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1.苦衷
    因为白少安的心里真的太苦了!

    我知道尹恒这个人,嘴里也不知哪句是真是假,见我不信,尹恒急了,双腿跳到了椅子上蹲着,我赶他下去,别踩脏了我的椅子。

    尹恒跳了下来,老老实实地坐着,指了指地上的白少安,小声地说:“我是故意灌醉他的,这样才能套出他的心里话!”

    他探着我的脸,仔细盯着我的微妙变化:“你真的……不想听听?”

    我别过身:“爱说不说。”

    尹恒说:“这件事,跟你的避孕药有关!”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,白少安一直都不肯告诉我真实的原因,避而不谈,只说对不起我!

    “你说吧!”我看着地板上的白少安,身上的军服都变得皱巴巴的,还有一些酒渍,

    我过去一直以为,白少安是因为无法反驳事实,才会不做解释的,谁知……竟然是有苦衷的。

    尹恒告诉我,白少安之所以之前会对我进行雪藏、避孕,那是因为,洪门的人一直都在寻找他的弱点,而我就是他唯一的弱点!

    “他不敢跟你正大光明地走在街上,不敢跟你出双入对,除了那个副官,不敢让任何人知晓你的存在,他不是没想过迎娶你,跟你生一屋子的孩子,可是……在洪门未被完全消灭之前,他不能这么做,也不敢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原来,一切都是因为洪门!白少安为了保护我,将我金屋藏娇,不让我生孩子,并非是不想我怀上他的孩子,而是害怕,一旦孩子降临,会成为敌人攻击的弱点,害怕我们会因此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不说?”我希望的,是他亲口跟我坦白,而不是尹恒来代劳。

    尹恒撑着脸颊:“他这个牛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,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人,怎会告诉你,让你揪心?”

    所以,昨晚白少安突然来找他喝酒时,他就知道,我们俩肯定又闹矛盾了,于是一瓶一瓶地灌他喝酒,让他喝到不省人事,这才套出了话。

    也难怪,在我的记忆里,白少安从未喝醉过: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走到白少安身侧,让尹恒帮忙搭把手,将他抬到了床上,我帮他解下了军靴,放松了皮带,将他身上的纽扣一粒粒解开,脱了下来,刚准备去煮醒酒汤,就被他抓住了手腕,嘴里喃喃自语:“小柔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的心结,就在这一刻,完全打开……

    尹恒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:“那个……你们忙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我唤住他:“李灿的事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尹恒说:“老天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心里很乱,觉得自己对不住兰芝,但转念一想,尹恒的话或许没错,老天自有安排,既然月老说了,兰芝和李灿不是命定的缘分,那她真正的缘分,就一定会出现。

    只希望那个人快快到来,好好抚慰兰芝,给她幸福。

    兰芝必须要获得幸福,因为她值得!

    这一守着白少安,就守到了天黑,当白少安醒来时,我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,就在这黑暗中,他伸出手,摸了摸我的小脑袋,我惊醒:“你……你醒了!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,再看看天花板,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了:“小柔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有再责怪他:“行了,别说了,饿了吧!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天都黑了,你一定饿坏了。”说着就起身,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为了守着他,我没有做饭,白少安沐浴之后换了身笔挺的西服:“那就去咱家餐厅吃饭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安静餐厅,我挽着他的胳膊:“你就不怕你的海棠妹妹看到会伤心?”

    想到上一次,秋海棠来舞厅见过我后,曾信誓旦旦地说白少安一定会娶她,我等了那么久,她都未曾如愿,别说如愿了,她都不曾出现过,若不是提起安静餐厅,我都快忘了这号人物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微微一笑:“怎么,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我趁机掐了他的腰一把:“就问你,酸不酸?”

    他将鼻子陷在我的头发里:“酸,酸死人了!”

    提起秋海棠,白少安在路上告诉我,因为她是他师父的女儿,又被他视为小妹,是万万不忍心伤害她的,为了避免她再做出什么疯狂的事,他给秋海棠安排了一个任务,去了一个千里之外的城市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这个科研任务,没有个三年是完成不了的。”他狡黠地一笑,特别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耽误她吗?三年时间,对一个女孩子可不容易熬呢!”我戳他的小心口:“你良心不会痛吗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的良心被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去了安静餐厅,问了一下今天所有什么菜,店里的服务员说,有云南新运来的野生菌,十分鲜嫩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,好就没吃菌子了!”我眨着星星眼,对着白少安,他微微一笑:“好,就吃这个!”

    很快,野生菌和清淡的鹅肉汤便送了上来,还有一些时令小炒以及一盘桃花糕,光是闻着味儿就让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……开动吧!”我望着小火慢炖的汤锅,夹起了一块切片的菌子,听说是野生菌,我还没尝过呢!

    正准备送入嘴中,就看到白少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一直盯着我的脸,表情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他拦下了我,夺过了我的筷子,将菌子放在眼前看了几眼,放在舌尖轻轻尝了一下,就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全都叫过来!”他发怒了,望着沸腾的汤锅,火焰都快掀翻楼顶,我望着他:“好好的,怎么突然发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,只说,等店员们过来后,他再告诉我,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安静的餐厅里,传出这一阵怒吼,店员们纷纷放下手头的活儿,来到了我们面前一字排开,白少安指了指刚才那个服务生:“你,出列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孩看到地上的筷子和菌子,眼神惊恐,但还是镇定地出列了:“白司令,有何吩咐!”

    白少安二话不说,递了一双筷子给她:“你,把锅里的菌子吃下去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