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34.杀来了!
    场上,除了白少安,所有的官员都战战兢兢,就连总统先生打个喷嚏都能让地板震上一震,唯独白少安,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听见总统说放肆,大家吓得纷纷埋下头,大气不敢出一口,生怕一个不小心牵连到自己。

    白少安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仿佛宋世元说的不是他,而是在说别人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别仗着自己打了几场胜仗,就不把我这个总统放在眼里了!”宋世元发起脾气来,唾沫横飞,双目微凸,像一只暴戾的胖老虎。

    白少安拱了拱手:“总统先生,您才来平城,火气别太大。”他话里有话,让多疑的宋世元警觉地看了看左右,生怕周围有埋伏,将他结果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确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号人物,人称玉面阎王,说的就是他杀人不眨眼,且心思深沉。

    宋世元自然是知晓的,也不再敢发怒了,反而是忍了这口恶气,问他们:“他平时也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官员们面面相觑,而后,迫于总统的淫威之下,一些与白少安政见不合的人,纷纷逮着机会,在总统面前弹劾他。

    “回总统先生的话,白司令在平城跟这位姚云小姐出双入对,去哪儿都带着,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白司令就连在司令部仪事,也让姚云小姐在旁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唉,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白司令糊涂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们一件件地数落“姚云”和白少安的荒唐事,我一开始是惊慌的,但当我从宋世元的眼眸中,见到一闪而过的得意时,突然间明白了白少安为何要将我摆在惹眼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又不打招呼就利用我!

    是的,他肯定老早就在心里想好了,要在宋世元面前如何表现,每说一句话,每做一件事,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故意让我参与迎接,参与晚宴,就是要表现自己的‘糊涂’!他越糊涂,越为了一个女人疯狂,宋世元就越得意,也就越放心。

    我想起白少安之前曾对我提起,宋氏已经觉得他功高盖主,想要除之而后快了,要不是他一直拿捏着宋昕妤的性命,他与宋氏之间,恐怕早已撕破了脸。

    现如今,不管宋世元是因为何种原因来到平城,白少安都必须想出对策,先求自保,再对付宋世元。

    “女人啊女人,红颜祸水!”宋世元盯着我的脸:“我看你生得如此美艳,必定不是人间之物,来人,把这个妖女给我押下去,先关起来!”

    白少安将筷子放下:“慢着!”

    宋世元怒瞪着他:“你敢阻挠我抓人?”

    白少安抓着我的手,手指上有一个刀痕:“总统先生,我刚才本想跟你介绍,这位姚云小姐,可是宋小姐的救命恩人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救命恩人?”宋世元听到宋昕妤,果然气焰消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患了怪病,是她用自己的血做药引子,帮宋小姐度过了鬼门关。”白少安告诉他,每隔一段时间,就需要我的帮忙,不然,宋昕妤一旦断药,必定无法存活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宋世元自然是不信的,甚至已经在怀疑白少安给宋昕妤下毒,导致宋昕妤“重病缠身”,但现在无凭无据,他也无法做出指证。

    “好,念在她救小女有功,今日的事,我不跟她计较。”宋世元大手一挥:“我女儿呢?”

    白少安面无表情地说:“在一个风景绝佳的地方养病。”

    宋世元嘴角微微抽动:“好,白司令有心了!”

    宋世元自然知道,白少安是禁锢着他的女儿,可偏偏拿他没办法,只能先稳住再说:“那明日就劳烦白司令带路了,待我去见见小女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白少安双手抱拳,看那模样,已是有了对策,待会等人们都散去,我定要好好问问,他葫芦里卖什么药。

    晚宴就在明枪暗箭之下进行了,期间宋世元大谈这一路的见闻,谈论自己治下的国土和百姓,滔滔不绝地进行演讲,说得很是煽情,但我知道,这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感触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君王,一旦爱权势胜过天下太平时,他便已经不是明君了。

    在战乱年代,他需要白少安时,便许以高官厚禄,将白少安捧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,一旦局势稳定,便开始琢磨着,自己的宝座了。

    看看,多么虚伪的一个人!

    说着说着,宋世元将酒杯递到白少安面前,这已经是第三杯酒了,白少安前面的酒都是我抢着帮他喝的,还能为什么?因为他不能碰水啊!

    宋世元喝了点酒,有点微醺了,脸颊红扑扑的:“白少安你算什么男人,一直让女人挡酒。”

    我笑黛如花,举起酒杯:“总统先生,司令他前些天受了风寒,正在吃药,医生嘱咐不能喝酒,所以,只能让我来代劳了。”

    我刚准备喝下,就被宋世元按住了就被,他的手指摸着我的小手:“美人代劳,那就得按规矩来,我敬一杯,你得喝三杯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我手中的酒杯就被弹飞了,宋世元的手指被打得通红,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宋世元因愤怒而满脸通红,白少安也因愤怒而脸色煞白,两人之间眼露凶意,一场厮杀即将上演,我夹在中间,想着待会动起手来,我要如何出手。

    结果还未等他们动起手来,就听见天上传来一阵爆竹声,一朵红的莲花在夜空中异常明显,所有的人都看到了,被这朵妖冶的烟花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宋世元的秘书徐珂先生跌跌撞撞跑了进来:“总统先生,快、快走,响马帮和金荣帮的人朝司令部杀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一句话,让宋世元酒醒,他晃了晃脑袋,勉强站了起来:“响马贼……金荣帮……他们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原地,不急不慌,倒是让宋世元不淡定了:“白司令,你身为一城总司令,居然让贼人随随便便就进城厮杀,是不想要脑袋了吗?”

    说完后,白少安鼻尖冷哼了一声:“总统先生,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!”他拍拍手,王副官便上前一步:“回禀总统先生,今天我们应你的吩咐,将守城的人换成了你的士兵,我们的兵都被你遣到了城外。”

    宋世元这才醒悟过来,拍了拍自己的头:“呀!我居然忘了这事!”

    我这下明白了,合着宋世元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,他来找白少安麻烦,便也想过会被白少安在城内围剿,于是提前更换了守城的侍卫,并将白少安的部队赶出城外,他自以为城内就是安全的,能让他高枕无忧,结果谁知,当坏人杀来时,自己却作茧自缚,既守不住城,也无法调来救援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变成瓮中捉鳖了。

    他吓坏了,朝着白少安看来:“少安,咱们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,你一定会护着我的,对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