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0.趴好,翘高点
    我不断地闪躲,一股羞赧的情绪从心中扩散开来,身体也附上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,就连头皮都开始发麻,我低着头,看着白少安一寸一寸地剥开自己的衣裳。

    一双均匀而修直的美腿完整的展露出来,从脚趾、小腿、大腿到臀部呈现出完美而赏心悦目的线条,我羞惭的转过脸,白少安站在桌前,痴迷地欣赏着我:“小柔,你好美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没等我反应,大手一挥就取下了我身上的碎片,我身体一凉,凌乱而惊慌地双手紧紧护卫着自己的胸前,他将我转了过去,身体压上我的后背。

    大手,摸了一下我光溜溜的后背,一路向下,那里早已泛滥成灾。

    我把头埋下,觉得好羞耻: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?”他的手指落在我眼前,晶莹一片,我闭着眼,不敢去看:“它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将我轻颤的身体抱了起来,我的头发垂了下来,任由他将我摆在桌上,被他仔仔细细地观察着某处:“听话,趴好,翘高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抬高我的双腿,冰凉的手深深刺激着我。

    我早已羞得无地自容,在离白少安这么近的距离,像狗一样趴着抬高臀部,还被他近距离地观察着,叫我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美,真美!”他说完后,伸出粉嫩的舌头,狡黠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我被他按住,就在餐桌上,被他真真正正,由内而外地“吃”了个遍……

    晚饭,吃得我一阵脸红,想到刚才我们才在这张桌上交欢,想到我趴在上面,被他从后面蹂躏,我就想咬死他。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对面,似笑非笑地给我盛了一碗汤:“今天流了那么多水,多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!”我埋着头,看那汤汁的颜色都变了,白少安果然是个无赖!

    “怎么?难道我说错了?”他说:“还是说,你觉得刚才的不够满足,不够刺激?要不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很满足了。”我赶紧吃饭,生怕他再产生什么坏主意。

    到了夜里,我再三警告他:“白少安,你今天已经那个啥了,不能再碰我了!”

    他将我搂在怀里,正儿八经地点头:“放心吧……”然后接着说:“我只蹭蹭,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我还没来得及挣脱他的怀抱,就被他死死压在了身下:“白少安,你是种猪变的吗?”

    他下巴划过我的脸,胡茬带来一阵酥酥麻麻的的感触,让我再度心跳:“我是种猪,那你就是母猪,咱们努力多造几头小猪。”

    我一阵挣扎,又恼又笑:“白少安,我以前怎么没发现,你如此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他轻咬着我的耳廓,热气喷洒:“对啊,现在想退货,已经晚了!”

    他又开始躁动起来,一双大手在我身上游走,我被他撩拨得浑身发软,阵阵战栗,某个冰凉且坚硬的庞然大物,不老实地在我身后磨磨蹭蹭,我夹紧双腿,却还是没办法阻挡他的攻势。

    待他指尖轻拈粉嫩的小樱桃,我发出一阵shen吟,他抓准时机,突破防线,硬塞进了我的身体里,某处被豁的填满。

    他也轻哼一句:“这个姿势,特别紧……”坏笑一声,律动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白少安……嗯……混蛋……”在他的攻势之下,我意识模糊,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是喜欢我混蛋吗?”他双手与我交错在一起,把我按在了床上,身体紧紧贴合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被撑爆了,浑身阵阵痉挛:“白少安,我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?那就更得卖力了!”他不顾我的求饶,集中火力密集的进攻,用力地顶在了花心上,我再也控制不住,疯狂地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登上云霄的快意还未消散,身体不受控制地抽搐着,他倚在我身后,也同时释放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跟他同床共枕五年了,可这事依旧刺激又合拍,白少安骄傲地翘起宽阔的下巴:“或许,是因为我太强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……”我想踹他,结果被他挡住了膝盖:“你想谋杀亲夫吗?”

    “亲夫?在哪里?”我四下里瞟了瞟,他摆正我的小脑袋:“看好了,你的夫君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同意。”我用鼻尖点了点他的鼻尖,轻触绒毛:“你别乱攀亲戚。”

    他噗嗤笑了:“那好,你可以不同意,我当孩子他爹,行了吧?”

    提起孩子,我就想到了我那个可怜的孩子,不仅胎死腹中,还被张月明给吃了魂魄,永远地与我分离了。

    我将这一切告诉白少安后,他翻过身,体温骤降:“对不起小柔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避孕药的事,我还没有原谅你,所以,孩子生与不生,全取决于我。”说完后,我起身,走到玻璃柜台面前,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的药瓶,标签被我撕掉了,白少安一直都不知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如今,他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瓶长期服用的避孕药,我专门请安德鲁开给我的,每一次跟白少安恩爱后,我就会偷偷吃上一颗,就是不想怀上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吃药,冲了过来,一把抢掉了药丸,把一瓶全都丢进了铜马桶里,冲到了下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一拳一拳地打他背上:“混蛋,你干嘛要丢我的药!”

    我委屈地靠在墙壁,哭了起来:“你不是不想我怀上你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双手撑在墙壁上,在克制自己的情绪,但从那抖动的肩膀上,可以看出他的痛苦,良久,他对我说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等我出去时,他已经出门了,大半夜的,一声不吭就出去,喝到第二天,喝个烂醉被尹恒送了回来,看到白少安醉成了一滩烂泥,我任由他在地板上打滚,不理不顾。

    尹恒坐在桌边,自顾自倒茶:“累死我了!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昨晚,你们一直在一起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白少安太能喝了,差点没把大都会的酒窖给喝干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很生气,他大晚上地离开,也不说去了哪儿,害我白白担心一整夜,结果就烂醉回来,说不生气是假的!

    尹恒连喝了几杯之后,摆摆手:“小柔,这件事你别怪他,因为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