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4.特别的刺青师
    我们有说有笑,很快,苏桃就将安德鲁带来了,他看到我躺在病床上,一脸憔悴的样子,漂亮的蓝眼睛耷拉着:“出这么大的事,你们都不提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我请他坐下,慢慢回话:“也不是什么大问题!”

    “不是大问题?”他差点没跳起来,用一口怪腔怪调的口音说:“我听苏桃说,你左肩被捅了一刀,缝了十三针,还有你身上的鞭痕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,我的罪名在当场就洗脱了,至少平城的瘟疫这个脏水没有成功泼上我,至少我还是清清白白的人,受点小伤,已经完全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安德鲁将出诊的药箱开启,要给我做检查,我这才想起,我是用检查的借口请他前来的,这下没法推脱了。

    待周围清场后,苏桃和他留下,苏桃轻轻帮我揭开了衣裳和纱布,他看了看那针法,忍不住夸赞:“缝得很漂亮!好针法!”

    是啊,张院长亲自操刀,能不好吗?他之后给我进行了诸多检查,除了失血过多的症状外,其他身体机能已经在渐渐恢复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养伤,有什么问题,随时找我!”安德鲁看了看表,好像还有别的什么病人,便急匆匆地离开了,走之前,轻轻跟苏桃打了声招呼,苏桃送他到了门口,恋恋不舍地扶着门框。

    “行啦,再看,人家后脑勺都看穿了。”尹恒这个人什么都好,就是嘴比较欠揍。

    苏桃白了他一眼:“五十步笑百步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!脾气还不小。”

    我追问:“你说他五十步笑百步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桃刚要开口,尹恒就跳起来捂住了她的嘴:“没什么,没什么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年龄也不小了,却还像个孩子一般,你追我赶的,也不看看是在什么场合。

    这一住院,我就住了一个多星期,后来实在是住不下去了,我很讨厌医院的药水味儿,于是跟张院长商量着,提前出了院,这期间都是苏桃衣不解带地陪着我,白少安也陪伴我,但很多事,毕竟没有苏桃动作麻利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确实好了,伤口已经完全愈合,于是想给白少安一个惊喜,这天,我找了兰芝,问她平城做刺青的师父在哪儿,我想做一个刺青,将左肩胛的丑陋伤疤给缓缓新颜,兰芝带我去了西市的一家老手艺,据说祖上都是从事刺青师的,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我兴冲冲地跟他过去了,结果刚进屋,就闻到了一股沁人的花香,有玫瑰和桂花的味道。

    现如今已经是春天了,万物复苏,玫瑰倒是可以见到,可是桂花又去哪里找呢?

    苏桃告诉我,这家师父有一个爱好,喜欢收集春夏秋冬所有的花料,因为他刺青的燃料就是从这些花儿中提取的。

    我参观着这间半大的小民房,落在巷子里很不起眼,上门的人也不多,要不是兰芝领着我来,我还不知道这儿有一间刺青的铺子,真是低调得可以。

    不过有名气的手艺人,都是这般,不拘小节,不注宣传。

    我们来时,刺青师在里面给上一位客人做收尾工作,门口一个半大的小童子请我们到旁边的红木椅子上坐下,旁边放着一些瓶瓶罐罐,据说这些都是鲜花提取的燃料。

    红的有玫瑰,粉的有樱花,玫红的是喇叭花,黄的有菊花……每一种花的价格都不一样,看来,这位刺青师是个有心人。

    兰芝悄悄告诉我,这个刺青师名叫方圆,不仅有工匠精神,还十分的特别,怎么个特别法,她暂时保密,故弄玄虚地说,待会我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们静静等待了十几分钟后,里面的客人出来了,是一个混江湖的男人,身上纹了龙虎,我看到他背上的图案时,瞬间惊呆了。

    我从未见过如此栩栩如生的龙虎,龙腾万里,云雾缭绕,身上一笔一划十分清晰,龙鳞还会跟着龙身的走向而变换角度,特别是那双龙眼,灵气十足,无论你在哪个角度,龙眼都在瞪着你。

    而那老虎也是一般活灵活现,将万兽之王的霸气和傲骨展露到了极致,前爪微微抬起,仿佛随时都要从皮肉上飞奔而出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方师父。”壮汉对着镜子照了照:“果真是好手艺啊!”

    一个男子掀开布帘,从里面出来,温和地一笑:“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当我见到这位刺青师父时,终于明白,为何兰芝要说他很特别了!

    这个人,比我想象的要年轻,二十多岁的模样,细皮嫩肉的,自带一股温润之气。

    他的五官虽然没有白少安这般惊艳,更偏向秀美,五官精致剔透,眉眼之间写满了故事,看到我后,他眸光微微一凛,这眼神真有点似曾相识啊!

    “方师父,我带了我的好姐妹过来。”兰芝想他介绍我,不知为何,他的眼神一直都落在我的脸上,我跟他是第一次见面,可是却让我觉得他十分的不礼貌。

    待兰芝介绍完毕后,他嘴角含笑,微微点头,动作优雅地做出手势:“好,苏小姐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我让兰芝陪我进去,但这个叫方圆的男人,却不许兰芝进入,兰芝没办法,只能在门外等候。

    进去后,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,有一张特制的小床,方圆安排我躺下后:“苏小姐,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紧张……”其实我已经紧张到身体都绷直了。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:“好吧,你不紧张。”他慢条斯理地从身后煮开的水里,用镊子捞起了制作工具,据说这种是医学消毒法,高温煮过之后,能杀死不少细菌病菌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器具,看到针和小刀,我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,仿佛成为了待宰的小猪:“方师父,这个……疼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疼,不过,你可以当做蚊子咬。”他走到我身旁:“不过别担心,看到最终的效果后,你会觉得,这点疼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问我,是哪里需要刺青,想做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我其实也没想好,便告诉他我的左肩胛上有个伤疤,太过丑陋,想做个刺青遮盖一下,他站在一旁,眉头微皱:“那麻烦你脱下外面的衣物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过身去,避免了我的尴尬,说说话,我真挺尴尬的,除了白少安和医生面前,我还没在哪个男人眼前脱过衣服呢!

    他感觉到了我的犹豫,开口说道:“别担心,我阅人无数,早已对人体失去兴趣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咬了咬牙,退下了外衣领口,将手臂抽了出来,身上紧紧裹着小毯子:“好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