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0.遭受酷刑
    现如今,我只能向上天祈祷,希望白少安不要贸贸然赶来救我,中了敌人的圈套。

    宋昕妤撑在我身边喘气,仿佛受刑不是我,而是她,她两眼直瞪着我:“终于开始垂死挣扎了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她以为是我为了活命而编造的这番话,我缓慢地摇了摇头:“你知道洪门抓我时,问了一个什么问题吗?”我不管她,直接说出了口:“他们问我,白少安的致命弱点!”

    我笑了起来,牵动了全身的伤口,好痛!

    “我说的……是我!”话音未落,宋昕妤的脸色就变了,皮包骨的脸上,开始颤动起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他的弱点是我!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再不明白,宋昕妤可就连猪都不如了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信,是你骗我的!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!”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:“要不是你,当初利用我逃离白家,我会这么残?我每天被他灌药,满身的病痛,最瘦的时候只有70斤!还有,他知道我最怕蛇,就把我丢到蛇坑里,我每天都要与蛇为伍,你知道我这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她笑了,红艳艳的嘴唇,就是蛇的信子:“我就是想着,撑下去,一定要撑到报仇的那一天!”

    她一边笑,一边转过身,拿起一把小刀,扎进了我的左肩上。

    痛,从肩膀传遍全身,我的头皮都痛得发麻,浑身的每一处,都被这痛席卷。

    她似乎觉得不解气,还用刀尖旋转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去死……”她见着我伤口流出的血,笑得像一个鬼魅,而那些看热闹的人们,纷纷为她鼓掌,叫嚣着:“用力,捅死她……”

    我望着看热闹的可怜人,他们都是一群被懵逼的愚人,我不怪他们。

    现如今,只能憋着一口气,不敢放松,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松了这口气,会更加的痛。

    “苏小柔,你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啊……”她啐了一口:“要不怎么说是贱皮子!”

    我嘴里全是血的味道,已经沙哑了:“骂吧,骂吧……我承认……我……我是利用过你,把你害得那么惨的人,不是我,是白少安,你只是无法对他下手,而迁怒于我罢了,说到底……你就是个执迷不悟的女人,你爱他,却得不到他,反而要被深爱的男人唾弃、折磨……你很可怜,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可怜虫,所以今日,你无论对我做什么,我都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我俩之间,我虽然受罚,但却异常冷静,她是施刑者,却疯狂如癫,她鞭打我、捅伤我,只是为了解恨,可是,她却一点也不痛快。

    到头来,她的气焰还不如我,因为我视死如归,她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我抬起眼,望着她的剪影:“宋昕妤,你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将我绑到这里,你这样做,会害了白少安,真的会害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说完,人群里出现了躁动,一群人,浩浩荡荡从街口走来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看到那些人,并没有穿军装,而是普通的衣裳,不知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走近了才看清,领头的几人是兰芝和李灿,看到他们,我松了一口气,洪门终于放人了……

    见到有人前来,宋昕妤叫士兵设卡,将其拦住,但还是慢了一步,兰芝等人已经涌到了断头台的边上。

    “敢问长官,上面受罚的是何人?犯了何事?”兰芝张开大嗓门,舞厅里的小姐妹们也纷纷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宋昕妤冷笑一声:“此人是观花门传人苏小柔,用妖法引起了平城的瘟疫,千刀万剐都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兰芝哈哈笑起来:“证据呢!”

    当日在巷子里的大娘出现在场上,指着我说:“就是她,我天天见到她在太平巷里鬼鬼祟祟的,也是亲眼见到白司令的手下的军爷,在她屋子里搜出怪鸟和尸体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兰芝眉目一凝:“你个住在西市下三巷的老妪,怎会跑到江边去天天守着一个小巷子?咱们可是西市的邻里,你家有什么亲戚,住在哪儿,街坊可是一清二楚!”

    闻言,那大娘便闭了嘴。

    宋昕妤低声骂道:“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兰芝接着说:“你们只是从那屋子搜出怪鸟和尸体,但是并没有人亲眼见到苏小柔杀人和施展妖术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到后,纷纷吵嚷起来,有些激动的,甚至还想动手去打他们,兰芝让大家住手,因为,她带来的这群人,就是前些日子身染瘟疫的病人!

    这时,那一百来号男女老少纷纷揭下了面纱,所有人看到后,又听闻是染了瘟疫者,吓得四下里逃窜,生怕被传染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的骚乱更为厉害了,兰芝卯足了劲,吼道:“跑什么跑,他们都痊愈了!”

    喊了数声后,喧闹的人群终于安静下来,其中一个瘦巴巴的男人走了出来,看样子,他是个文化人,穿得西装革履的样子:“大家可还认得顾某!”

    这位顾某我想起来了,就是平城文化界里的名人,名叫顾若,写了很多与平城有关的小说,是我们这儿的大作家。

    很多人可以不认识顾若,但却看过顾若的小说,听闻是他后,人们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顾若带领着医院里的这群人:“我和我身后的这群病友,在两天之前还深受病痛的折磨,那时我们都以为自己要死了,只不过是在苟延残喘而已,结果没想到,这个美丽的小姐来到了慈爱医院,跟白司令和一位道长一起,深夜为我们治病,得她医治之后,我们第二天醒来便痊愈了,虽然伤口还在愈合,但身体机能已经恢复正常。”

    那夜,虽然是血太岁为大家治病,但是,凡夫俗子都看不见它,只看到是我们几个在为大家治病,所以才会误会。

    不过这误会,现如今到帮了我一把,毕竟那么多人出来作证,不可能作假!

    原本还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百姓们,听到了顾若和其他病友的话后,也开始摇摆,调转方向了:“难道,真是弄错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也有人说起了观花门的好话:“我记得以前观花门是救人的法门,从未听过作恶,只是因为反清而被围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也听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人群已经倒戈,宋昕妤急了,她不由分说,掏出了枪,抵在我的太阳穴上:“苏小柔,别以为找这些人来,就能救了你,别做梦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扣下了扳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