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9.今晚吃你!
    尹恒对我说,他见到那女子后,偷偷翻进墙内,取了一根女子的头发,回来后做了法,请来了月老君,希望月老帮帮忙,把李灿和这个狐狸精的烂桃花给剪断。

    结果却出乎意料!

    “月老告诉我,李灿和这个女人才是一辈子的夫妻,俩人会相伴到老,子孙满堂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我首先就不同意:“什么破姻缘,我不信!”

    尹恒叹了一口气:“一切都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是不信,我一定逆天而行一把!”我说的得出做得到。

    尹恒拿我没办法,只告诉我,月老说,这件事兰芝自己会发现的,让我们不必插手,现在时机未到,兰芝不宜知晓。

    我怒了,这种事,还有挑时辰让人知道的吗?

    尹恒说:“到那时,她会有自己的缘分,所以,我们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尹恒这个人,永远都是神叨叨的,我不管他,但现在,确实也不适合告诉兰芝,至少李灿还没有决定要跟谁在一起,我觉得可以努力一下。

    我知道,像李灿这样的男人,穷了小半辈子,突然间有了钱有了地位,确实会有很多不怀好意的女人前来贴着他,他逢场作戏也好,动了真情也罢,我只希望,他不要伤害兰芝,不要做一个不负责任的混蛋!

    从这儿回去后,我气得吃不下饭,白少安今天下班很早,提了一瓶红酒回来,抱着我就一顿狂吻。

    我不开心,表现得也十分冷淡,他见到后,还以为我因为早上的事恼了他,一个人屁颠屁颠去厨房做菜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,他炖了汤,片了牛肉,绝好的刀工都用在了做菜上,不一会儿就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看他那么卖力地讨我开心,我走了过去,从身后环住他的腰:“什么时候学会的做菜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的时候。”提起这段往事,他就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那时我刚从白家逃离,发生了炸桥事件,他以为我死了,而后疯狂了一段时间,便开始回到我们的小屋里,站在灶台面前,学着我的模样做饭。

    “那时我回去,看到你喜欢的碎花围裙就搭在椅子背上,灶台上的油盐酱醋,以及碗碟都是按照特殊的方式摆放的,我便站在那里,想象你给我做饭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认识白少安时,还是个半大的孩子,17岁的年纪,什么都不懂。

    但因为爱他,想让他吃我亲手做的饭,我努力地学,跟房东太太学习怎么做平城的菜系,最开始差点没把房子烧起来,练习了一年多后,倒是可以做出一些像样的饭菜了,只是白少安回来吃饭的时间越来越少,战事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我经常做两个人的饭菜,到最后吃不完,都倒掉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听完我的话后,转过身来,将我轻搂怀里:“以后我会经常回来吃饭,不,我天天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懒了怎么办?”我现在已经不习惯做饭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拿着锅铲:“你不做,我做,我等你回家吃饭!”

    我笑了起来,窝在他的胸膛里,嗅着那诱人的芬芳:“少安,你说……我俩经历那么多事,兜兜转转,却还深爱如此,为什么有些人却做不到呢?”

    他刮了刮我的小鼻子:“那只能说,他们爱得不够深沉。”

    我望着天花板:“你说,我们会不会也跟那些人一样,只能同患难,不能同富贵呢?”

    白少安的脸色僵了下来:“傻瓜,瞎想什么?”

    他轻柔地告诉我,在我们身上,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“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,就不想放过你,苏小柔,你这辈子完了,这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掌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嗤之以鼻:“别说得好像我愿意似的,我还没答应跟你过一辈子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?难道你还想着别人?”他一本正经地按着我坐下,自个儿也坐在我身边:“那我跟你分析分析,看看你身边这些男人到底值不值得你爱。”

    他开始分析尹恒,说尹恒就是个豆腐干臭道士,不懂谈情说爱。

    又说三子是个鳏夫,人闷得像快木头,一定不适合我。

    我抽动嘴角:“那凌风音呢?”我告诉他,凌风音可是说过,要跟我过一辈子风花雪月的人。

    白少安一听到这话,就生气了,生气的样子就像一只呼哧呼哧的小动物,转身将围裙一丢,坐到窗边郁闷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嘴巴翘得老高,真是个醋王啊!

    只需他自己拈花惹草,就不许我有人追求,真是不公平。

    可是,虽然不公平,但我还是慢慢地靠近,去哄着他:“怎么,堂堂大司令,就这点度量?”

    他下巴翘得很高:“在爱情里,我就这点度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坐在他的腿上,双手拦住他的脖子,低头瞧着他又气又委屈的眼睛,他不断闪躲:“走开!”

    “不走!”我低下头,轻轻咬住他的耳垂,他一哆嗦,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你再挑拨我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他的双拳再度捏了起来,关节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我巧笑倩兮:“怎么,你还想吃了我不成?”

    他再也忍不住,掐住我的腰:“是,我现在就吃了你!”

    白少安抱起了我,走到屋内中央的一张大桌上将我放下,我怯生生的斜坐在桌上,看着男人的身影像一座山那样笼罩着我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天都没黑呢,你想干嘛!”我慌忙地压住自己的旗袍,却没注意到,桌边两条明晃晃的大腿,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他双手轻轻一撕,我的旗袍就成了两块残破的布匹。

    贴身的法国蕾丝胸衣和内裤展露无遗,两个小白兔挤做一团,性感又美丽,让白少安胡乱地解开了衣扣。

    我听见了他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”现场只有浓浊的呼吸声,他一头扎进我的胸前,啃食着我这对被胸衣罩着,却呼之欲出的丰满,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