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3.螳螂捕蝉黄雀在后
    看到尹恒和三子俩大男人在我病床前忙忙碌碌,一刻不得停,我笑得前仰合后,不小心笑得太得意,把伤口给扯到了,又痛得我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见到我躺在枕头上哎哎地叫唤着,尹恒轻笑一声:“看吧,人就是不能嘚瑟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然后不客气地接过了苹果,大口地咬下,细细咀嚼。

    尹恒见到我醒来后,能吃能笑,也终于放心了,三子帮我换了一壶热水进来,眼眶都成了红的。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了?出去打个水,被烫着了?”

    三子赶紧背过身去:“就是熏着了。”

    尹恒给我使了个眼色,悄声说:“这几天他都没合过眼,还偷偷掉过眼泪。”

    听到三子掉眼泪,要不是亲眼见到他红了眼眶,我打死都不相信,这么大个头的壮汉,怎么会轻易落泪?

    因为在我印象里,他只为自己的老婆孩子掉过眼泪,平日里,就是杀人都不带眨眼的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悄悄告诉我,三子曾跟他说过,早已将我和他当做了亲人。

    三子这是把我当亲妹妹看待呢!

    听到后,我心头一软,暖洋洋的,被阳光照拂着,看着三子的背影,也不禁觉得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三子给我端来一杯热水,瞪了尹恒一眼:“别听他胡说八道,我可没哭。”

    可眼睛上的红肿,却还未消散。

    我接过水杯:“是,你没哭,你是铮铮铁汉子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起来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吃饱喝足后,问他们,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,三子不善言辞,就让尹恒上场,尹恒为了博我一笑,披上了床单就开始演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话说那天,你这个娘们背着我们偷偷跑了出去,我和三子着急了,到处去找你,最后没招儿,找到了白少安帮忙,这才查到你是被洪门的人给绑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时相隔不过两天的时间里,发生了几件事情,让白少安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好好地考虑清楚。

    这第一件事,是兰芝、李灿和苏桃在前一天晚上被人给绑走了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,我们请梁友青调查后,发现多半是洪门所为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,就是我失踪了。

    而第四件事,尹恒和三子还是从白少安嘴里听到的,那就是宋昕妤出逃了……

    原本几件事都看似独立,但白少安心中却有直觉,这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,不然,他无法解释,为何事件的人物都是在两天内密集发生,且都是有交集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,他想到了洪门,我的失踪,也应该与洪门有关。

    但要找到洪门并不容易,于是尹恒便用了法术帮忙,确定了洪门活动的区域,由白少安派人去侦察。

    而后,便发现洪门的人频繁活动于广场的断头台,于是,白少安便分析,他们应该在这里要举行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那一夜,总统亲自派遣了一队人马前来寻找宋昕妤的下落,趁夜进城,且不入司令部,自己安营扎寨,这本来就很有疑点,偏偏还送了一封总统的密信给白少安,将他调去了运城,说有一项紧急军事要他亲自去处置,如果违抗命令不肯立刻离去,或者事情没办成,半途而废,就会被视作违抗军令,要被处死!

    白少安接到军令后,也不得不从,将找人的重任交付给了王副官,便头也不回地出了城,因为他已经大概猜到了对方想要做什么,他不出城,对方就绝不会行动,所以,为了尽快找到我,为了将兰芝等人救出来,他必须得离开。

    离开后,王副官果然不负所托,找到了关押兰芝等人的地方,他们抓兰芝,也不是为了引出我,待我落入洪门手中时,他们的用处就不大了,所以看守的人也很少,这才被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后,便上演了我被绑在断头台上,宋昕妤当众揭露我的“真面目”,想置我于死地的那一幕,可惜啊,洪门虽然跟宋家有交易,但在这件事上,与宋家确是各怀目的。

    宋昕妤希望我在大家面前,正大光明地将我就地正法,因为只我死了,而且还是合法的死去,白少安才怪不了她,他们还有未来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不知,洪门想的,也不是要我的命,他们真正想要的,是白少安的姓名。

    而宋家,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白少安的,且不说宋昕妤对他痴心一片,就说白少安是个战无不胜的大司令,手底下有近100万的兵,宋家就不可能放弃他。

    于是,洪门便偷偷给白少安送了信,信上说,我落到了宋昕妤手里,有性命危险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那份信伪造得相当逼真,简直就是王副官亲笔所写的信件,白少安差点就被蒙混了过去,还好他足够了解王副官的脾性,知晓他遇事不会如此慌张,便多了个心眼,打了个电话回司令部,王副官很快收到消息,给他回了个话,俩人一对就知道,这封信不是出自王副官之手,那会儿王副官刚刚救下了兰芝等人,怎么可能有空给他送信?”

    所以,仅凭一封信,白少安就猜到了敌手的全盘计划,他人正出发,就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首先,让兰芝和李灿出现在我面前,让我知道他们已经平安,不用为了他们被屈打成招或者做什么傻事。

    其次,他猜到了宋昕妤和洪门会用观花门和瘟疫的事做文章,于是他让王副官抽出人手保护好兰芝等人后,再去将慈爱医院守护住,皆时很可能需要用到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最后就是让王副官通知尹恒和三子去随时关注,一旦发现我的踪迹,务必要保护好我!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后,就等着好戏上演了,果然不出所料,洪门和宋昕妤拿我做了文章,洪门要用我逼白少安进入陷阱,宋昕妤想要当众处决我,一切都安排妥当,只是没想到,这一切最终还是失算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没有如洪门所想失去理智地出现,宋昕妤也没有如愿杀了我。

    只是三子和尹恒找到我时晚了几分钟,见到时,我已经受了伤,让他们内疚不已。

    我故作开心地笑起来:“这些都不算什么,最终要是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点点头:“对,活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