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9.小柔遇险
    我没有撒谎骗他,若说白少安的弱点,此生只有两个,一个是火,另一个就是我!

    黑帽子诡异地笑了起来,周围冒出了一些面无表情的帽子男朝我围拢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步步退去,不知不觉退到了门边上,门已经被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他的弱点,那我只有……请你帮个小忙了!”

    我从包包里取出一把小小的,防身用的水果刀,将刀架在脖子上:“恐怕你误会了,我刚才的意思是说,我是世上唯一知道他弱点的人,如果我死了,你们永远都无法知道,他的致命弱点……”

    见我要自尽,听到我是唯一的知情者,堂屋里的男人辉辉手臂,那些人都退下了,他笑道:“真是狡猾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轻言软语地对我说:“看来,只能跟你谈交易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,我们各有把柄在对方手上,确实可以相互谈一谈交易,我轻轻放下了刀,但仍旧握在手里,刚才好险,我其实就是赌一把,结果没想到赌赢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谈个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我话说着,就闻到一股奇怪的花香味,有点像栀子花的味道,但又不全是,应该是加了其他的花香味从门缝后面传来,闻到后,我的头有些昏沉沉的,眼睛也花了,世界天旋地转起来,等我反应过来时,已经来不及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没想到洪门的人会这般卑鄙,竟然使用**香。

    在倒地之前,我努力地撑开眼,似乎看到堂屋里的男人转过身来了,但我却无法看清那人的真容了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,自己是着了别人的道儿了,原本以为自己耍耍小聪明,就能够与之交易,全身而退,却忘了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一群人,是令人谈之色变的洪门!

    这一闭上眼,我就知道,完了!要出事了!

    这件事,最好的结果,就是我死了,换回小轩、兰芝、李灿和苏桃四人,而最坏的结果就是,会把三子、尹恒和白少安都牵扯进来,我们之中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像睡在了船上,起起伏伏颠簸得厉害,好几次摔下来,都摔得我后脑勺疼,可就是醒不过来,等我醒来的那天,是被太阳晒醒的,冬日里的太阳,比我想象的更为刺眼,让人无法撑开双眼。

    我的耳边,充斥着无数的嘈杂和漫骂声,渐渐地,由虚幻变为真实。

    我一个激灵,想站起来,却发现我已经动弹不得了,被绑在了一根大柱子上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宽阔的广场,应该就在十字街的附近,被称为杀人坝,类似于以前砍头的菜市口。

    我被绑在高台上,地上留着一些黑色的痕迹,看样子应该是干涸的血迹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看到自己被绑在断头台时,有种不真实感,我闭上眼睛,再度睁开时,发现还是在这儿,太阳依旧毒辣,人们的眼神、谩骂和手中的菜叶不断地刺痛我的身体,这才彻底清醒,原来是真的,我真的变成了千夫所指的一个囚犯。

    可是,我想不起来,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穿着一身军统的服装,站在断头台上,面对上千名百姓发表着演讲:“百姓们,看到了吗?就是她,是这个观花门的女魔头,用邪术制造了平城的这场瘟疫!现如今,她已经认罪,我们要做的,就是对她处以极刑,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说话的女人,听声音很耳熟,我盯着她,待她转身的瞬间,我眼皮抽了抽,原来是她!

    许久不见,我以为宋昕妤真如秋海棠所言,都快油尽灯枯了,没想到,她活得好好的,而且还摇身一变,成了军统系统的人。

    “苏小柔,你终于醒了。”她走到我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:“见到我,很惊讶吧!”

    她悄声说,被周围的谩骂声所掩盖。

    “好久……不见……”我有气无力地说,近距离观察后,才看出宋昕妤瘦得都脱了像,脸颊两侧的颧骨高高耸起,配合着阴森的表情,活像个老巫婆。

    见我不哭不闹,她反倒对我刮目相看了:“苏小柔,我现在终于知道,白少安为什么爱你了。”她捏着我的下巴:“你现在,成了人人恨不得剥皮抽筋的女魔头,知道我准备了多少道酷刑给你吗?十八道!一个个的试,还不让你死,听起来很吓人吧!”

    我的神智渐渐清醒,虽然心中很害怕,但嘴上却死活不示弱:“你以这公报私仇的伎俩,还真是炉火纯青,不过我还真没想到,传言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传言?”她死命地掐着我的脸,疼得我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我被她扯着面颊,口齿不清地说:“宋氏跟……跟洪门有关系!”

    听到洪门,她松开手,将我的头重重砸在木桩上,头皮传来一阵痛意:“你居然知道?”她越发地恨了:“看来白少安在你面前,是知无不言啊!”

    白少安知道?

    我还来不及思索,就被她一把按住了,果然,只有男人能令她发狂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知道也没用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,别想着白少安会来救你,他现在估计已经到运城了,想要飞来,除非插上翅膀。”她笑得奸诈,我已经猜到了这一切都是她和洪门的阴谋,只是眼神越发地觉得她可怜了,是真的很可怜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她本想从我眼中看到惊恐和求饶,却看到了我的怜悯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很可怜……”话音刚落,便激起了宋昕妤的怒火,她从腰间抽出了皮鞭,狠狠地在我身上抽打了一番,当皮鞭落下的那一刻,衣裳破了,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我好痛,皮肉火辣辣的疼,可还是忍住了,没有叫出一声,没有向她低头。

    等她打累了,我身上已经血肉模糊了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,嘴里都是血腥味:“宋昕妤,我真的可怜你……亏你还是留过洋的大才女,竟然连洪门的真实意图都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我说这话,并不是胡诌的,宋昕妤对白少安情根深种,不可能做出伤害白少安的事,而洪门抓我,偏偏就是为了套取白少安的弱点,所以,他们绝不可能同一目的,唯一的可能性就是……宋昕妤也被蒙骗了。

    可怜她傻乎乎的被人利用,还不知自己所作所为,会将白少安推入无底的深渊。

    这一场戏,不仅仅只是为了让宋昕妤泄愤的,他们将我放在最显眼的地方,施以酷刑,就是为了让白少安看到,所以,宋昕妤说他去了运城,我看不见得,因为洪门的人,定会安排他见到这一幕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