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2.抢救
    白少安无法发泄的情绪,全都用在了敲击墙壁上,我知道,他内心的痛苦,只希望这场手术快快结束,我平安脱险,好让某人放心。

    张院长亲自为我麻醉,他手里拿着一根针管,戴上了口罩和手套,走到我的面前:“苏小姐,我要为你进行麻醉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当针尖扎进皮肉里,我的眼睛一片恍惚,在彻底模糊之前,我看到了好多好多的人,有龙神张慈爱、血太岁还有我娘……他们都在身边围着我,似乎在给我加油打气:“苏小柔,你一定要坚强,一定要挺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想点头,想说话,却发现全身已经麻痹了,只能在心中轻轻回应:“我一定会没事的,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手术也不知做了多久,等我醒过来时,据说已经是三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时,窗口的阳光正巧落在一个人的侧脸上,白少安换了一身便装,趴在了我的床头,紧握着我的小手,面容憔悴不堪,就连头发也耷拉了下来,十分颓废。

    感觉到我的手指在动,他睁开了眼:“小柔,你醒了!”

    我张开嘴,喉咙好似被火烧,干得要命,勉强挤出了一个字:“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立马去倒。”他走到桌边,从保温壶里倒了一杯温热的水,将我轻轻扶起,送到了嘴边,我如虎狼一般,大口大口地灌着水,连喝了三杯才停下。

    他随手将搪瓷杯放下,只手揽着我,让我靠在他的怀里,他轻吻我的额头:“好一点没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好多了,只是伤口……还有点疼。”

    确实有点疼,这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,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。

    白少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,我看到他的左手骨节上有伤,逐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将手藏起来,眼神飘忽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哪里是没事,这伤看样子就是才刚刚弄上去的,我原本以为他只是在我手术那天情绪失控砸了墙,没想到这几天都在砸墙,真想问问医院的墙还好吗?毁坏医院的建筑,应该要赔钱吧!

    “饿了吧!”他的呼吸喷洒在我脸颊上,冰冰凉凉的,与阳光交融,变得凉爽舒服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小脑袋摩擦着他的胸口:“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给你弄吃的。”他刚准备起身,苏桃就送饭来了,当她推门进来,见到我的苏醒后,小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,砸在了保温罐子上:“姐姐,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她跑到我床边,又哭又笑的:“你这几天吓死我们了,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瞪了她一眼,不准她说丧气话,苏桃立马闭嘴:“你可知我和兰芝嫂子天天都在熬着鸡汤,每天都定点送来,就是想着你醒了能随时喝下,结果熬了两天你都没醒,我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哭了。”我抬起左手,却发现肩膀一疼,根本使不上力,只能垂下:“哭花了脸,可就不漂亮了!”

    苏桃破涕为笑,手脚麻利地给我将鸡汤腾了出来,配合上白粥进行搅拌,变成了一碗平城地道小吃——鸡稀饭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上,一口一口地替我吹冷,喂到我的嘴里,眼神却从未瞟向过白少安,就像他压根就不存在一般,我知道,她在怪白少安维护白远卿,心里还记恨着他,这个苏桃,心里明明不好受,却为了我强颜欢笑,与白少安同处一室,也真是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喝完了鸡稀饭后,我问她:“洪门是怎么放你们出来的?”在我的印象里,还没得手的事,洪门不可能如此之快地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苏桃听后,手里的小碗顿了顿,终于开口:“是白司令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,白少安已经出去抽烟去了,不在房里。

    她望着门口的方向,轻叹一句:“虽然,我很不希望救我的人是他,但事实就是,他救了我们,成为了我的救命恩人!”

    苏桃红润的脸上,浮现一抹愁云:“我恨白家,恨白远卿那个畜生,更恨白少安包庇恶人,但当他带着士兵找到我们时,我心里是感激的。”

    她俏皮地眨眨眼:“不过,这话我不会告诉他的,永远也不会告诉他!”

    见到她能够分辨是非,还能保持一颗感恩的心和调皮的性子,我知道,苏桃是彻底好了。

    有苏桃在,我看白少安也挺不自在的,便将他支走了,让他赶紧去处理洪门的事,将寻找小轩的任务,暂时转交给了他,他听到后,对我竟然行了个军礼:“定不负使命!”

    白少安一走,苏桃也轻松了不少,不再端着了,而是坐在床边,一边给我削苹果,一边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我抬起右手,捏了捏她的小脸:“我这还没死了,干嘛唉声叹气的。”

    苏桃什么也不说,只是哀愁地盯着苹果,我半躺在旁边,慢慢地想,这期间张院长听说我醒了,来看了我好几次,一番检查后,确定我没事了,慢慢调养就好。

    我对他千恩万谢,他却拱拱手:“应该的!”

    等他走后,我见苏桃对着张院长穿白大褂的背影失神,立马明白了,原来,这丫头是在哀叹自己的爱情啊!

    也是,她现在病好了,就没有理由天天去见安德鲁了,心里一定很失落,于是我说:“我还在想,要不要找安德鲁医生来再帮我检查一次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德鲁三个字,苏桃立马回魂,充满喜色:“多几个医生检查,自然是好的!”

    我刮了刮她的小鼻子:“就你这点心思,我还不知道?快去帮我请安德鲁医生吧!”

    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,将苹果塞到我手里后,起身便傻笑着往外跑去了,等她跑远了,我望着削了一半的苹果,叫到:“回来……这苹果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笑,罢了,就这样凑合着吃吧!

    我正准备咬一口,尹恒和三子就冒出头来:“那么惨啊,苹果削到一半,没人帮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成了独臂龙,他们可劲的笑吧!

    笑过之后,尹恒接过了苹果,帮我继续削了起来:“老老实实躺着,你呀,现在就是大爷,我和三子任你差遣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