌风音一定想不到,白少安已经灰飞烟灭,可却还是被保留了下来,就在此刻,还以牙还牙,成功挑拨了宋世元和凌风音的关系,今晚响马贼已经露了面,不管真假,以宋世元多疑的性子,必定会认定,这是一场阴谋,是凌风音设计的阴谋!

    凌风音和他的响马贼,接下来的日子想必不好过了,明面上,是宋世元赶尽杀绝,暗地里还有白少安的势力在对付,毁灭性的打击,白少安今夜一并还给他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虽然仇能报,但你的身子……”我紧紧搂着他:“白少安,答应我,不要再逞强,不要再出事了,好吗?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:“对不起,小柔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连骗骗我都不行吗?”我很生气,被他的态度触到了内心最无法忍耐的痛处:“在我眼里,除了生死无大事,世间万物,都没有我们一起好好活着重要。”我激动地说出来心里话,最后,略带无赖地说:“白少安,我不管你以前如何,从今起,希望你能为我,好好活着!”

    他将我的头埋进他宽阔却空荡荡的胸膛里,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帮我挡住了一道人影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