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30.世间仅存一缕烟
    这一夜,我靠着门板哭了一夜,等到黎明时分,阴沉沉的光线从窗帘缝里透进来时,我才擦干眼泪,恢复了理智。

    尹恒在我门外守了一夜,我打开门时,他也靠在门板上,一下子跌了进来,躺在地上仰望着我:“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暂时没事了,因为,就在刚才,我想起了一个不合常理的地方,觉得这件事有蹊跷,毕竟我没有亲眼见到白少安在我面前消失,光凭凌风音的话,做不得数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尹恒,尹恒听后也震惊不已:“不可能吧!白少安就这么没了?不是说他会拯救天下苍生吗?天下还未统一,列强还未被赶出去,他怎么可能翘辫子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昨天是我大意了,被这个消息折磨得痛不欲生,失去理智,没有仔细想想其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如果换做别人,我相信白少安是真的不在了,但凌风音不可能对他下手!”因为凌风音一直都在寻找鬼衙金库,而白少安是唯一一个拥有鬼衙金库卷轴的人,若是他死了,凌风音寻找金库的线索就断了。

    尹恒听到后,也觉得我的分析颇有道理:“我方才也听你说,中途你离开过,会不会是你离开的期间,他偷偷溜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,可我情愿他溜了出去,但为何要这么做呢?

    我可以确定,白少安是真心对我,真心爱我,他怎么舍得让我痛苦流泪呢?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凌风音在搞鬼!

    可惜昨晚我放过了他,今日察觉再去询问,他一定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多说无益,尹恒说跟我去大都会看看情况再说,我洗漱一番,画了浓妆,遮盖蜡黄的脸色和乌青的眼眶,赶往了大都会。

    刚到那儿,就见到兰芝和李灿在处理酒窖的事,见到他们把东西都清理出来,我大喝一声:“谁都别动!”然后和尹恒拿着手电筒钻了下去。

    兰芝和李灿也跟在身后,她说:“我就说让你别把人放在这儿,这不,出事了吧!”

    他们对着叶荣生的尸体,不知该怎么善后,我也不顾兰芝在耳边唠叨,蹲下身便仔仔细细地检查了起来,地上的尸体,确实是叶荣生的,但是周围却没有第二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尹恒蹲下身子,在尸体上贴了一道符咒,尸体里就冒出一缕青烟,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,见状后,他反倒觉得奇怪了:“居然招不到他的魂魄,还真是奇怪呀!”

    按理说,人死之后,短时间内,魂魄仍会在世间停留,就算三魂不见,精魄也在,可是,叶荣生的尸体,却没有魂魄,这也太过奇怪了。

    李灿问:“会不会是,他投胎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就算投胎,三魂之中也有留有一魂守在尸体边上,不可能什么也不剩,除非……”尹恒故作神秘的说:“除非有人故意将他的魂魄收走,不让我们有机会查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个可能性很大,且凌风音就能做到,因为他身上有傩神附体,收走一个魂魄完全没问题,但是,究竟发生了什么,让他做得如此决绝,不让我们了解分毫。

    我和尹恒辗转去了大东舞厅,在那里手握白玫瑰,但等了很久很久,都没人来找我,看来,他已经修改了游戏规则。

    现如今,我反而没那么伤心了,这件事存在的疑点太多,就连凌风音自己都圆不过去,所以,我压根就不会相信,白少安已经没了!

    我抱着最后的希望去了白公馆,在那里,我见到了巫师。

    巫师看到我和尹恒后,也知道我们是为何事而来,将我们带到鬼蜮后,便开门见山地说了:“昨天,我感应到神香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巫师的人头拂尘一扫,我便看到神香加速燃烧的耗尽的一幕。

    小心脏不由得缩紧,难道凌风音说的是真的?

    巫师说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,但隐约觉得白少安出事了,于是她赶紧布阵,强留住了那缕青烟:“这是神香最后留在人世的痕迹了,若是我没有作法,它已经烟消云散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她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小小的透明罐子前,罐子里是一缕青烟不断地变换着形态,时而聚拢成团,时而绽放如花,形态万千,我捧着罐子,眼泪断了线地淌出来,难过得无法呼吸:“是你吗?白少安?”

    烟雾听到我的呼喊,变得躁动起来,变幻的形态越发地多样,越发的急促了。

    巫师站在一旁叹气:“我宁可不是他,但……我找遍了全城,都找不到他的踪影。”

    我抱着玻璃瓶子,感受着这缕烟雾想要表达什么,衣袖里便滚出了鼻烟壶,我明明没有带它,可它却跟来了。

    当巫师见到鼻烟壶时,满是沟壑的脸上浮现一抹神秘的微笑:“观花门的法宝……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我捡起鼻烟壶:“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巫师说:“你们观花门中,我记得有一秘法,可以造世间万物,既然世间万物都能造出,那给白司令重塑肉身,应该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重塑肉身……我皱着眉头,这法子别说用了,我听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巫师解释说:“白司令留下的这缕青烟就是他最后的魂魄,魂魄在观花门的这宗秘法里,就像一粒种子,有了种子,就能提供土壤和阳光雨露,让这粒种子慢慢地生根发芽,变成原来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只是我不明白,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?凌风音为什么要杀白少安,难不成,他已经得到了鬼衙金库的卷轴?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杀了他?

    巫师也摇摇头:“一切,只有等白司令回来,我们才能得知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,要他回来,我该怎么做?

    巫师指着鼻烟壶:“它会告诉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巫师的一席话后,我将脸贴在玻璃瓶上:“白少安,你一定要留下来,一定要回到原来的样子,不管是用什么办法,就算……用我的命去换你的命,我也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巫师点点头:“很可能到时会用到你的血。”

    就连巫师也说不清楚,道不明白,为何我的血能对白少安起作用。

    “好,想要多少血,尽管拿去吧!”我伸出左手,上面有好几道丑陋的疤痕,手腕上、手掌上,我不介意再新增一条。

    听到要用我的血,玻璃瓶发出了砰砰声,是烟雾撞击玻璃的声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