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27.响马贼来袭
    之前我就从梁友青的嘴里得知,袁雪静用袁世凯的钱创立了帽子帮,又跟青帮有联系,所以自然而然会以为她是青帮的幕后堂主,已经是洪门的领导人,结果叶荣生却告诉我们,她早已经被人夺权了。

    “夺权的这个人,具体叫什么,无人知晓,只知道那些人称他为‘神’!”叶荣生又跟我们要了一包烟,白少安丢过去后,他颤抖地抖出烟,点了好久才点燃。

    “据说是因为太过神通广大,且不食人间烟火,所以被人称作‘神’,当袁雪静遇到他时,彻底就败下阵来,于是逃到了上海,跟帽子帮残余的势力躲藏在青帮背后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青帮已经不是洪门的队伍了?”

    “不,仍是。”叶荣生无法给我们解释各种关系,只说,虽然袁雪静躲在那里,但‘神’并未赶尽杀绝,而是留了她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究竟是为什么,他们也不了解,总之,袁雪静便留在了上海,躲藏起来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知,青帮为何每隔三年就要召集南京、北平、上海、平城、广东五省黑帮头目聚会?”

    我想起梁友青的调查:“自然是为了商议互通要事。”

    他笑得厉害,抽动了心肝脾肺肾:“我们是黑帮,说难听点就是土皇帝,用得着互通什么有无,他们把我们召集过去,无非是开出一些诱人的条件,让我们寻找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刚问出口,白少安漂亮的狭长眼眸便眯了起来:“鬼衙金库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白司令。”叶荣生点头,满是污垢的手指,戳着烟管:“就是鬼衙金库,她迫切希望找到金库,用里面取之不竭的财富,来组建队伍,与‘神’相争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她要让帽子帮抓走小轩,甚至害我家婆人亡的原因。可我实在想不明白,我们苏家,跟鬼衙金库究竟有什么关系,如果我知道,早就告诉他们了,只求换个清净。

    可是,偏偏是小轩知道,而我不知的秘密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以为是我想探求鬼衙金库的秘密吗?当然,我也有自己的私心,我也想见见那个让人趋之若鹜的神奇宝藏,更希望从袁雪静手里,换取我想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我看着叶荣生,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,跟我和凌风音有些相似,原来,这世上并不是谁都会因为金钱而变为魔鬼,总有一些割舍不断的情缘,是比金钱跟贵重的宝藏。

    于我是小轩的性命;于凌风音,是那面可以回答一切的魔镜;对于叶荣生,他也有自己的执念。

    恩恩怨怨,是是非非,不过是执念作祟吧!叶荣生被袁雪静抓住了软肋,心甘情愿地帮忙调查鬼衙金库的事,而我们几人,也正因这件事搅和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还真是缘。

    只是苦了宝莉,无端端成了枉死的冤魂,想到她唱着《午夜香吻》的模样,我就心疼。

    不过,经此一事,叶荣生也尝到了苦头,虽然没有要了他的命,但出去后,是生是死,他有没有那个命活到比利时,都是一个问题,我既然跟他达成了交易,那便要信守诺言,只求苍天不要放过他,最好让他头上生疮,脚底流脓地死去。

    还要病得很久很久,再死去……

    我和白少安正准备离去,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一群穿着马靴的响马贼冲了进来,为首的脸上有一个烫伤的疮疤,手里拿着大砍刀,我们都还没见到人是如何下来的,就看到那银色的大刀朝白少安砍来。

    那砍刀飞驰而下,出手干净利落,对准白少安的面门而来,速度之快肉眼不可及,我吓呆在原地,被白少安反手拦在身后,侧身躲避,刀锋从面前削过,差点就削掉了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白少安抬起手臂,用胳膊对着刀壁一震,疮疤男的手劲使不上力,险些拿不稳大刀,刀壁拍在了墙壁上。疮疤男的反应极快,一看就是练家子,手腕用力,刀口就反向挥斥而来,带起一阵寒风,接着甩刀的惯性,让刀刺向白少安的胸口。

    白少安后退半步,用手指夹着刀尖,颇有四两拨千斤之感,电光火石之间,就插到了酒架上。

    我躲在白少安身后,在狭小的酒窖里,看到来人都被堵在了楼梯上,便蹲了下去,卯足了劲将楼梯上的地毯扯动一番,一连串的人,都从楼梯上摔下来,手里的武器飞舞,也不知谁砍了谁,溅起一墙血滴。

    看到四五个响马贼摔成一团,为首的疮疤脸被压在最下面,我狠狠踹了一脚:“敢来大都会闹市,找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见一阵轻缓而淡定的脚步声由上而下,入眼便是一道黑影,还伴随着一阵花香传来,看到那一生黑衣,以及面带黑色傩戏面具的人,我忍不住轻呼:“凌风音?”

    他好大的胆子,竟然公然来到我的大都会来闹事,还是直奔酒窖,不用说,一定是为了叶荣生了。

    见到他来,叶荣生钻进被子里,捂住了头,瑟瑟发抖:“别让他们抓走我,别让他们抓走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柔,好久不见!”他抬头望向白少安:“白司令,你还活着啊!”

    语气之酸,真是让人酸掉牙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轻轻握住我的手,小动作全都落在凌风音手里:“你这个祸害没死,我怎会先你一步?”

    说完,趁着凌风音发呆的那会儿,白少安掏出了手枪,上膛,子弹飞射,穿过了凌风音的身体。

    之前被帽子帮埋伏时,我就曾见过凌风音的神功,他不会被凡间武器所伤。

    果然,当子弹从他后背穿出时,他摸了摸衣服上的破洞:“我看,我们都别折腾了,你我都杀不了对方,不如放手,让我将叶荣生带走。”

    这个叶荣生,还有什么价值,居然能让凌风音亲自出马,来夺人?

    白少安邪佞地一笑:“你操之过急了,若是等上一两日,他从我这儿出去,你有的是机会取他狗命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的没错,凌风音究竟为何如此急切?

    面具下发出一阵轻笑:“可惜,我就是等不及了,识相的,就放他过来,若是硬要拦我,就别怪我……不客气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