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1.我的英雄终于来了!
    面对那么多次死里逃生,我以为自己对这一切已经免疫了,就算遇到危险,也会抱着逢凶化吉的心态去面对,总觉得有奇迹发生,而这次……我真的觉得,自己要死了!

    从未与死亡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,就在她扣下扳机的这短短的一秒,我的一生都在眼前快速闪过,画面很多,人物却很少,总共不过就爹、娘、小轩、白少安……

    到最后,朋友们的画面也是一闪而过,我闭着双眼,直至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扣下扳机的声音响起后,我想,就应该是枪响了吧!可是枪却迟迟未响,宋昕妤以为卡子弹的,收回了枪,对着天空,怦的一声响了起来,地上落下一个弹壳。

    她气愤地,将枪口再度对着我,重新上膛后,再度叩响了扳机,还是如刚才那般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真是见了鬼了。”她骂了一句,将枪口对着身边的士兵,子弹飞出,穿过那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中枪,看到鲜血四溅,宋昕妤吓坏了,原本就瘦弱的身体,像一片枯黄的叶子,被风一吹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她紧抿着下唇,不相信地再次双手托枪,连着朝我开了几枪,却始终一个子弹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全身瘫软,被绳子吊在木桩上,大口大口地呼吸,老天爷,谢谢你,再一次让奇迹发生了!

    我没有死,我还活得好好的,宋昕妤的子弹,对我没有任何作用,这时,我见到一阵烟雾从天而降,在日光下异常显眼,周围有一些灰尘浮动,遇到青烟后,纷纷避让开了。

    青烟越变越大,就像一只大罩子将我笼罩起来,我看到它们,激动地笑了起来,是鼻烟壶,鼻烟壶来救我了!

    一张黄符也从天而降,伴随着青烟,悬浮在我的头顶上,发出道道金光,宋昕妤见到后,大喝一声:“大家快看啊,这妖女又开始施展妖法了!”

    兰芝吼道:“连老天爷都不让你行刑,你难道还要逆天而行吗?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,一个是总统的女儿,一个是舞厅的老板娘,按理说,大家应该信服宋昕妤,可大多数人却听进了兰芝的话。

    兰芝趁热打铁:“大家千万别让她得手,否则惹怒了老天爷,再给咱平城降下灾难,就遭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过去,或许普通百姓从未接触过这等怪力乱神的事,多半都是听说、耳闻,但如今,当着成百上千的百姓,我在台上青烟护体、黄符加持,刀枪不入,子弹失灵,一切的一切,都是大家伙亲眼看到的,做不得假!

    这时,人群里又有几个人开始叫嚣起来,用反对的声音,试图引诱大家往邪事上想:“大家别信她的鬼话,他们就是邪魔歪道,让她活下来施展妖法,咱们都不得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杀了她,杀了妖女!”

    一小部分人喊了起来,我远远的,似乎瞧见兰芝的嘴角动了动,在笑,她在笑什么?

    我还未想明白,一群穿军服的士兵就从外将人围拢起来,在人群中穿梭,直达一些人的身边,那些人看起来平平无奇,就是凑热闹的观众,可是,当看到士兵们靠近时,像受惊的小耗子,立刻猫着身子逃了起来,可他们哪里是士兵们的对手,很快就被发现。

    人群里开始了一场厮杀,人们抱着头纷纷逃窜,就在这趁乱期间,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从天而降,我都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飞过来的,先是一双黑得发亮的皮靴,接着是剪裁得体的军服、黑皮腰带,金光闪闪的肩章,最后是干净无尘的军帽,轻轻落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宋昕妤见到他,眼神在刹那间发生变化,又疯狂到惊恐,她害怕,怕得后退两步,手中的枪也拿不稳了,掉在了地上:“白少安,你……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白少安回头,见到我左肩的伤,从不打女人的他,抬起一脚,将宋昕妤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宋昕妤的身体飞起来,在两米高的看台上如被风吹起的绿叶,飘然落地,激起一片黄土,当后脑勺重重摔到地上时,她早已昏死过去……

    白少安见到我,心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咬着牙,控制着爆发的情绪,拔出一把军刀,将绑住我的绳子割断,我软软地滑落下去,落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他抱着我,紧紧的、紧紧的,浑身上下都在颤抖:“对不起,对不起小柔,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我忍着身上的痛,露出了一道笑:“我的英雄,终于来救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,白少安会来,之前我一直忐忑,既希望他来,又担心他中了埋伏,结果没想到,会是这般完美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是我对不起你,让你受伤了!”他很自责,连语气都是没底气的,他搂着我,始终没有露出正脸,我知道,他现在的表情,一定很崩溃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鬼蜮回来后,我便明白了,他有多爱我,看到我受伤,他一定比我还要难过,就像我每次见到他负伤归来,是一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我抬起手臂,轻轻拍着他的背: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真的没事了,真的!

    身体上的伤不算什么,心里的伤在这一刻彻底痊愈,我告诉他,他并没有晚,只要他来了,什么时候都不晚。

    白少安听闻后,点点头,也不敢再耽搁,解下了皮带便绑在了我的伤口上,先帮我止血,而后将我抱在怀中,朝着人群走去。

    人群见状后,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,王副官早已准备好汽车等候,白少安将我平整地放进车内,上车前对王副官说:“将宋昕妤,丢到蛇坑去!再让她逃出,我唯你是问!”

    我嘴皮子动了动,原本想说,丢蛇坑这一惩罚太过残忍,但想想自己的伤痛,想想宋昕妤那颗狠毒的心,还是罢了,我不想违背自己的心,不想做个伪善的人。

    当我被他一阵小跑,抱进慈爱医院时,周围的医生护士都吓坏了,因为我们身上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一股腥臭的铁的味道,盖过了消毒水的气味。

    张院长迎了出来:“白司令,这是……”看到我后,他二话不说,叫来了医生护士:“快,搭把手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推进了手术室,进去的那一刻,我望着白少安,看到了他绝望、无助而惊恐的眼神,他冲了进来,却被护士用力推了出去:“白司令,请别打扰我们急救。”

    当门重重合上的那一刹,我听到了墙壁传来了一阵闷响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