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8.出轨了
    只有最亲密的人,才能将头发留在对方的私密处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就心中一阵发寒。

    可怜我们的兰芝,还一直被蒙在鼓里,为了她和李灿的房事操碎了心,原来,并不是李灿患了什么疑难杂症,而是他身上的激情和精力都消耗在了另一个女子的身上!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谁?

    我捏着这根恶心的头发,发誓一定要找出那个狐狸精。

    安德鲁虽然是个外国人,但当看到这根头发时也已经猜出了,所以他才会刻意跟李灿说,最近不要进行房事,就是为了提醒李灿,结果那二傻子还压根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开给李灿的药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只是维生素c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心头却像压了一座大山这般难受,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原本,听说李灿和兰芝的故事,李灿原本要迎娶兰芝,结果不想命运弄人,兰芝为替父还债,走上了站街女的道路,好在后来有情人终成眷属,我们大家一起开舞厅,一起做生意,一起面对一个个的难关,原本还以为,李灿和兰芝这一对会比我和白少安走得更远,更幸福,没想到,还是敌不过现实。

    亏得兰芝这个傻丫头,还信誓旦旦地说,就算李灿不举,就算无法生孩子,她都要跟着李灿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结果呢?还未走到半路,李灿就跟她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难过了好一阵后,我跟安德鲁约定,请他暂时别提起这件事,在苏桃面前都不能提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末了,他轻声问我:“苏桃最近还好吗?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很关心苏桃:“想知道啊?自己去找她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安德鲁分开后,我去找了尹恒和三子,春风和煦,桃花盛开,他们坐在院子里的桃树下正在下象棋。

    一会儿吃了你的车,一会儿将军的,好不热闹!

    但我却闷闷不乐地坐在一旁,心里想着李灿和兰芝的事,他们下着下着就没声儿了,等我回过头,尹恒做了个鬼脸想吓我,三子在一旁含笑站着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鬼!”我一巴掌推开他,尹恒嬉皮笑脸的:“怎么啦,看你一脸不高兴,怕不是我们冷落你了?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玻璃心。”我思量再三,还是决定将李灿的事告诉他们,原本以为俩人会很吃惊,没想到,他们倒像早就知晓这件事一般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知道?”我轻佻峨眉。

    三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站在一旁不吭声,尹恒坐下来,长叹一口气,拿起茶杯便啄了起来:“这件事……我无意间撞见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你们,居然不告诉我!”我怒了,伸手就要打他,他赶忙躲避:“别介啊,我们也是为了兰芝着想。”

    我双手叉腰,活像个泼妇:“到底怎么回事,是你自己说,还是我动手请你说。”

    尹恒求饶了,说道:“就是那天他们被绑架,王副官将人救下后,让我和三子送他们回去,当时兰芝和苏桃都吓坏了,李灿也是,吓得扶着墙走,却说要去舞厅看看,说那天没扎帐,怕钱丢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兰芝和苏桃由于太过惊吓,也没管他,结果尹恒不放心,就让王副官和三子把俩女人送回去,他去陪着李灿,结果,就看到李灿去了一个带院子的二层小别墅,敲开门后,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开了门,将他扶了进去。

    尹恒觉得这事儿不简单,立刻爬了墙头,就看到那女人和李灿在客厅里就狂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画面,简直不看入目!”尹恒双手捂住眼睛。

    我气得浑身发抖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说?这件事我已经警告过李灿了,李灿也答应再也不去找那个女人,愿意和兰芝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尹恒说的意思,现在兰芝还不知道,既然李灿愿意回头,那便是最好的结局,让兰芝永远都不知道这事,才能一直幸福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李灿根本没有信守诺言,距离他们被救下那天,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了,他这段日子,从来不碰兰芝,内裤上还有别的女人的头发,这说明了什么,说明他还依旧在偷腥,脚踏两条船!

    这样对兰芝是极其不公平的。

    见我要冲出去,尹恒一个箭步冲了上来,将我拦住:“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兰芝是我姐妹,我怎能不冲动?”我都快气疯了,这件事,就算不经过兰芝的手,我也要给他解决了。

    听到我要插手李灿和兰芝的事,尹恒把我拽住:“怎么?你难道还想管别人的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瞬间被人泼了冷水,是啊,我怎么能去管别人的事呢?

    虽然兰芝和李灿都是我的朋友,但再好的朋友,我也没有资格去管别人的事。

    这问题真是纠结死我了,知道好朋友的男人出轨,是说还是不说呢?

    尹恒喝住我:“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兰芝最大的敌人,不是被人抢走了李灿,而是纠缠在这些爱恨情仇里。”

    尹恒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人,说出的话,却像老生常谈一般,他说:“告诉兰芝这件事,能换来什么好处?难道李灿就没有背叛她?难道他们就能真的和好如初吗?”

    三子这时也插嘴:“这件事,确实是李灿的错,我就算是他兄弟,不站在他这边,虽然我那会儿我也想过告诉兰芝这件事,但我也没说,因为说了,快意的是李灿,伤心的只有兰芝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三子的意思,这件事一旦摆上明面,以兰芝的性子,眼里定揉不得沙子,她绝对要跟李灿分开,而李灿就成了最大的赢家,美人在怀,忘了旧人。

    “对,我不能这么便宜他!”现在是李灿最焦灼的时候,我不能打破了这个状态,要让他继续折腾下去,而他找的那个女人,我也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我问尹恒,那间小别墅在哪儿,尹恒说:“你别想去找,我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,三子气得砸了茶杯:“李灿那个王八蛋,有钱后,不先让兰芝过过好日子,却偷偷买了别墅,去养野女人,想着我就来气!”

    我已经气得头皮发麻了:“居然……偷偷买了别墅金屋藏娇,尹恒,就这种人,你还要包庇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包庇,而是……”他叹了口气:“罢了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