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33.为总统接风
    “白少安,不管未来会是怎样,不管你会变成什么,我都会和你一起努力。”从前都是他守护着我,现如今,我想试试换一换,换我去守护着他。

    “小柔,别犯傻,我……”我吻住他的唇,毫无温度,毫无肉感的唇,闭上了双眼,感受着彼此心灵的温度,从这一刻,我决定,将我所有的一切都付出予他,直到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人,是鬼,是纸人,还是一道青烟,总之,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恢复如初的,因为你答应过我,你要娶我!这个诺言一天没有实现,我就一天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我从他的眼神里,看到属于他的炽热,却又很快转为哀愁:“你放心,我不会食言,更不敢消失不见,因为……你就是我的全世界,你好好活着,我就能……好好地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们能重新回到彼此身边,实属不易,我们都要好好的,努力地活下去,一直到……我们没有力气再睁开眼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王副官再度来敲门了,在敲门的前一刻,我刚刚给白少安换好军服,他替我吻干泪痕,走到门边,打开门,对王副官说道:“总统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王副官奇怪地打量了他,很快就如实禀告:“已经过十里坡了,估摸着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戴上皮手套,朝我伸出手:“我们一起出发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坐在912车牌的轿车里,擦干泪痕,涂脂抹粉,由于车有点慌,白少安接过眉笔:“我来吧!”

    他的定力很好,纵使在车上,手指也稳稳当当地立在空中,替我描眉。

    我们的脸凑得很近,我望着后视镜里的我们,这幅画面很美。

    他目不转睛,将目光认真地停留在我的脸上,仿佛一道清朗的白月光,照进了我的心房。

    “小柔,如果可以,我想给你画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明明想笑,可是,却鼻子发酸:“好,那就画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王副官感到奇怪,好好的,为何我们的气氛会如此伤感,他到现在还未察觉白少安只是个纸人,连他最贴身的副官都没有看出来,想必总统也无法认出。

    当我最后化好如火的红唇,车辆停在了总统府的院子里,全城的官员以及市民代表们,早早就侯在了门口的大街上,手里举着手电筒,或是鲜花,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很快,三两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汽车,驶入了空旷的街道之上,人们知道是宋世元来了,拼命地挥舞着手电筒,呼喊着总统万岁。

    宋世元降下车窗,露出一张大饼盘子脸,满脸堆笑地朝身侧挥挥手,举手投足间满是高傲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他真人看着比报纸上的更胖一点。”我看着宋世元的脸,比我的炒茶盘子都还大,还真是满脸横肉啊,不知是不是光线原因,我总觉得宋世元的脸上油光蹭亮的,抹一抹就能甩锅里炒菜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他过去,也是个英俊的将帅,后来成为总统,为了看起来端庄稳重,便把自己给吃胖了,还对外说是因为操劳过度,导致患上了肥胖病。”

    我噗嗤一下笑出声来:“还能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以前身上全是腱子肉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好汉不提当年勇,他现在满身应该只是肥膘了吧!”

    白少安偷偷搂着我的腰:“多少女人为了爬上这身肥肉,使劲了浑身解数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敢恭维啊!”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白少安就这样搂着我走了过去,当我们出现在人群中时,记者的镜头从面对宋世元,转移到了我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姚云吗?”大家窃窃私语,或许想不到,白少安会将“姚云”带到宋世元面前,毕竟宋昕妤与白少安有婚约在身,宋世元相当于他的半个岳父,哪里有岳父看得惯女婿不顾自己女儿,挽着别的女人的?

    看到他如此荒唐,宋世元的脸色一沉,可我却觉得,这脸色有点太过了,仿佛还带着点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怎么,他看到白少安出现,很吃惊吗?很失望吗?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大驾光临平城,少安有失远迎!”白少安微微拱起身子,算是行礼了。我站在他身后也福了福身子,看着波澜不惊,其实我内心已经慌死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这个混蛋,居然拉着我就上前了,还让我暴露在如此多的长枪短炮下,让我连走路、连呼吸都忘了。

    宋世元轻轻点点头,不屑的目光从他身上转移,当看到我的脸时,着实惊讶了一下,一阵贪婪的目光,落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听说长江堤坝快要竣工,我过来亲自检阅,顺便带了几位名医来给昕妤诊治。”说完后,王副官替他打开车门,宋世元挺着一个大肚子,从车上下来,身上压根就没有半点王者之气,反而像个硕大的老鼠,眉眼之间充满了精明诡诈之光,看谁都是一副高高在上,不放在眼里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少安颔首站在一旁:“总统先生舟车劳顿,先去就餐吧!”

    他给王副官使眼色,王副官带队:“总统先生,您请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餐,是在司令部进行的,专门请来了大华酒店的厨子,为他做了一桌的满汉全席。

    看到一条长桌上摆放着精美的菜肴,第一道上菜肴就有燕窝鸡丝汤、海参烩猪筋、海带猪肚丝羹、鲍鱼烩珍珠菜、淡菜虾子汤、鱼翅螃蟹羹、蘑菇煨鸡等一品级汤饭碗,光是听名字就让人眼花缭乱了。

    平城前来接风的官员们,包括袁超在内全都在堂下候着,待宋世元挥挥手:“坐吧各位。”所有人才纷纷入席。

    见到大家坐下,只剩下宋世元身边有一个空位,白少安牵着我的手,来到此处:“来人,加根凳子。”

    王副官端了一把椅子上来,他安排我坐下,我尴尬地埋下头,这一桌子官员,一桌子男人,偏偏就我一个女人,且身份还是个什么大明星,怪尴尬的,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可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白少安按住我的肩膀,轻声说:“我不舍得让你站在身后。”

    而后他大大方方地坐在我身侧,刚坐下,宋世元的筷子就砸在了桌上:“放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