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22.严惩不贷
    方才我压根就没仔细观察这个女孩,如今看去,才发现是个面容清丽,眉心有痣的美人儿,只是太年轻,看起来太过单纯。

    我说的单纯,是指她脸上藏不住事,被白少安唤出列后,她就开始恐慌起来,一双眼睛来回晃动,让人一眼就识破了她的心虚。

    是的,她就是在心虚,整个人就像一间地基不稳的房子,一阵狂风呼啸便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白少安将筷子塞到她手里,凶人的眼神就像地狱的罗刹:“吃!”

    那女孩胡乱捏着筷子,右手一直在抖,夹了一块鸡枞菌,刚送到嘴边,她就把筷子丢掉了:“我不吃!”

    白少安一把掀翻了汤锅,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,他暴躁地说:“你不吃?那好,等着吃子弹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枪掏了出来,对着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我不解,好好的来吃个饭,怎么就拔枪了呢?莫不是那汤里真的下了毒?

    “下毒?”白少安扯着脸冷笑:“她还没那个胆子,不过,跟下毒也没什么区别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告诉我,这些菌类都是来自云南的野生菌,其味之鲜,人间极品,可是,却是有毒的!当然了,并不是所有的菌子都是有毒的,比如牛肝菌这种菌子就有毒,但只需高汤沸煮半小时以上,毒性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所以,在面对菌类时,厨师们都会十分小心,少一分烹煮,都有可能残留毒性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餐馆都会在厨房将菌子完全煮熟,确认无毒后,才会端上来,所以,这就是为什么白少安当时看到汤锅端上来时,没有怀疑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后,我就美滋滋地准备吃了起来,他当时也说不好是因为什么,总之,就是心里的一个念头,在我入口前,再确认确认,于是便抢过我的筷子,唱了一口鸡枞菌,当舌尖触碰的那一刹那,他的舌尖便麻了。

    “菌子仍有毒性,你却端了上来,我原本以为你不知道,结果看来,你是知道的……”白少安的枪上了膛,那女孩吓得哭了起来:“是,我是故意的,在端上来之前,我悄悄的在汤里加了一把牛肝菌。”

    女孩说,牛肝菌中毒,解救及时,是不会有性命危险的,她这么做,并不是想要我们的命,只是想让我们吃点苦头罢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让她抬起头来,确定没有得罪过她,这女孩的情绪上了头,激动道:“是,你们确实没有得罪我,但是,你们却害得海棠姐姐远走他乡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孩名叫李晓珊,是国立大学的学生,因为家境贫寒,秋海棠便让她前来安静餐厅做事,挣点生活费。

    李晓珊对秋海棠很是感激,一来二去的,俩人就成了朋友,自然也知道秋海棠爱慕白少安。

    李晓珊指着我:“就是因为你,硬生生拆散了海棠姐和白司令,还害她去了陇南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秋海棠是去了陇南!果然是千里之外的地方,而且是个荒凉之地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趁着上菜的功夫,想报复我和白少安,就为了给秋海棠出一口恶气?”我看着这姑娘挺水灵的,还是个大学生,可为何如此糊涂?

    “是!”承认后,周围的人都暗自摇头,也有求白少安放过她的,白少安将目光投向我,我只对他说了一句话:“报警,抓起来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在骂我,或在嘴里嘀咕一句,或在心里咒骂,总之,都是说我太过无情,一个小丫头犯了错,又没有真正害到我们,为何要报警?

    要知道,学生犯事被抓进警局是很严重的事,罪名坐实后不仅要坐牢,而且还会被开除学籍,五年不能再报考高等院校。

    “晓珊不过一时糊涂,你就高抬贵手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不过是个孩子!”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报警,以后她的人生就毁了,明明是个大学生,前途无量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像蚊子一样嗡嗡嗡在我耳边叫唤,烦都烦死了,白少安刚想动怒,我就按住了他,站起来跟大家说说,问为何要严惩李晓珊。

    “假如她不是国立大学的学生,不是一个前途无量的人,我或许今日会放她一马,毕竟,她很可能一辈子都是小角色,害得了几人,害不了众生,但恰恰,她是有知识、有文化、有理想、有前途的大学生,以后或许会成为银行家,医生,政府官员甚至很可能会成为一国的国母,假如我今日放过她,才是真正的害了她!害了天下!”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李晓珊已经是个大学生了,我从未见过哪个人年满十八岁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孩子的人,用孩子的奖惩来对待,说这种的话的人,跟从犯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假如这次放过了她,李晓珊便会觉得做坏事所付出的成本太低太低,下一次,一旦有任何不如意,她便会重蹈覆辙,毕竟,别人都会原谅她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一席话,李晓珊低下了头,我对她说:“如果你还有羞耻心,如果你想走得更远,我希望,你能承担这次的全部责任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我让白少安去报警,李晓珊知道自己一切都完了,蓄意伤人,这也是犯罪。

    待警察把李晓珊铐上,点头哈腰地给白少安敬礼,说一定要严惩李晓珊,等他们都走后,我对白少安说:“跟警局说,不要为难她。”

    并让白少安打招呼,让李晓珊待上几日就放出来,不许收取任何的保释金,同时学校学籍也进行保留,对她记大过处分。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椅子上,闭目养神,同时也在想办法消消气,听到我的话后,他冷不丁地睁开了眼:“看来,某人是嘴硬心软。”

    是啊,我确实心软:“希望她通过这次教训,能牢牢记住手铐铐上的冰凉,从今往后,无论从事哪行哪业,一旦心生恶念,就想想那双手铐,快速警醒。”

    “小柔,你为何对一个外人如此上心,她分明是罪有应得。”白少安的无情我是知道的,但有些方面我不与他苟同。

    “她有情义,受了秋海棠的恩惠,便急人所急,我相信她本质不坏。”我朝他伸出手,将他拉了起来:“行了,快起来吧!陪我去吃碗杂酱面,我饿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以温柔的手,迎接冰凉的掌心,虽然是两种温度,也是两个世界的人,但这一刻,我们却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白少安叹了口气:“好,我们吃面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