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6.交流房事
    兰芝郁闷地告诉我,她之前做站街女时,也遇到过不少难搞的客人,有些甚至是糟老头子,但在她的撩拨之下,总能抬起枪头,来那么几下,可是最近,李灿有点奇怪了,无论她如何挑逗,李灿都不为所动,还说让她别闹了,他只想睡觉。

    “最可恶的是,我把我的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,对他又舔又吃的,他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,这太不正常了吧!”兰芝说,她怀疑李灿那方面出现问题了,大呼自己倒霉,好不容易找到个好男人,怎么年纪轻轻就萎了呢?

    我问她,之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?

    她摇头:“之前可生猛了,只要我在他身上蹭一蹭,他就欲火焚身,将我抱到床上折腾一夜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我想,还真可能是那方面出了问题,兰芝听闻后,都难过得哭了起来:“我守活寡没关系,可是他们老李家不能断后啊!我和他还没生孩子呢!”

    我拍拍她的肩:“不如,我们请安德鲁医生去给他检查检查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。”

    不过现在天色已经有些晚了,我们决定明天就请安德鲁医生去看看,当然了,这件事必须瞒着李灿,就说是做一个全身体检吧!

    这一回去,就是夜深了。

    按照以往,夜深人静时,我都会卸下红妆,好好地让脸蛋舒服一下,可今天,我不仅没有卸妆,反而对镜梳妆,细细密密地拍了粉底,耐着性子画了眉毛,勾了眼线,涂了睫毛,最后抹上红色的口红,眉眼飞翘,妖媚动人。

    今夜,我换上了一身高开叉短款旗袍,就等在门边上,待那道熟悉的脚步声响起,当开门的那一瞬间,我蹿了出来,轻轻踮起脚尖,在白少安的脸颊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,疲惫的脸上终于恢复了生气:“小柔,你今天……很特别!”

    是啊,自从纹了万代兰后,我如重获新生,由内而外透出了一股自信,人也变得容光焕发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,喉结快频率地抖动了一番,豁的吻了上来,反手关门,抱着我转了个圈,将我按在门板上,恨不得吃干抹净。

    他一手匝紧我的纤腰,一手托住我的后颈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刚开始只是温柔的试探,后来慢慢变得激烈,他霸道的舌像要宣誓主权般,扫过我嘴里的每一寸空间,然后卷起丁香小舌,过渡到自己嘴里,反复吸吮、纠缠。

    我被他吻得全身无力,空气也变得稀薄,只能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襟,把全身的重量依附在他身上……

    一股热流从下腹涌上,心脏跳的又急又快,浑身着火似的燥热,很快,一个硬邦邦的物体抵在我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他推开了我,我们都剧烈地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”我就像一个浪荡的女人,勾着他的脖子,抬起雪白的大腿,轻轻摩擦着他的某处。

    他捏拳背对过去:“你的伤还没好,我说不行就不行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走进了卫生间里,里面发出淋雨的水声,我推开门,见到他拿起喷头,开着冷水,对着自己一阵猛冲,硬生生将自己的欲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硕大的某处渐渐变小,我轻叹一句,没事,长夜漫漫,我看他能忍到几时。

    白少安回头,故作生气地怒瞪着我:“小妖精!在伤好之前,别想诱惑我犯罪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都是我的口红印,便索性脱了衣服,对着水冲了起来,他在洗澡,而我也不闲着,我正一步一步,慢慢地靠近了他……

    我想起了兰芝教我的办法,那是一个男人欲罢不能的压箱底的秘法,也是这个时代的正经女人,不齿尝试的办法。

    当我走到他身后时,轻轻搂住了他,他一个颤栗,赶紧将水调成了热水,热气弥漫,我顺着他精美的肌肉线条一路向下吻去,然后……一口含住了某处。

    他的那里生得极大,纵使是软绵绵的状态,我也只能面前含住前头。

    白少安不敢相信地瞪着我:“小柔,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双手紧握成拳,身体战栗不已,感觉自己快要燃烧起来了,眼神也开始迷离起来……

    我生涩地想象自己正在吃一根冰棍,反复吮吸,汲取甜美,而后便开始放肆起来,进行着挑逗,很快,他便发生了反应……

    随着我一寸一寸地撩拨,他深邃的黑眸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我,忍不住发出一阵轻哼:“小柔你……停下,快停下!”

    可我,就是不听话了呢!

    我睁开眼,看到他咬牙隐忍,眼中流露出的倔强,逐邪佞一笑,白少安,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抵抗我吗?

    每一次都是他蹂躏我,这一次,也该我好好地玩玩他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终于忍不住了,一把抽了出来,将我在湿滑的墙壁上,卖力地亲吻起来,大手落在高挺的小白兔前,充满了**之气,眼睛也氤氲了一层薄雾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……唔……”我忍不住轻哼起来,巨大的快感如浪潮般,一**袭来,我忍不住全身开始颤抖,握紧的双手已经泛白。

    白少安在我方才大胆的刺激下,已经渐渐失去理智,他扒开了我的衣服,饿狼一般地啃食着,热水淋在我们的身上,加重了我身体的刺激感。

    当他吻着吻着,吻到我的左肩时,猛地愣住了。

    那上面,再也不是丑陋的疤痕,而是几朵盛开的万代兰,妖艳的花瓣让他眼眸都变了色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刺青!喜欢吗?”我搂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而是舔舐了上去,用他那性感的薄唇,在花瓣上面给予滋养的养分。

    我了然地一笑,配合着他,陷入疯狂……

    他慢慢地下滑,与两处红色突起游戏,张嘴含住,一寸寸地瓦解了我的理智,酥麻的感觉处传遍全身,浑身燥热难耐,呼吸也越来越不稳,我的眼神开始涣散……

    “少安,我要……”我也不知自己怎会说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话,可是,这是我心底的话,我想要他,就现在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