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24.三子出手伤人
    这是我给李灿的一记警告,提醒他兰芝与他情谊深厚,也提醒他,没有兰芝,我不会给他任何面子!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想想都让人心寒,一朝得志,不愁吃穿后,便知道买别墅金屋藏娇了。

    既然他的院子如此别致,岂能鸠占鹊巢?自然是要还给兰芝的。

    我这么做,希望将来有一日,兰芝得知真相后,会不那么恨我。

    处理完了李灿的破事,我心情烦闷,破例抽了一根烟,刚抽了两口,尹恒就闯了进来,看到我指尖细管的女士香烟,他一把夺过,丢到了烟灰缸里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在抽烟!是不怕死吗?”

    骂完我后,他这才想起了正事:“快出来,三子出事了!”

    什么?三子出事了?

    我跳了起来,跟他一路小跑过去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怎么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尹恒说,刚才还好好的,三子突然之间就发了狂了,朝一个客人冲了过去,一酒瓶子就砸到了对方头上,那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市长袁超!

    听到是袁超,我就知道坏事了。之前我对三子千叮万嘱,让他千万别冲动,杀死袁超事小,我们得让他身败名裂,这样才能大快人心,可他怎么就如此沉不住气呢?

    仔细想想,自打我们回到平城,袁超便莫名其妙地被调到了隔壁秦林市去担任临时市长,原本大家都说,袁超铁定会留在那儿了,谁曾想到,他竟然回来了,还是悄无声息地回到平城,来了大都会。

    千算万算,我也算不到这一出啊!

    当我们赶到大厅时,音乐停了,人群们纷纷躲在了远处,袁超坐在沙发上,手里握着一张白毛巾捂着后脑勺,白毛上有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把三子按在了地上,正拳打脚踢,谁劝谁挨打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我冲到了前面,人群里有人窃窃私语:“这不是大明星姚云吗?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,走到了袁超面前:“袁市长,您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袁超挨了打,原本就火冒三丈的脸,见到我的那一刹,刚准备发怒,就想了起来:“你不就是那夜圆桌会议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看来他还记得我,于是摆摆手,让手下住手,而三子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了。

    “袁市长,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装傻地问。

    他捂着头,踹了三子一脚:“怎么回事?这条疯狗我认都不认识,突然扑上来乱咬人,你说,该不该打。”

    “该!”当我说出此话时,所有人都惊呼一句,特别是三子,抬起头来,不可思议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完后,拔出小刀就架在了袁超的脖子上:“我说的该打,是因为他刚才只是给了你‘一口’,他为什么不像我这样,一刀捅死你!”

    他的手下朝我围拢起来,我的刀嵌入他的皮肉三分:“袁市长,我这个人胆子比较小,要是被人吓到,手抖不小心伤了你,可就说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袁超吓坏了,声音都在发抖,周围的看客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毕竟敢拿刀对着市长,这可是大事件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居然敢这么对我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他都不敢大喘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啊,你是市长嘛,不过……”我故意说得很大声,响彻大厅:“不过,大家出来玩游戏,就要愿赌服输嘛!”

    我说出游戏时,有些人明白了,有些人听不懂,而袁超就是那听不懂的蠢货:“游戏?什么游戏?”

    我沉住气,故作轻松地说:“你刚才找人家玩的游戏啊,说我们掷骰子,我输了就要脱衣服,你输了就随我和我的人如何开玩笑,这不,我们就在跟你开玩笑啊!”

    经过我的提醒,袁超终于明白了,说的面子话完毕后,我凑近他的耳边:“袁市长,若你还想活命,那就乖乖地,配合我们这场游戏,放了我和我的朋友,好吗?”

    袁超现在哪敢不从,只是迫于脖子上的小刀,没办法点了点头:“好……不过,我也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行,能让你这号人物记住我,也不失为一种荣幸。”我用膝盖顶了顶他:“赶紧吧!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,指着几个手下:“是,我是在玩游戏,所以……你们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个巴子,你们听不懂我讲话是不?老子让你们立刻、马上放了他!”袁超气得差点没跳起来,然后按照我的吩咐,将手下支走,而后我放了他,他捂着后脑勺,恶狠狠地放下一句话:“你等着,我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。”我福了福身子,待他们一行人离开后,我们赶紧将三子扶了起来,三子甩开了我的手,生气了,肿的像猪头的脸上,痉挛地抽动起来:“你为什么,要放了他!”

    三子对袁超的恨意,没有人比我更了解,他的妻儿,他的家,他的人生都被袁超毁了,一场大坝决堤,导致他家破人亡,可是,现如今还不是杀袁超的最佳时机,我一直以为三子明白,可他却真的不知。

    冲动是魔鬼,三子这样做,假若刚才一把将袁超杀死,一切就了解了,袁超会以市长的尊荣受人敬仰,下葬,死后或许还会被追封官职,会有专门的**官或是大文豪在他的葬礼上为他歌功颂德,报纸会报道一个恶人杀了万民敬仰的好市长,而不会去报道他手里的肮脏事。

    三子呢?则会变成一个疯狂的杀人犯,一枪击毙,万民叫好!

    这是他想要的结局吗?至少不是我想要的。

    我要的,就要像对付柳七和秦子臻那般,四两拨千斤,我们在暗,将他们逐一瓦解,让百姓们人人称快!

    舞厅又恢复了营业,歌声响起,舞台上一个身材高挑,媚眼如丝的女子,正唱着白光的《彷徨的心》,来表达刚才的彷徨之情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彷徨,试着忘记你,偏偏不如意,更把你记起……我心里发慌,着急又生气,和你在一起,心里才欢喜……”

    在歌声的抚慰中,在舞步的踢踏中,舞厅里的人渐渐忘了刚才那一幕,只当我们是在跟袁市长玩一个游戏,结果,我们玩得太过大胆,市长玩不起了,不过是个误会。

    可是,我和三子的误会,又怎样解除呢?

    他不理解我,也不了解我的好心,想到他刚才甩开我的手,想到他一副所托非人的神情,我的心里便彷徨起来,难道,我真的错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