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23.给李灿的警告
    有时候,人们总喜欢把简单的事复杂化,比如我饿了,只想跟他吃一碗面,而他却准备山珍海味,到头来,还不如一碗简单的杂酱面吃得放心。

    我和他坐在街边的小摊上,摊主是个敦实的小胖子,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的毛线帽子,听到要两碗杂酱面后,就乐滋滋地去煮面了。

    我吃着店家送的炒黄豆,望着白少安一脸轻松的样子:“怎么?之前还躲躲藏藏的,你现在不害怕了?”

    我给他使眼色,周围全是人来人往的市民,正在夜市上闲逛着。

    他从竹筒里取出两只筷子,相互摩擦着,不说话。过了一会儿,待店家将杂酱面送上来时,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然后递上了记账本和一支笔:“请问,你是姚云小姐吧!”

    又一次有人将我认做姚云,我给白少安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怪不得他如此淡定,与我在路边摊坐下,原来,平城的百姓们早已将我看做了大明星姚云,而不是苏小柔。

    白少安安排姚云的本意,是让她做我的替身,没想到,却让我成了她的替身,这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,更没有完全相同的俩人,我和姚云都是独一无二的,谁也不想替代谁,但因为白少安,因为他的某个计划,让我和她有了联系。

    看着店家殷切的小眼神,就像锅里翻炒的黄豆,我拿起了笔,在账本上写下了一记草书,他收到后,捂在胸口:“谢谢,谢谢你!我喜欢的姑娘特别爱看你演的戏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跟白少安四目相对,桌底下,我伸出小脚踹了他一脚,却被他及时发觉,让他给夹住了鞋尖。

    白少安握住我的手:“看吧,现在你比我有名气。”

    胖老板挠了挠后脑勺:“白司令,你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他快编不下去了,我替他接过话茬:“只是你喜欢的姑娘,对他没兴趣,对吧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他赶紧溜走,白少安松开了双腿,我的脚得以自由。

    饿极了的我,没有心思跟他再斗嘴,赶紧捧着面前的面条,他递来一双筷子,我接过后,将自己碗里的豌豆一粒一粒地夹给他:“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当我是垃圾桶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,也是最昂贵的垃圾桶!”我笑黛如花,让他发不出气来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豆类。”他张开嘴:“往这儿丢!”

    我被他做作的样子逗乐了,那张到极致的嘴,以及翘起的下巴,真是活像个垃圾桶,我一边笑,一边把豆子丢进去,他一边嫌弃,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地咽下了。

    吃个面,竟然也能这么幸福,是我过去无法想象的,虽然在我计划的一百件事里,就有跟他吃路边摊一条,当时只想着要做成这件事,如今我们就坐在路边吃面,却甜蜜得像吃糖。

    甜,真的很甜!

    这一回去,我们都累了,今晚破天荒的,他果然只在我“门外”蹭了蹭,没有进去,弄得我心痒难耐:“怎么?今夜休战?”

    他摩挲着我雪白肌肤上的星星点点,轻声说:“我怕把田耕坏了,还是松一松吧,来日方长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不管我如何挑逗,他都抵死不从,后来闹累了,我在他怀中沉沉地睡去,梦里,一双渐渐升温的大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身躯,顺着玲珑有致的曲线,慢慢地滑动着,轻抚了一夜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我想起很久都没去大都会了,便想着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为何不去?这个问题或许也是此刻才正视的,因为,我不想看到兰芝和李灿,不想看到兰芝傻乎乎的,还围着李灿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李灿出轨的事,我、尹恒、三子和安德鲁都知道,偏偏将她蒙在鼓里,我们这群朋友,做得确实不够地道,可是,就如尹恒所说,他们注定不是彼此的正缘,总有一天会分离,那便是时机成熟的时候。

    尹恒总是故作神秘地说,老天自有安排,一句话把我压得死死的,让我无从开口,于是从那天起,我便逃避兰芝和李灿,因为不知如何再看待他们,再如何相处。

    但今日,我突然想通了,我想找李灿谈谈!

    我来到大都会舞厅时,二话不说,先让李灿拿出了账本给我,李灿虽然是大都会名义上的老板,但实则,我才是这家店的幕后老板。

    过去因为放心李灿和兰芝,我从未要求过查看账本,但今时今日,我还偏要看看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一对账,我就发现账上少了三十万元,我问李灿这笔钱去哪儿了,李灿支支吾吾,说是投资了一个产业,还有一部分拿去买基金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和他两个人呆在后面的办公室里,因为心虚,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夹在手里:“我……你还信不过吗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红唇似火:“让我来猜猜你投资了什么产业,应该是地产吧!是不是买了一幢两层楼的小别墅?”

    李灿的脸色突然便发青了,他不知道我究竟知晓了多少,不敢贸贸然开口:“尹恒都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故作轻松:“你紧张什么?如果你要用钱,直接说就是,干嘛从账上划走,到时候税务的人来对账,会查出纰漏的。”我靠在沙发上:“我知道,你和兰芝在一起多年,你也没给过她什么,这个别墅既然你已经买下了,那一定是为了兰芝准备的吧!”

    他咽了一口唾沫,艰难地说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不告诉她?”我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他的额间都被汗浸湿:“因为……因为想给她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惊喜啊!”我加重了语气,差点就忍不住想给他一耳刮:“既然是惊喜,那你就准备准备吧!我听说这间屋子里之前住了个年轻女人,也不知搬走了没,若今晚之前不离开,我就亲自去赶人了,还有,屋里的东西全都要换过,一根纱都要重新更换,我要让兰芝住一间新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他听到年轻女人时,就明白我已知道了他的事,赶紧擦着汗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惊喜,那就要有惊有喜,兰芝为你付出这么多,值得好好对待,屋子就按我说的布置,这套房我会记在兰芝名下,就当是我送她的小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李灿将烟头泯灭,站了起来:“这件事是我不对,我不该动账上的钱,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看在兰芝的面子上不跟你较真,但,下不为例!”我是笑着说的,却充满了威胁。

    李灿转身离去,看着那背影,充满了五味杂陈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