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26.袁超的罪证
    叶荣生问我们要了一支烟,趴在床上就猛吸了起来,不禁让我想到第一次见他的场景,还是在江边的沉船葬外,当时,白少安将我推出了船舱颇洞,我便见到了他,长得斯斯文文的,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。

    叶荣生也可算是平城的一代枭雄,没想到,如今却落在了我的手里,变得连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他一边吸着烟,一边缓缓道来:“你们问我袁超,无非是想要他的罪证吧!”他呵呵呵地笑了起来,干瘪的笑声,就像被人扼住了喉咙:“那我得想想看,这个消息,能不能换我一条活命。”

    看来,这段时日的禁闭,并没有让他彻底丧事理智。

    白少安看向我,我点点头:“好,只要你老老实实说出口,我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翻身睡在床上,有气无力地开口:“袁超调来平城的第一个月,就曾设下家宴,邀请我去他的府上做客。”

    袁超来平城之前,就曾做过功课,调查了平城的各大关系,平城第一大帮派金荣帮,自然是他争取、拉拢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我们金荣帮,在乱世而起,经过了十几年,在平城根基已稳,就连白道以及……”他偏过头,对着白少安:“以及白司令的军队,都要忌惮三分。”

    叶荣生并没有口出狂言,金荣帮本就是平城一霸,以前历任的市长和驻军的将领,都不会招惹这个帮派,若不是白少安上台,将他们压了一头,指不定现在还像土匪,横行霸道,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于是,迫于金荣帮的淫威之下,袁超便宴请了叶荣生,当时整个袁府装扮得金碧辉煌,在袁府专门宴请贵客的西洲馆,早已备好了温汤、美人、美酒以及……黄金!

    温汤就是咱们说的温泉,袁超这个人十分狡猾,他生怕叶荣生会带武器和窃听设备、小型相机,于是便宴请他泡温泉,大家脱得干干净净,自然是什么也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而后,等他下水,袁超准备的美人便前来伺候了,先在水中活动一番,待上岸后,池边已准备好了,美酒佳肴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袁超才将准备好的黄金送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叶荣生是什么人,什么金银财宝没见过,他这样做,弄得我像个没见识的土鳖……”叶荣生毕竟是大佬,自然是不缺这点小钱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这个人,竟然还准备了惊喜……”袁超见叶荣生对黄金不为所动,于是便从黄金底下,揭开了夹层,里面是一份合约,军火交易的合约!

    “军火,一直都是我们想要争取的,可惜政府管控得厉害,我们只能从黑市入手,价格高昂不说,还经常卡子弹,现如今,袁超愿意给我们提供军火,我自然愿意成为他的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袁超是用军火进行交易,果然是老奸巨猾,看来他很了解黑帮的掣肘,有了充足的军火,黑帮就自成一支军队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怕。

    “袁超生怕我过河拆桥,军火的提供,都是按时间进行,或者,每次我帮他摆平一些事,就会给予一些奖励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,袁超还私藏有军火?

    白少安摇头:“他虽然是市长,但却无法插手军政的事,更无法管控军火,所以……他应该是与某位军阀或军工厂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如果顺着这条线查下去,应该会牵出一个大案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的合约在哪儿?”白少安问。

    他说:“烧了!”

    烧了?那我们怎么找证据?

    白少安让我稍安勿躁,必定留有后手,果然,叶荣生告诉我们,确实留有一手,他们将合约拍了照片,藏在了一个大家都觉得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一出事后,袁超就把胶卷转移了。”说完后,他就嘿嘿嘿笑起来了,骷髅版的身体,蜷缩成一团:“不过,那胶卷,早就被我给换了,我叶荣生怎可能将把柄留给别人?”

    然后说到此,他用胶卷继续跟我们谈条件了:“放我出去,我就将胶卷的地址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敞开大门:“把事情交代完,你随时都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但我却不乐意了,叶荣生如此狡猾,谁知道胶卷是真是假,我刚准备加一个条件,白少安就先我一步想到了:“当然,要在胶卷洗出照片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白司令果然精明。”叶荣生长叹一声:“都住了这么久了,也不差这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说出了一个地址,白少安让王副官亲自去取,然后我俩接着审问。

    叶荣生又交代了一些事,对白少安比较受用,对我无用,我且听着,等白少安问完,我也没什么可问的了,关于上海青帮的事,他是抵死不会说了,现在也不可能说。

    我也不必多费唇舌了,于是便起身离去,再将他关上几天,就要放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我们走之前,叶荣生突然唤住了我:“苏小姐,你不是一直想知道,关于洪门的事吗?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他会主动提起:“怎么?你不怕说出来,会没命吗?”

    他噗嗤一声笑了:“没有白司令的安排,就算放我出去,我也是死路一条,所以,我用最后的筹码,来换取一世平安。”

    看来,他真是步步为自己打算好了,一刻都不放过:“叶荣生,我开始有点欣赏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白少安坐下,等着他开口,他开出了条件:“我告诉你们,我所知的洪门秘密,你们必须派人护送我离开国内,将我送到比利时去,在那里,我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白少安想也不想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叶荣生知道白少安不会食言,便开口说道:“我曾经接触过洪门的女堂主袁静雪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我和白少安对视一眼,没想到他竟然能接触到洪门的最高领导。

    “什么最高领导人,袁静雪早已经被夺权了,她现在,只是青帮里面的一个幕后的堂主,离开了青帮就什么也不是,不过,她一直野心不小,想要重新夺权,于是三年前,她破例见了我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