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28.白少安没了!
    “那就试试看。”白少安说完后,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这件事与小柔无关。”

    凌风音的眼神在我脸上徘徊: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松开了手,给了我一记眼神,仿佛在说,没事,先上去。

    我不想离开他,可是,一想到我在这儿,不仅帮不上忙,很可能会成为他的累赘,影响他们之间的打斗。

    索性心一横:“你们斗吧!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临上楼时,我经过凌风音的面前,他站在楼梯上侧身让我,轻轻问了一句:“假如今天我和他只能活一个,你希望是谁?”

    还用问吗?自然是白少安了!

    他得到我的回答后,虽然早已知晓答案,却还是忍不住失落:“果然,结果毫无悬念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应该自取其辱。”白少安讽刺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火药味渐浓,却因为我还在场各自隐忍,便提了个醒:“你们打归打,弄坏了我的酒窖,砸破了我的酒,统统按照双倍赔偿!”

    我是个生意人,不是做慈善的,不提供免费斗殴场所,白少安听到后,皱起眉头:“我的那份……免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,照价赔偿!”

    凌风音靠在墙壁上,发笑的声音又尖又细,如琴弦丝丝入耳:“小柔果然很精明。不赔反赚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们一眼,走了出去,响马帮的人在凌风音的挥手示意下,已经退了出去,凌风音对白少安说:“我们以时间为定,一个小时见输赢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,我也没时间跟你耗着。”话音刚落,凌风音就吩咐响马贼一个小时后开启酒窖的大门,无论最后是谁走出酒窖,都不得为难。

    白少安亦如此交代我,让我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我怎能不担心?站在酒窖口处,却只能说一句:“平安出来。”

    当酒窖的门合上,我听见底下传出了酒瓶子破碎的声音,浪潮一般涌出,心里一阵肉疼,打就打吧,还跑来我的酒窖,白白浪费了那么的美酒,我的xo,我的红酒,我的白兰地啊……

    我的心也随着他们的打斗而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靠在门边,我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,响马贼的大队人马已经退了出去,只留刚才的疮疤脸和一个年轻的小毛头在酒窖口守着,两只眼睛一直在我身上打转。

    这些土匪,都是常年躲避在平城附近的深山里,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女人,所以,一旦看到女子,不管美丑,那眼神就跟活剥了人似的,我还真怕这些土匪会兽性大发,赶紧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出去的路上,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究竟是什么不对劲呢?

    我看着舞厅后门集结的响马贼,少说也有好几十号人,全都挤在后巷子里抽烟吹牛,身上的大刀握在手里,随时开战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提着明晃晃的武器在平城街头,保安队的人居然无人来查,也没有戒严驱逐,真是件不合常理的事。

    特别是白少安,竟然会将我放心地放出来,这岂不是更奇怪?

    第六感告诉我,白少安或许早就知晓凌风音会到来,难道真是他们约好的?

    两个死对头,又怎会约定好呢?

    酒窖的门一刻没有开启,我便一刻心有不安,看着墙头的时钟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的心越发地沉了,白少安,你千万不要有事啊……

    时间快到,我重回酒窖,当地板上的暗门开启,我翘首以盼,等来的不是一身笔挺的军装,也没有等来黑袍子的傩戏面具。

    我疯了似的冲上去:“人呢?”

    一股焦黑之气扑面而来,下面难道是起火了?想到火,我就想到了白少安的致命弱点,不管不顾地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酒窖的灯已经熄了,里面浓烟滚滚,应该是火种点燃了地上的酒,烧了起来,不过还好,火势在我下来时已经熄灭了,但里面的一切都被熏黑了,墙壁、地板以及触手可及的每一处,都变成黑暗的一片。

    浓烈的烧焦味扑面而来,我用衣裳捂着鼻子,跌跌撞撞地冲了下去:“白少安……咳咳……白少安……”

    我凭着记忆,向着关押叶荣生的牢门口摸索而去,因为在印象里,酒窖都是放好了一排排酒架,密密麻麻,唯有通往牢门有一条直路,他们比试必定会选最宽敞的地方。

    果然,当我沿着那条路走去时,路上出现了不少玻璃碎片,然后……是一个硬邦邦的身体,横在了路中央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是你吗?”我蹲下身子,双手都在抖动着,心也不自觉揪了起来,既希望是他,又害怕是他。

    但不管此人是不是他,我都得找到他的踪影。于是,我压了压心神,手指探了过去,摸到了一条腿,这腿瘦成了柴干,不可能是白少安的腿,唯一的可能性就是——叶荣生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,我绕过他,跌跌撞撞朝着更黑暗的地方走去:“白少安,白少安你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就被人搂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这个人个子不算高大,呼吸微热,喷洒在我的头上,他身上的味道,不是似药又似花的异香,他不是白少安。

    当我感受到这双有力的臂膀时,整颗心都要碎掉了,难不成是白少安败了?

    “你进来干什么,快出去!”凌风音抱着我,将我硬拽出去,我死命挣扎着,被浓烟呛了好几口:“放开……我要找他!”

    “别找了。”凌风音强行将我抱起,带出了酒窖,当他放下我时,双手正不自觉地痉挛着,血滴顺着手指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他。”我再一次往地窖冲去,凌风音从身后环抱着我:“别去了,他已经没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我被这两个字抽干了力气:“什么叫没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灰飞烟灭。”凌风音也咳了起来,吐了一口唾沫,夹杂着黑色的粉尘,我趁机挣脱他的手,再一次冲了下去,他跟上,手里举着一根火把,追随而来,当那微微火光照亮酒窖时,除了地上叶荣生烧焦的尸体,其他地方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一地的破砖拉瓦,一地的烧焦木架,我找遍每一个角落,却始终找不到白少安的身影,别说尸体了,一根指头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切,我回过头,冲着凌风音挥手就是一拳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后退一步,举着火把照亮一切:“如你所见,我不过放了一把火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